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惹争议 北京学者指出包含普世价值

撰寫:
撰寫:

1919年5月4日,《凡尔赛条约》签订之后,示威者在北京天安门前集合(图源:VCG)

北京时间5月4日,是中国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对于此次运动,百年来一直有不同解读和诠释,中国官方一直将其定义为一场爱国运动,但无论当年的参与者,还是日后的研究者,对此都有异议。

香港《明报》5月4日报道,北京历史学者张耀杰对此表示,中国官方论述有意“染红”五四,但实际上这场运动超越了抵制世界文化的狭隘的爱国主义,现今更应纪念的是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所提倡的““充分世界化”的“健全的个人主义””,即包含普世价值和尊重人权思想的自由主义。

张耀杰强调,中国官方常把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捆绑”,又将五四“染红”,强调爱国性质,借《新青年》最早宣传马列主义将五四当成自己起点,以五四和新文化运动的继承者形象示人,显示其代表先进文化。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党史百科”,五四为中共成立作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

4月30日,中共高规格纪念五四运动爆发100周年,评价五四运动:“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

而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2009年在《学术月刊》发表的文章指出,五四后涌现的高潮,并非爱国救亡,而是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社会改造,知识分子希望在国家之外建立一个自发自主、有组织的社会,以社会培养独立的个人及制裁不可靠的政府,“五四的社会运动所体现出来的公民精神和社会责任心,其背后所凭借的不是狭隘的民族国家观念,而是更宽广的人类意识和世界主义胸怀”。

不过,五四游行总指挥、后来成为著名历史学家的傅斯年,1919年11月在《新青年》撰文称:“若说这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我对这五四运动所以重视的,为它的出发点是直接行动,是唤起公众责任心的运动。”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筱才曾在主题是《20世纪中国的群众运动与公共政治:以“五四”为例》讲座指出五四运动恶果:“五四运动这种践踏法律精神、光天化日之下冲进公民家里打砸抢、殴打伤人事件,是非常恶劣的,法院应该对当事者进行审判。爱国不是为所欲为的借口,不能用爱国的名义打砸抢。否则,那岂不天下大乱?

冯筱才认为,爱国的名义下的暴民运动,是非常恐怖的。从此,中国走向了一波又一波的暴民运动漩涡之中,震惊中外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这种暴民运动的极端形式。时至今日,我们还在享受这种暴民的狂欢,上次抗日运动,一个青年就将另一个同胞的头颅打穿。

冯筱才强调,五四运动的恶果,远远大于其正果。从此中国走向了阴谋政治,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民众变成了大师策划的工具,民众运动变成了运动民众。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