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阴云笼罩近海 中国“出海未远”遭遏制

撰写:
撰写:

在美国驱逐舰“普雷贝尔”号(USS Preble)进入中国南海黄岩岛海域12海里范围内航行的两天后,当地时间5月22日,“普雷贝尔”号以及迪尔号补给舰(USNS Walter S. Diehl)再驶经台湾海峡。尽管美国的行为引发北京不满,但一个事实是这已是美国一个月来第四次派遣军舰进入中国南海、台海岛礁邻近海域;在此之前半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公开指责中国对北极事务的参与是为了加强军事存在,包括部署潜艇。

当中美之间的冲突通过某一领域被直接端到台面上,那么军事领域也不可避免的走入人们的视野。5月初,美国外交政策智库组织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通过卫星图片数据分析曝光了中国第二艘国产航母002的建造进展情况。

作为海洋大国的地位象征,航母是现代蓝水海军不可或缺的武器,因此外界关注中国国产航母的建造情况除了其本身集中展现的中国工业综合制造能力,海上军事实力,还有航母所支撑的中国海上战略。

中国海军从黄水到蓝海

当然,中国的海上战略也并非一直是以航母为基准的,其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战略规划,至少在过去的70年间,中国海军在不同的海上军事力量装备下有这样三个历史时期。

其一是中国海军成立之初到20世纪80年代从内河到近岸的防御时期。所谓“内河”即是相对海洋等广阔水面而言,仅具有象征性水面力量意义的内陆河道等。而近岸即是包含一国“12海里”领海范围内的20海里以内海域。而这便是中共建政之初所奉行的“防御”型海上战略。

彼时,刚成立的中国全部家底不过几千吨的小型舰艇,尚不足美国海军的一艘驱逐舰。不过,当时的中国海事任务主要是打破美国对中国第一岛链的封锁,恢复及保护近岸航运。因此构建支撑近岸防御型的海上军事力量是当时的中国海军战略规划。在此框架下,中国舍重取轻,提出“建设轻型海军”的方略,海上装备重点发展富于攻防的陆基海军航空兵,更加灵活的潜水艇、鱼雷快艇。不过当时代表中国海军最先进、吨位最大的军舰即是从前苏联引进的4艘07型火炮驱逐舰,其排水量也在2,000吨以下。

轻型海上装备的弱势在中国南海海域的争夺中很快得到检验。匹配黄水区的海军力量难以强势维护近海领域的利益,中国海军开始向区域范围拓展。

1980年1月,中国海军航空兵实现了由岸基向舰载的突破,结束了只能在近海飞行的历史,同时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一批导弹驱逐舰开始加入中国海军序列,人员技术的提升、武器装备的升级在中国近海利益的刺激下中国海军寻求扩大海上活动范围。

由此中国海军进入到一个现代化海军的建设阶段,便是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的近岸到近海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中国海军从武器装备到军事战略都经历一个大变革大换代。

保障20海里近岸防御扩大到200海里的近海防御战略是1982年刘华清主政中国海军后即开始制定的战略。在其构想下曾作为主力舰艇服役的导弹舰、鱼雷舰、巡逻艇由于吨位偏小、火力偏弱已不适应海军在黄海、东海、南海海区的第一岛链以内的近海作战要求。发展排水量在3,000吨以上的驱逐舰、护卫舰等大中型水面舰艇及研制特种飞机成为构建现代化海军的重点。且随着台海危机的爆发,美国在伊拉克上演的信息军事战使得中国在外部刺激下展开航母计划及万吨级的水面舰艇布置。

2012年之后,中国海上军事力量的增强成为一个显著变化,除辽宁号打头阵领衔中国海军远洋计划,以中国主力战舰来说,052型驱逐舰最高排水量已达7,500吨,而在日前参加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青岛海上阅兵的055型驱逐舰排水量达13,500吨。核动力潜艇、大型水面舰艇相继下水,加之中国054A和056A型护卫舰已有编队海外护航的经验,从海上武器装备上来说,中国海军进入一个转折阶段——近海到远洋,这种变化伴随的是未来中国会在解决台湾、南海问题后重点转向掌握能源、经贸等远洋海域的战略把守。

走向深蓝的两大障碍

走向深蓝是中国海军几十年前即提出的战略构想,即使今天就海上武器装备及中国海军的综合能力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正在成形的框架,但中国意愿转化为国际共识中间仍有不小的障碍需要清除。

中国海军快速发展的背后也面临更加复杂的海上博弈

二战之后,世界迎来了70余年的短暂区域性和平,但这几十年也正是世界各国军事力量的快速增长期,新材料、新技术运用在海上武器,信息化的军事打击、新型舰艇的装备已成为各国军事对比的参照。虽然美国仍牢牢占据世界第一海洋大国的地位,但近年美国的心态却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指向尤其是针对中国海上军事力量的崛起。

2017年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访亚之前,美国向太平洋西部增派了包括核动力“尼米兹”号航母编队在内的2个航母战斗群,从而使该地区航母战斗群的数量增加到3个。而美国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美国海军在印度洋-亚太地区框架(特朗普在前任总统亚太战略基础上提出的一项针对封锁中国的海上军事战略)下执行海上安全活动。”

从2018年中美经贸对抗以来,美国频频派军舰在中国南海海域执行“自由航行”任务挑逗中国,且这种军事“互动”又一路从南海碰撞到北极。看来,中国海军的远洋计划路上不可避免的要遭遇来自美国的强势围堵。而这种围堵不仅是包括舰艇在内的海上军事力量的威慑,还包括诸如印太战略在内的海上封锁计划 。

除了来自对手的阻挠,对中国来说,走向深蓝仍有一个基本问题没有解决,即第一岛链问题。台湾问题悬而未决 ,南海摩擦时而隐现,东北亚海上局势错综复杂,在国际海上格局中,中国仍困囿于“家门口”。更坦白的说,中国海军走向深蓝目前面临的第一道槛仍是第一岛链的问题。不过即使是海上利益的冲突也不能完全指望依靠军事力量来解决,从当前中国所采取的战略手法来看,大致是在近海以“管控分歧”为暂时性解决方案,在远洋加速布局。

2018年12月,报道中国重大时政新闻的中央电视台走入可扼守红海出海口的中国首个海外军事基地吉布提基地,中国解放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政委李春鹏在采访中称中国远海护航保障将逐步从以补给舰伴随保障为主,国外靠港为辅的方式,调整为以海外基地保障为主,国外其他港点和国内支援为补充的新模式。此外,针对日前蓬佩奥指责中国北极事务的参与,中国则以在北极事务上“不越位,不缺位”回应。凡此,大概都已是中国远洋布局意愿与能力的展露。

不过,在中国海上军事硬实力迅速发展壮大的同时还需注意平衡区域国家情绪,建立与海军军事力量相匹配的软实力体系,以免给“中国威胁论”之类的言论鼓噪的空间,或是引起国家间不必要的误会。

【第三艘航母及其中国深蓝战略】系列文章:

军事巨人阴影下 中国如何让世界相信和平崛起

中国第三艘航母露真容 聚焦三大战略价值

中国航母建造计划与远洋海军战略

中国航母发展火速狂飙背后 习近平为何强国先强军

北京提速“航母计划”中国会成为首个“海陆权大国”吗

是什么决定着中国未来航母编队规模(上)

是什么决定着中国未来航母编队规模(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