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系官员崛起背后:经济能力在外交中愈发吃重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4月25日至27日,中国再度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主场外交”——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计来自150多个国家和90多个国际组织的近5,000名外宾出席,最终38位国家领导人与2位国际组织负责人缔结联合公报。近年,中国外交基调趋于更加积极进取,大规模“主场外交”年年皆有;而统计显示,习近平、李克强年外访均在七八次左右,显示中国外交事务极为繁重。加之,当下中国正处于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战略转型期,其全球利益拓展的现实威胁和复杂多变的非传统安全冲突,尤其是当不可避免地“挑战既有地缘格局”时,中国外交所面临的目标多元化和复杂化,都在考验着中国外事人才的决策和执行力。

也即是说,中国曾经是革命外交理想主义路线的坚定执行者,如今中国外交的现实主义路线越来越清晰而坚定。我们正是基于如下现实:其一、中国以“一带一路”为主的全球战略延伸和利益拓展;其二,潜在的国家利益冲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其三、中国外交人事本身的结构性问题,来分析中国当下外事决策层和执行层的的人事变化,而反过来,这种变化又是如何反映中国外交政策和目标侧重的再定位。

于北京时间4月30日到达北京的美国贸易代表团队和中国的最新一轮贸易谈判刚刚在北京结束。紧随其后的将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队赶赴华盛顿,5月8日起与美方展开进一步讨论。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硝烟浮现以来至今已经超过一年时间,不包括副部级以下等级磋商,中美之间针对贸易战的高级别磋商,已经举行了七轮。期间美国领队人几番变动,中方这边则一直是刘鹤挂帅。

不过中方谈判团队的参与人员也在调整。最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国务院4月18日公布的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公告中出现的“任命俞建华为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

商务官员充实外交梯队

这是俞建华第二次出任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他曾在2017年2月至2018年3月间担任该职,后转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大使。据中国商务部网站信息,目前该部还有一位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

自1972年以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一直由中国外交系统官员充任,直到2013年10月,时任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的俞建华接替易小准,出任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兼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副代表。彼时,除了代表中国政府履行对外贸易谈判、政策审议等职能,处理贸易纠纷、解决贸易争端也是俞建华率领的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的重要工作。

俞建华的从政生涯不是商务经贸领域就是外交系统。他不仅是两度担任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还两度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是为数不多的商务和外交两个领域都精通的中共官员。

俞建华出生于1961年12月,江苏盐城人,硕士毕业于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业,后在中国经贸部、外经贸部、商务部工作,并于1992年至1995年任中国驻比利时王国大使馆三秘、二秘。2006年,俞建华出任中国商务部国际司司长,2010年后任商务部部长助理、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2013年首次转任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2017年2月首次出任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2018年3月俞建华接替马朝旭,二次出任中国常驻联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2019年4月,二度任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

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从2013年充实领导层,当年年底,时任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超履新外交部副部长,负责欧洲地区事务、翻译、档案和机关党务工作。和俞建华相似,1960年出生于河北的王超,毕业于广州外国语学院,履历覆盖经贸、商务和外交领域。刚刚担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刘显法也有经贸经验……这些变化显示了近年来,中国对外商务官员充实中国外交梯队的迹象。

转变背后的现实逻辑

这种变化的背后,是中国对外交往尤其是外交部职责的转型调整——中国外交早已不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前以意识形态主导划界的理想主义路线。尽管今天中国外交路线仍然带有不少旧时代的痕迹,然而随着中国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的全球拓展,旧有的外交团队已经很难独立担负如今复杂的职责。

当然,从全球视角来看,中国的外交调整还有一个大背景就是,如今对于全球绝大部分国家来说,经济都是政府高层案头的要点。历史发展的进程让世界各国外交已经脱离了过去的泛政治化特征,全球化更是让各国经济结构都在发生变化。比如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就是典型的政治和经济的双轨对话。

这种全球以及中国自身变化的叠加,让原有外交官员们无论是来源还是能力方面都显得太过单一,于是既熟悉对外政策和国际规则,又精通商贸谈判的官员在中国外交领域逐步扮演更加重要的作用。就如俞建华和王超,他们在涉及捍卫中国经济的外事活动中已经崭露头角。

【中国外交人事超龄服役的背景思考】系列稿件:

从“外交官摇篮”争夺战看中国外交两大门派

中国商务系官员崛起背后:经济能力在外交中愈发吃重

中国外事“密码” 习近平“精心”重构世界地缘政治

特殊的9个副部级大使 4人长期“滞留”海外

中国外交鹰派的存在逻辑:以刘晓明崔天凯为例

中国外交接班梯队观察:新“三剑客”渐成型

九大国使节过半超龄:中国外交人事老龄化与新趋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