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夭折的中共海军阅兵 罗瑞卿传掀起的权斗罗生门

撰写:
撰写:

1978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曾试图举行一次海军阅兵,这或是自1957年周恩来青岛检阅海军后中共第二次举行海军阅兵。这场阅兵中止后,时隔多年因中共军方编写的《罗瑞卿传》出版,掀起了一场权力斗争罗生门,中共官方编写的相关人员传记却又自说自话,扑朔迷离。

1957年,周恩来(前排右)在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前排左)陪同下在青岛检阅海军,这是中共高层第一次也是毛泽东时代唯一一次检阅海军,毛泽东未能检阅海军肖劲光引以为憾,也就不难理解当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要检阅海军时肖劲光的重视(图源:新华社)

缘起

华国锋之所以要举行海军阅兵,从事件当事人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兼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的传记来看,是为了鼓舞海军士气。此前,1978年3月9日海军南海舰队160舰广州号驱逐舰在湛江军港爆炸,军舰全毁。这是中国海军自1949年建军以来最严重的事故。

前中国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权延赤所著《龙困与微行》一书称,“主持军委工作的邓小平严厉批评了海军司令部和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上将。苏振华不满,向华国锋告状。华国锋正不甘撒手军队,借此机会抚慰苏振华,并决定五月上旬访问朝鲜归来时,在大连检阅海军,以示对苏振华的支持。”

海军阅兵事件另一当事人,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罗瑞卿,在由解放军总参谋部编写、1996年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罗瑞卿传》中,叙述得更为详细,但并未点名苏振华而是代以“海军主要负责人”。

“事故发生后,邓小平对海军司令部和海军主要负责人进行了批评。海军主要负责人是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有错误。粉碎‘四人帮’后,他为阻挠大家的批评,而赞成‘两个凡是’。在邓小平就海军160号导弹驱逐舰事故对海军主要负责人提出批评后,他不服气,4月12日去向华国锋告状,谈了5个小时。华对他表示支持。华还对他说:我最近要去朝鲜访问,回国后去大连检阅海军。他回来后即向海军党委汇报说:华主席支持我们,不要紧,打不倒。”

中国军方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从高山到大海:共和国上将苏振华》,则引述时任海军参谋长杨国宇事后向中央军委副主席徐向前上交的证明材料称,苏振华曾对他们讲:“我向华主席汇报时,华主席说,我在访朝回国后到大连看看海军。估计时间是在5月10日就要视察海军。”时任海军司令员肖劲光也称,“华主席视察海军这是一件大好事,是对海军的鼓舞,海军出了这件事(指160舰沉没),华主席来鼓励,这与毛主席(指示)团结起来,焕发精神,把海军搞好是一致的。”

从上述资料来看,发生重大事故作为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被批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苏振华当时还身兼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委会主任,自粉碎四人帮后接管上海开始,工作重心就已经转向上海,就此被批难免心中委屈。实际上,《罗瑞卿传》在记述苏振华被批前,也指出事故“反映了‘文革’以来‘左’的一套对我军建设造成的严重损害”,将事故原因指向文革。

据华国锋多年后回忆,事故发生后苏振华即开始着手准备整顿海军,准备离京前往部队蹲点搞“查整改运动”,这才有了苏振华与华国锋的会面。苏振华作为政治局委员,离京时间较长需要向中央报告,在向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请假时,华国锋顺便告诉他访问朝鲜后到旅顺“看看海军部队”。而华国锋之所以视察海军,是因为“叶副主席和军委常委都劝我到部队走走看看,多了解些部队情况,以利以后工作”。

按常理推断,通常被视为华国锋阵营的苏振华,在被邓小平批判后向华抱怨几句也是很正常的,但究竟是华国锋主动提出海上阅兵还是苏振华提出,目前资料尚难以定论。不过,无论是由谁提出,作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共史上第一个集党政军三大实权职位于一身的华国锋,检阅海军都名正言顺。“当时,我是军委主席,去看看海军部队,是完全正常的。”但从整个事件的过程来看,严重违背了中共的组织纪律与军事领导体制。

苏振华的逾越

据时任海军参谋长杨国宇证明材料披露,就在华国锋决定检阅海军的4月12日当晚,苏振华即召集杨国宇与海军副司令杜义德、刘道生、副政委卢仁灿到其办公室,向他们传达了华国锋将在访问朝鲜回国后到大连视察海军,时间约在5月10日。

苏振华认为,“这是一件大喜事,就是时间太仓促”,要立刻准备,由杨国宇亲自到旅顺布置,北海舰队第一副司令傅继泽在旅顺等候。苏振华还特地交代要绝对保密,不能在电话里讲,并让杨国宇次日亲自向海军司令肖劲光报告,“看他有什么指示”。

4月13日上午,肖劲光听杨国宇汇报后也认为:“华主席视察海军这是一件大好事,是对海军的鼓舞……毛主席没有检阅海军,我心至今不安。周总理检阅了。这次华检阅,一定要搞好。傅继泽去我同意。码头、上下船地点、舰艇的选择,都要做好。做好绝对保证安全。凡是新型舰艇,都列队检阅。码头也要搞好,旅顺如何搞好?要好好研究一下。”

4月14日下午,杨国宇由北京飞抵旅顺安排阅兵事宜。15日,根据肖劲光、苏振华“安排得排场一点”,杨国宇与傅继泽决定调用78艘舰艇、12架轰炸机、24架歼击机,进行陆上检阅、海上阅兵,然后进行战术演习。阅兵方案形成并上报苏振华后,苏“决定就在旅顺,比较安全”。

杨国宇在汇报阅兵方案后,提出“是否需要先向总参报告一下”,苏振华让杨国宇次日返回北京向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邓小平汇报。但杨国宇认为他“不好报告,最好总参报告”,随后苏振华决定由杨国宇向中央军委秘书长罗瑞卿汇报阅兵事宜。16日,杨国宇在大连海校布置完毕后,于17日上午返回北京,当天下午就在301医院向罗瑞卿汇报了华国锋视察海军事宜。

《罗瑞卿传》则称,苏振华将组织120艘军舰、80架飞参加检阅,相比《苏传》翻了近一倍。在苏振华布置阅兵事宜时,杨国宇及他人提出需要向海军司令肖劲光、解放军总参谋部、中央军委汇报,苏振华答以“不用,这是我亲自向华主席汇报,华当面批准的。这不是调兵是检阅,向军委、总参报不报,关系不大”。后在肖劲光与杨国宇的要求下,经苏振华同意后,才由杨国宇于4月17日在301医院向罗瑞卿报告了此事。

也就说,无论是《罗传》还是《苏传》的记述都表明,苏振华及海军并未在做出阅兵决策的第一时间向中央军委、总参报告,在阅兵方案已经完成、准备工作已经开始后才向上报告,属于先斩后奏,严重点说可以被称之为政治事件。华国锋似乎也并未向中央军委或者中共中央提及此事。

1977年中共十一大上,罗瑞卿当选中央军委常委、秘书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地位极为重要。图为1963年中央军委常委会后罗瑞卿(第二排左一)与老帅们的合影(图源:VCG)

罗瑞卿的特殊角色

据《苏传》引述杨国宇的证明材料披露,罗瑞卿在听完杨国宇的汇报后给予了三条指示:一、保证安全,个别舰艇、个别项目无把握不搞;二、国际国内什么影响?这(么)大兵力光演习一下不行,我还是讲一定要有把握;三、4月22日动好(即4月22日开始行动,杨国宇怕时间来不及,要求立刻行动)。

由于当时罗瑞卿即将离京,与已经在徐州的主持总参工作的副总参谋长杨勇、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部长王尚荣以及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徐向前视察军队工作,罗瑞卿提出由他向杨勇、王尚荣转告阅兵计划,向邓小平的汇报也一定由他来做,并与杨国宇约定“如果我21日不回来,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说,‘17日那个事情行不行’,我说‘行’就动,‘不行’以后再说”。

4月21日,急于进行预言的杨国宇,派遣海军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陈德鸿向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李力汇报了阅兵事宜,总参作战部对海军阅兵表示了赞同。当天晚上,李力即向陈德鸿反馈,“你们那个事情,我们于21日15时上报中央军委了”。“后来上级通知说:华主席访问朝鲜回国后工作很忙,不去旅顺了”,海军阅兵也就取消了。从这段描述来看,直到4月21日海军向总参作战部报告前,罗瑞卿并未给予杨国宇反馈。

《罗传》则称:“在听了杨的报告后,罗向杨提出两个问题:一、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搞这样大的兵力行动?这对国际、国内有什么样的影响?二、既然12号已定,为什么现在才报告?杨国宇向罗说明了迟迟不报告的原因。罗瑞卿考虑了一下说:这件事由我向邓副主席报告,至于此事行不行,再用电话联系。杨国宇走后,罗瑞卿向邓小平作了报告,并表明自己不同意这一行动的意见。邓小平同意罗的意见。在邓小平支持下,此事终于被制止。”

从上述记述来看,在杨国宇向罗瑞卿汇报阅兵这件事上,《罗传》与《苏传》引述的杨国宇证明材料大体上是一致的。但按照《罗传》所说,罗瑞卿17日当天就向邓小平作了报告,邓小平也同意罗瑞卿不赞成举行阅兵的意见,那么为何直到21日都未反馈给海军,甚至连总参作战部都不知情,在接到海军报告后又上报军委。

按照程序总参作战部要上报至少需要得到主持工作的副总参谋长杨勇、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长王尚荣的同意,至于邓小平这位同时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总参谋长倒是可以越过——反正报告到了军委都会送其批阅。总参作战部上报的对象即是罗瑞卿这位军委秘书长,再由罗瑞卿批转中央军委领导批阅。而据杨国宇的材料,罗瑞卿又同时揽过了向邓小平、杨勇、王尚荣报告阅兵事宜的事。可以说,罗瑞卿在海军阅兵上报这件事中扮演了极为关键的角色,当然中央军委秘书长本就扮演着上传下达的枢纽角色,地位极为重要。

权力斗争下的罗生门

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视察并检阅海军,这原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取消后理应就此风消云散,淹没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偶尔有历史研究者采撷一二,却因《罗瑞卿传》中的记述再起风波。

《罗传》在交代阅兵事件发生的背景时使用了:“就在关于真理标准问题引起尖锐的意见分歧的时候,在军队内又出了一件从表面上看与此次讨论无关而实际却有密切联系的事情。”在记述阅兵取消时使用了:“在邓小平的支持下,这一件可能酿成严重政治影响的事情被制止了。1979年7月间,在海军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谈及此事时说:‘海军出了一件坏事,就是旅顺搞海军大演习,这是坏主意,政治上是错误的,出发点也是不正确的,这一点罗瑞卿同志处理得好。罗瑞卿同志讲了这个问题,我同意他的意见,停止。’”

这些描述有意无意间,将阅兵事件指向邓小平与华国锋之间的权力斗争,按照中共党史的说法,中共也确实在这一年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进行了权力交接,确立了邓小平的领导地位,华国锋仅保留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地位。但是,引发真理标准讨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首发于1978年5月10日,也即是华国锋访问朝鲜回国的同一天,原计划到大连视察海军的日子。

1978年华国锋(左)访问朝鲜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右)到火车站迎接(图源:VCG)

将开始于近一个月后的真理标准讨论作为海军阅兵事件的背景,由此将这一事件塑造成争夺军权的权力斗争,在逻辑上很难令人信服。却因苏振华在“两个凡是”上支持华国锋被划入华国锋阵营,加之相关档案资料秘而不宣,普罗大众包括一些研究者都很乐于相信权力斗争的说法,就像当今中国人喜欢看宫斗剧一样。至于《罗传》为何要如此写就只有总参编写组的人知道了。

然而,从中共军事领导体制来说,作为中央军委主席的华国锋视察海军天经地义,但也需要将这一工作安排知会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视察时调集数十艘军舰与数十架飞机进行军事演习和阅兵,涉及军队调动就不仅仅是知会了,而是必须要获得中央军委批准。邓小平作为执掌军令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罗瑞卿作为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秘书长都是绕不过的。

既然绕不过,站在权力斗争的角度,邓小平为限制华国锋在军内影响必然拒绝。但邓小平当时在中共党内军内并非一言九鼎,在中央军委除了自文革末期就一直执掌军权、副主席中排名第一的叶剑英,还有刘伯承、徐向前、罗荣臻三位老帅担任副主席,足以制衡邓。

那么,华国锋为何明知会被邓否决仍提出视察海军?如果华国锋能够获得叶剑英或者包括叶在内的四位老帅的支持,邓小平还能否决?单纯的视察海军,四位老帅没有任何理由反对,毕竟华国锋是党的主席与军委主席,这是分内事。

有些蹊跷的是,在华国锋的回忆中,他是到旅顺视察海军,这正是应叶剑英及军委常委所请,为方便开展工作了解军队。而在《罗传》与《苏传》中,却变成了调集数十艘军舰和数十架飞机进行检阅,然后进行军事演习,已经超出了单纯的视察的范畴。从杨国宇的材料来看,苏振华在传达时仍是“视察海军”,肖劲光指示时已经变成了“检阅海军”,杨国宇进而按照“检阅”制定了方案。

但就算是检阅与军演,叶剑英等老帅们也没有反对的理由,这也是军委主席分内事。当然,由于华国锋资历严重不足,1949年中共建政前最高职务仅为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加之元老与老帅尚在,华国锋要检阅海军必须按照程序来——或由海军上报经军委批准,或由华国锋直接向军委提出。当他意识到,到大连视察海军已经变成规模庞大的检阅海军,不希望兴师动众的华国锋以工作繁忙为借口取消也不是不可能。

1997年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世纪风云中的共和国大将:罗瑞卿》,对于取消视察给出了另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罗瑞卿向邓小平报告后,邓小平赞同罗瑞卿的意见,并要罗瑞卿向华国锋请示。随后,罗瑞卿向华国锋打去电话,表达了不同意海军演习的意见,并“作了详细的分析,陈述了利害所在”,华最终取消了这次“海军演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