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窃取五四运动的解释权和话语权了吗

撰寫:
撰寫:

百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在中共话语系统中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是中共高扬的一面旗帜,因此,每到重要的五四运动纪念日,中共都会召开隆重的纪念大会,以表彰五四运动的进步价值。今年恰逢五四运动百年,中共在4月30日举行了规格空前的纪念大会,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发表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以及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也全部出席会议。

不过,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海外人士对于五四运动与中共有不一样的评判。中共认为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是宣告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到来,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作了准备。因此,中共一直以五四运动的继承者自居。而一些海内外学人,由于以自由主义视角来认知五四运动的意义,加之对于中共民主表现的不满意,故不承认中共的五四继承者角色,甚至批评中共窃夺了五四运动的解释权和话语权。这种判断符合实际吗?以历史来回答历史,会有不同的答案。

五四运动对中国影响深远(图源:Getty)

中共是五四运动的参与者

1919年的五四运动并不是突然爆发的,它其实离不开1915年开启的新文化运动。1915年9月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1916年杂志迁到北京改名《新青年》),开始宣扬“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等现代思想,同时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展开批判。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给中国带来新的启迪和思潮,马克思主义成为激荡中国知识分子想象的新方向之一。李大钊以《新青年》和《每周评论》等为阵地,相继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再论问题与主义》等大量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章和演说,向中国人阐述了十月革命的意义,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同时,陈独秀、胡适等又举起“文学革命”的大旗,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新青年》从1918年1月出版第四卷第一号起改用白话文,采用新式标点符号,刊登一些新诗,再一次助推新思想和新文学更广泛的在中国社会传播。正是在这种思想氛围下,1919年的巴黎和会才让中国青年学生发起的五四运动风起云涌,迅速成为改变中国国运的历史性事件。

中共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不仅是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参与者,也是五四运动的主要领导者,陈独秀甚至因在北京街头亲自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而被捕入狱。其时,很多后来参加共产党的青年学子,如张国焘、邓中夏、瞿秋白、周恩来、张闻天等也广泛参与了五四运动。这一切表明,中共是五四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五四运动结束不久,受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影响,1920年初,李大钊与陈独秀相约在北京和上海分别活动,积极筹建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李大钊在北京大学组织中国第一个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聚集了邓中夏、高君宇、张国焘等一批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青年知识分子,为建党作准备。1920年在共产国际帮助下,陈独秀首先在上海建立中国共产党发起组织,1921年3月建党,并在当年7月召开了中共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应该说,五四运动直接推动了中共在中国的建立。

所以,中共不仅是五四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也是五四运动精神的主要传承者之一。既然是传承者,由中共对五四作出自己的阐释,并无不可。

中共是五四运动的参与者、传承者之一(图源:AP)

中共践行了五四的救亡与启蒙

五四运动的直接起因是巴黎和会出卖了中国的权益,将原本应该归还中国的山东让予了出兵侵占山东的强权日本。再一次面临国破家亡的危机,中国青年学子不得不站出来发出自己的救国呐喊。从这方面说,五四运动确是一场爱国、救亡运动,它的最终诉求显然就是:打倒列强,救中国。

作为五四运动的直接继承者之一,中共确实肩负起救亡图存的责任。它将受马列主义思潮影响的青年学子和工人、农民发动起来、组织起来,从建党、参与北伐革命到自主建立马列主义的革命军,一步步推动革命,最终实现救亡图存,建立起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在中共努力下,五四运动期待的“打倒列强,救中国”实现了。从价值层面看,由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推动传播的马克思主义,也在中国落地生根,成为中国建设现代国家的新启蒙思想。客观的说,马克思主义与“德先生”、“赛先生”一样,都是五四运动传播的启蒙价值之一,自由派将启蒙价值局限于民主和科学有失历史的真实。

如现实所呈现,中共并不反对民主、科学,它们也是中共肯定的五四价值,不同的是,中共认同的是马列主义的民主集中制,而非自由派期待的欧美民主。站在中共的立场上说,构建不同于欧美的民主也是一种现代价值的尝试,这与五四宣扬的“德先生”并不矛盾。“德先生”不是指某一种类型的民主,而是适合人类需要的理想的民主,可以根据现实的需要做出不同的选择和设计。

价值探索没有错,中共如果能在吸取欧美自由民主优点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出更适合人类需要的民主,这未尝不是一件很有启蒙价值的事。

综上所述,中共不仅是五四的发起者、领导者、参与者,同时也完成了五四的救亡目标,并且仍走在五四启蒙价值之一马克思主义的探索道路上,所以,说中共窃取了五四的解释权与话语权并不合适。比较接近真实的说法是,中共是五四运动的主要传承者之一,它在用它的方式继续探索五四的启蒙价值。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