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入秦城监狱的通天小案 一场持续十余年的中国闹剧

撰写:
撰写: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充满了活力,各种思潮百花齐放的同时,各种“民科”也沉渣泛起。在赶英超美、颠覆世界科技等种种话术的包装下,在中国已经严重落后世界的残酷现实下,不仅令普通民众兴奋,也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演绎出了一幕幕的闹剧。

其中最为有名的即是王洪成的“水变油”,不仅登上《人民日报》头版,还被宣传为中国“第五大发明”,中国官方为获得配方两次将其投入秦城监狱,甚至还提出给予其副部级官职,从国防科工委获得大校军衔。当一切水落石出,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罗干“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亲自主持查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各种伪科学沉渣泛起。图为当时影响极大的气功(图源:VCG)

民科往事

王洪成原本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共汽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只念过四年书,养过猪,学过木匠,也当过兵。按王洪成的说法,经历了7次实验后,于1983年11月7日成功研制出“水变油”技术。

在那个“民科”辈出的年代,王洪成的“水变油”影响如此之大,离不开学界的推波助澜。哈尔滨工业大学为王洪成举办技术鉴定会,校长与党委书记两次上书中央领导,为王洪成的水变油背书,坚称水变油技术可信。大庆石油化工设计院不仅组织8位专家出具鉴定报告上报中央和国务院,还与王洪成一起成立“庆滨公司”合作推广水变油。

1980年代,王洪成曾两次前往北京进行成果“鉴定”,实际上是向中共官员与学者现场表演水变油。据1992年时任劳动部部长阮崇武给一位国务院领导的报告披露,1985年刚刚由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升任公安部部长的阮崇武曾“受××同志委托”,前去现场观看王洪成的水变油“表演”。阮崇武还曾帮助王洪成申请专利,以保护水变油技术,“但他假装受伤,不肯去做科学的检验”,“他只是到处跑,请名人看‘表演’,住在宾馆、白吃白喝”。

从阮崇武的披露来看,王洪成的水变油确实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以阮崇武公安部长的级别,委托他的“××同志”至少是副国级以上,国务委员、副总理乃至更高。而据曾任物资部燃料司副司长、国家计委科技司副司长的严谷良发表在新华社《参考资料》上的一篇长文介绍,当时共有200多位省部级以上领导和军队少将以上将军观看了王洪成的水变油表演。

两入秦城

尽管王洪成的水变油引起了各方关注,但从阮崇武的记述来看,所谓的水变油技术并未通过科学鉴定,在王洪成的支持者笔下却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1986年12月1日至3日,“吨级水变油”实验在河北省胜利客车厂成功,并由河北电视台实况录像上报国务院。参加实验的有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柳随年及计委有关司局负责人、河北省委副书记岳岐峰及省政府各相关部门负责人30余人,柳随年当场宣布“国家支持王洪成的发明”,并将实验录像向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汇报。

随后,中央负责人批准王洪成水变油放大实验为国家绝密级“8612工程”,责成柳随年及公安部长阮崇武、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负责。但柳随年等人“没有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支持其完善水基燃料的放大研发与产业化上下功夫,而是在集中一切精力智谋在……强行索取王洪成水变油发明配方与保密工艺上,下足了谋略与全部精力”——即1980年代将王洪成两次投入秦城监狱。

关于1980年代的两入秦城,还有另外两种说法。一是1984年某中央领导将王洪成请到北京进行水变油“实验”,骗术败露后被送入了秦城,1987年再次因行骗被关进秦城。另一种说法是,1986年某中央领导视察黑龙江时听闻关于王洪成水变油的汇报后,指示将王洪成送往北京进行科学鉴定,最初,王洪成以“让我交出配方,至少要给我一个部长当当”为由回避鉴定,后在中共官方承诺一旦实验成功满足其要求后,王洪成无计可施溜回了哈尔滨。官方又将其接回北京,安置在秦城监狱做实验,以防止其逃脱,后在监狱严密监控下,王洪成的骗术露底。就秦城监狱而言,如王洪成这样的诈骗犯是不够格进入的,相比而言保护与监视做实验更为可信,毕竟水变油技术一旦成功将是革命性的、划时代的。

整个1980年代,王洪成通过水变油的炒作,究竟从中国官方那儿那些获得了什么官职、待遇,中国官方如何对待,迷雾重重。但就1992年12月13日《人民日报》第一版《一种新型高效燃料的问世》报道中,王洪成的身份为“国防科工委高级研究员”来看,其从国防科工委获得大校军衔可能并非空穴来风。

1995年,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罗干“根据中央领导指示”主持查处了王洪成案。图为罗干在1999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图源:AFP)

通天小案

进入1990年代,可能预感到骗局难以维持,王洪成发起了舆论攻势。在1992年至1993年间,至少有80家以上的中央、省市报刊称颂过王洪成,说“他的出现,把人类历史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洪成时代开始了”、“上下数万年的发明都不如王洪成的发明伟大”。1993年1月28日的《经济日报》更是以半个版面称颂水变油是中国第五大发明,追问“为什么如此重大、足以改变中华民族命运和人类文明运行轨道的发明,至今未能得以推广”,“晚一天开发王洪成的发明成果,人类就多一天犯罪。”

舆论是一把双刃剑,王洪成的舆论攻势在引起社会关注水变油技术的同时,引来的反弹也会越大。1995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联合14名科学界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要求对“水变油”骗局立案调查。另外某些懂技术的行业记者顶着很大的阻力进行调查,基本搞清这一假发明已导致了国家财产直接损失人民币4个亿(约合0.47亿美元),越来越多的举报信飞向北京。

可能也正是由于王洪成一事影响太大,“1995年12月27日,时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的罗干同志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在北京主持会议研究查处王洪成经济犯罪问题”,由公安部立案查处王洪成的水变油经济诈骗问题,随后黑龙江及哈尔滨省市两级公安部门成立“9614专案组”,公安部向专案组转交了涉及12个省、30多个单位的举报线索。

1996年8月1日,罗干在中南海主持中央协调会议,再次听取了查处“9614专案”工作的情况汇报。8月14日,国务院发出《听取查处王洪成经济犯罪问题专案侦办工作汇报的会议纪要》,原则同意黑龙江省的专案侦办工作汇报意见,并提出半年多来专案组做了大量工作,已基本查清了王洪成涉嫌犯有为牟取非法收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尽快将此案移送司法机关审理。

1996年10月8日,哈尔滨市检察院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王洪成提起公诉。经查自1993年2月至1995年2月,王洪成等人共销售伪劣重油膨化剂40余吨、重柴油膨化剂20余吨,违法所得人民币460万元(约合54.5万美元)。1997年10月23日,王洪成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水变油的闹剧终于落幕。

实际上,所谓的水变油,早在1930年代就已在美国被揭穿,当时连美国总统威尔逊(Thomas Wilson)和汽车大王福特(Henry Ford)都亲眼见到过水变油的表演。中国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此前也曾在柴油中加入肥皂作为膨化机以实现节油,但很快就发现不仅不节油还会腐蚀发动机,也就放弃了。而王洪成所谓的水变油,使用的膨化机正是肥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