天津陷入经济困局的背后:李鸿忠的勇气与忧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目前中国2019年一季度GDP经济数据已有24个省市公布,根据公布的不完全数据已经隐约可现中国南北区域差距增大的趋势,表现在经济增速上,北方4个GDP过万亿的城市之一天津以4.5%的增速暂列倒数第一,比之近期被质疑经济急速下滑同是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西南省份重庆仍落后1.5个百分点。

经济垫底是近年困扰天津的一大问题,自然也是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的苦恼,或许,这种状况对李鸿忠来说并不完全是件坏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对其政治仕途的一个考验或者机遇。

天津近年的经济增速表现显得特别扎眼(图源:VCG)

勇气可嘉与忧从中来

根据天津近年的经济表现来看, 2017年天津一季度GDP增速8.0%, 2018年同期已狂跌至1.9%,该年年底,天津财政收入更是以8.8%的负增长成为唯一一个数据为负的省级地区,彼时李鸿忠驰入津门一年有余。

天津经济的断崖式下降,外间多将之归因于天津滨海新区主动挤掉水分。继辽宁、内蒙被爆经济数据造假后,天津也开始自揭其丑,2018年1月11日一则官方认证为天津广播微博消息称:挤掉水分后,滨海新区2016年GDP由10,00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下调为6,654亿元。滨海新区挤掉三分之一GDP规模的行为被外界称为勇气可嘉,但对李鸿忠来说应该是忧从中来。

作为北方城市中继北京第二个GDP过万亿的城市,天津近两年的经济表现实在是有些扎眼,每逢季度、年度经济数据出炉,天津都被要求做出解释,可想而知,李鸿忠的压力不可谓不大。不仅如此,在近年人口红利崛起,中国各省份展开的“抢人大战”中,京津冀人口大幅净流出,在北京政策调整下的人口流出中,天津并没有展现出人口吸引力。数据显示,从2014年天津人口流入开始逐渐下滑,至2017年天津人口首次出现净流出,仅常住人口就流出5万多人。

虽然现在看来,天津与李鸿忠都面临一个艰难的时刻,但这也未必全然就是一件坏事。此前多维已在《天津政经临双考 李鸿忠的艰难时刻》一文中指出,天津如今的经济困境某种程度上说是高层主动引导、提前释放的结果,因此对于主政者李鸿忠而言,也就减去了对上所面临的压力。此外,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无论是作为京畿之地的政治地位,还是北方经济大户的经济考量,抑或是基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推出的京津冀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天津的未来走向都极具指标性意义,如果李鸿忠能够经受考验,扭转逆境,对他来说未必不是更进一步的机遇。

李鸿忠津门补局

熟悉中国政坛的人士大概了解,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李鸿忠曾一度是一个颇具代表的高调官员,尤其是其对中共政治口号的积极呼喊展现出的高度政治敏感性,事实上,在外界关注其官员形象的政治色彩时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其对天津的经济整饬。

近两年,李鸿忠对天津的经济整顿也做了不少工作(图源:VCG)

简单地讲,李鸿忠对天津的经济整顿大概可以从破与立两方面来谈。如今最为外界争议的天津经济增速问题,便是其对天津经济的“破”。由天津自主发起,而后被中国政府纳入国家发展战略的天津滨海新区占据天津经济规模的半壁江山,大概在过去的十年间,滨海新区依靠中央政府的扶持,引进一批质量不高但对GDP有显著成效的项目落地,依靠投资拉动GDP的方式,迅速崛起成为大陆经济“第三增长极”。但近两年,随着中国经济转型的大环境压力,工业去产能及对环保的重视,滨海新区关停一大批高耗能高污染的重工业企业,更为严重的是滨海新区统计调查对象为了资质考核、争取融资、骗税逃税等,瞒报虚报甚至拒报,使得整个滨海新区GDP水分大涨。这便是滨海新区在2018年修改经济数据的相关原因。不过,敢于如此大规模的经济整饬,对颇讲政治的李鸿忠来说可视为其较求是的一个体现。

回看李鸿忠的任职经历,其大致可被视为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地成长起来的官员。1995年从中央电子部空降当时的改革重镇广东任惠州副市长,而后再任惠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副省长,深圳市委书记。可以说,在广东十余年的仕途生涯为其往后的主政之地发展经济也带来了便利。2007年李鸿忠调任湖北省委副书记之后,“利用深港的人脉”“主动承接广东尤其是深圳产业转移”。而在赴任天津之后的几个月,李鸿忠便率天津一众高官,见证了天津市政府与来自“南方”企业格力电器、银隆公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签署,引入新能源、智能电器及汽车产业入驻。

针对天津民营企业少,民营经济活力不足的问题,2019年初天津推出“民营经济19条”对民营企业减税、增加服务, “非禁即入” 的政策支持及解决融资的金融政策支持……

除此之外,天津还是率先开打“抢人大战”的城市,2018年初天津下发文件要进一步加快引育高端人才,随后,天津放宽对学历型人才、资格型人才、技能型人才、创业型人才和急需型人才的落户条件,其中“不超过40岁,无房、无工作、无社保的全日制高校本科毕业生,可在天津直接落户”的“海河英才”行动计划更是让天津在中国各省份的抢人大战中一骑绝尘。

根据2019年一季度天津4.5%GDP增速同比2018年的1.9%已有大幅度的增长,于此相对应的,天津工业生产增速、固定资产投资、招商引资等都在呈增长趋势,虽然整体的增速排名仍然差强人意但相比之下,天津的刮骨疗伤及恢复性增长趋势是值得给出时间进行观察的。相对地,对于李鸿忠能否带领天津走出经济困局的舆论质疑,或许外界也应多给他些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