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智库研讨五四运动 大陆学者称两大难题百年未解

撰写:
撰写:

五四运动在中国近代史上影响颇为深远(图源:Getty)

五四运动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中共认为其是五四精神的继承者,不仅隆重纪念而且还大力弘扬。中国大陆学者指出,五四运动至今已百年,但有两大难题至今未能解决。

当地时间5月4日,台湾媒体中央社报道称台湾中央研究院当天举行了为期三天的五四运动研讨会。

中国大陆学者,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在会上表示,五四运动至今已百年,尚未解决的难题有两个,一是如何将普世文明内化为中国人能够认同的文化,二是如何将中国文化提升为全人类的普世文明。

许纪霖认为,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一直挣扎在文明与文化的紧张与焦虑之中,“如果五四代表的是文明自觉,那么中国就会走一条世界文明的普世道路。但问题在于‘普世文明’对中国而言,是不是中国自身文化可以认同的,这是一个很大的紧张。”

他强调中国人已经发现,世界文明的道路不是一元的而是多元的,“普世文明”也不是“一条不证自明、唯一的一条路,并且可能不是以西方为代表”,而是“不同国家、民族共享的一套价值制度”,但在共享的部分,不同国家民族之间都有不同表现。

那么如何解决所谓“普世文明”与中国文化的冲突,许纪霖认为要么是中华文化成为全人类都能接受的“普世文明”,要么被各个国家共同认可的“普世文明”转化为中国能接受的文化传统。

而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黄克武则认为,五四运动不能“意识形态化”,中国学术界需要对这种观念进行批判。他举例称,中共现今把五四运动的爱国主义与“跟党走、听党话”嫁接在了一起,这是绑架历史的行为。

黄克武进一步补充称,五四运动发生后,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都在尝试绑架五四、批判五四,都是以自身历史发展为起点和未来方向,希望发挥指点江山的作用,这就是意识形态化的表现。

资料显示,五四运动是指1919年在中国爆发的爱国主义运动。直接导火索即是欧美等国在巴黎和会上,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当时的北洋政府并未能维护中国的利益,因此很多学生、商人、工人罢课、罢工、示威游行。

上文所述“普世价值”,在哲学等人文科学领域是泛指那些不分领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出于人类的良知与理性之价值观念,是人类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对于“普世价值”的具体内涵,中国和美欧等国是存在巨大分歧的。

西方国家一般认为主流观点认为,宪政、自由、法制、民主、人权等是其核心的理念,并要求中国也要接受“普世价值”,尤其是在政治体制上向西方学习看齐,鼓吹鼓吹三权分立、政党轮流执政。

对于“普世价值”,中共认为在“西方国家经济、军事、科技长期占优势的情况下,普世价值的论调具有较强的迷惑性、欺骗性,目的在于混淆西方价值观与我们宣导的价值观的本质区别,最终用西方价值观取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中共公布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要包括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理念。

自由、民主、法制等说法,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典型的西方价值观,两者之间不存在明显的矛盾。

关于西方普世价值,习近平曾表示,中国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中共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中共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

他强调,如果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中国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中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