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教父”以死刑祭旗:小官巨贪遭习近平反腐第一枪

撰写:
撰写:

小官巨贪造成的社会影响更加恶劣(图源:VCG)

2017年一部以中共反腐为题材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中国某部委下的处级官员被查出贪污数亿现金由此揭开当地贪腐序幕的故事,而故事中这位名叫“赵德汉”的官员也为外界形塑了一个“小官巨贪”的形象。中共反腐八年,“小官巨贪”不乏见,这种官员的出现屡屡能引起舆论的关注。

北京时间5月7日,中国山西省吕梁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张中生,二审被山西省高院维持死刑判决,如果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对其死刑复核通过,那么张中生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二名被判处死刑且不缓期执行的落马官员,也是第一名单以经济犯罪被判处死刑的官员(之前被执行死刑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自治区公安厅原厅长赵黎平的死刑罪名为故意杀人罪)。

经济腐败是中共反腐案例中存在最为广泛的一种腐败问题,但涉经济腐败将被执行死刑的张中生或是十八大后中共反腐史上的第一人。

根据履历来看,1952年生人的张中生仕途一直在山西,从山西下辖的中阳县工商局局长一路升至山西吕梁副市长,2014年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时也仅为副厅级。根据中国官方通报张中生在山西任职期间,能量巨大,不仅为官霸道,还对其上司吕梁市委书记进行官场排挤乃至职位架空,被称为“吕梁教父”。其在分管的资源集中领域大肆受贿,涉贪10.4亿余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在媒体披露其受贿的十八起案件中,有两起受贿数额均在2亿元以上。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且情节特别严重的有处死刑的可能。2000年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因收受钱物折合500多万而被执行死刑,同年9月,中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克杰被执行死刑,收受贿赂达4,000多万,近年中国对经济犯罪的官员执行死刑的案例是2011年7月江苏苏州原副市长的姜人杰及浙江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被同日执行死刑。

十八大后,中共反腐常态化,涉经济贪腐落马的官员十有八九,涉案百万、千万数额的官员也不在少数,但因经济贪腐而被执行死刑的官员至今还未有。2016年4月中国最高法、最高检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规定“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百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而此番中国法检部门对张中生的量刑应是依据此项规定。

以副厅级职位收受超10亿贿赂即使在近年中共常态化的反腐运动中也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贪腐案例,因此张中生被称为是“小官巨贪”“级别是苍蝇,但问题比老虎还大”的问题官员代表。

近年中共纪检部门查处的“小官巨贪”现象可谓触目惊心,2010年山西蒲县煤炭局原党总支书记郝鹏俊虽官居科级,但其名下房产达38处,涉案金额超3亿元,2011年辽宁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局长罗亚平因贪污敛财涉案过亿,成为当时中国级别最低,贪污数额最大,的问题官员而被执行死刑。2018年广东省广州市一镇政府会计因侵吞公款7,000多万元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综观“小官巨贪”案例,这些问题官员均职务不高却掌管着资源集中岗位,要么是财政领域有更多的机会侵占公共利益,要么是处在审批类岗位,以权谋私,大搞利益输送。这些中基层问题官员虽然在中共的官僚体系中处于相对低阶的位置,但他们所造成的政治影响乃至社会影响同样不可轻视,因此,中共处理这些“小官巨贪”也格外严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