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迎中考 中国公安系统将清算内部遗毒

撰写:
撰写:

习近平在5月8日至9日的公安大会上将扫黑纳入公安改革议程(图源:新华社)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作为中共十九大后反腐的主要发力点在2019年迎来中期考验,不过就日前中共召开的公安大会所释放的信号及近期多名涉黑警察被查处的情况来看,中国公安系统将迎来一次内部清毒。

在扫黑除恶的紧张气氛中,近日,一则“昔日云南恶霸死刑犯变身‘黑老大’再被抓”的新闻在中国舆论场引起关注。事件源于1997年云南武警学校学生孙小果以“敲诈、强奸、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但离奇的是,在外界认为孙小果已经被执行死刑了之后的北京时间2019年4月24日,云南《昆明日报》头版消息“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根据大陆媒体的披露,事情的原貌大致如此:孙小果虽然被宣判了死刑但没有被执行,其在监狱期间,因“发明”了一种“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而得以脱身。根据中国刑法第78条规定:“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的”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应当减刑。而认定“发明创造”的最重要根据,就是获得国家专利认证,这是法院判定减刑的重要依据。

至于“发明”是否是孙小果个人所为,而当地的法院又是如何衡量其专利对刑期的重定,外界皆没有相关消息可以还原。不过隐隐约约从媒体的报道中得知,孙小果家庭背景不简单。孙小果案发时,其父(继父)时任昆明市公安局某区分局副局长,其母在昆明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侦队,且社交网络上有指其多位亲属在云南政法系统任职。按照大陆媒体的说法,当时孙小果案在中国舆论界已经引起关注,多位时任中央领导和云南省委领导都做出了批示,要求严查此案。即使如此,最晚在2011年,孙小果即化名“李林宸”出现在昆明商界,成为夜店“大李总”。

虽然此番孙小果仍未逃过法律的制裁,但在孙小果涉黑背后不禁要问,是谁给了他逃脱的空间?尽管在此番孙小果被抓前后,其曾服刑的云南第二监狱当年的副监狱长刘思远、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被调查,以及当年涉及孙小果案件的一名承办法官,也在退休后坠楼身亡,但孙小果案背后涉及的利益链条应远不止这几个官员。

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发声“不仅要把眼前的问题坚决处理掉,还要查一查都有谁在法治发展的‘大账册’上留过污点、动过手脚、糊弄过党和人民 ”“对孙小果及相关问题的调查审查,势必打造一个扫黑除恶的‘样板间’,成为各地专项斗争开展的对照和参考”。

事实上,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此案表态一定程度上也就意味着不仅云南政法系统在涉孙小果案上将迎来一次历史清洗,甚而在中共扫黑的关键时期,孙小果案都将成为中国全国的政法系统一次清毒的预演。

孙小果案看似只是一次回头清算,其实中共中央政法委意在当下。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共扫黑运动即大幅转向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而根据公开见报的案例来看,公安系统俨然“保护伞”重灾区。2018年10月,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国公检法“三长”出席的一场中国全国扫黑除恶推进会上,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即发声“刀刃向内”,表示要将“害群之马”清除出去;2019年4月中国扫黑办首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中国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称“打伞破网”等是当前阶段的扫黑重点,即主要针对公安系统内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问题官员。

虽然公安系统内部率先开展“自我革命”,但在5月8日至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坐镇的公安大会上,扫黑被纳入公安改革的议程,意味着一场中央压力下的公安清毒运动将强势登场。

5月18日,江苏省纪委监委即通报了5起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案例,其中公安、法检的即有2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