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风口浪尖上 中国社保改革的调整与挑战

撰写:
撰写:

毫无疑问,社会保险是中国大陆人民面对各种意外与规划退休生活时非常重要的保障,但是以往由于各地费率不一、各省市并未统筹规划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导致付出与所得有巨大的地域差距。中国最新一轮社保改革,即是要克服这个现象;但因为正摆在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的进程中,改革也做出不少调整与让步,由此也须面对新的挑战。

中国大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收支趋势,未来收支差距将会越来越大(图源:多维记者/制)

2018年3月21日中共发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出要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特别是要将“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就在中共甫公布改革方案不久,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即签署行政备忘录,针对中国大陆产品启动“301条款”(《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大陆商品提高25%的关税,正式开打贸易战。同时启动的中国社保改革与中美贸易战,至今一年有余。

中美贸易战首先影响的就是中国大陆在清单上面的产业,尔后随着美国惩罚性关税类别增加,逐渐扩及到更多层面的生产者。中国大陆经济2018年四季分别增长6.8%、6.7%、6.5%以及6.4%,第四季增长创下2009以来新低,许多中国大陆企业的资金流变得比以往要来得更为紧缩。根据中国社科院的估计,2019年中国大陆经济成长率还会从2018年的6.6.%进一步放缓至6.3%。

一年多以来,中美贸易战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社保改革也几经波折。原本各地社保缴交是企业、银行和社保局三方达成协议,由银行代扣社保费用,许多企业会因此以最低工资为基准来缴交社保,“低报”与“欠缴”情形相当严重。2018年3月中国大陆政府宣告由税务部门接手社保,等于是堵住了以往企业以低报和欠缴社保作为“节省支出”的管道,甚至还要面临“追缴”、“补缴”的风险。2018年9月初《北京青年报》即报道,有多地政府强制执行对企业的追缴,严厉一点的还溯及十年的积欠费用。

纷纷扰扰的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大陆许多企业都有影响。图为4月4日中国大陆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赴白宫与特朗普商谈(图源:Reuters)

随着中美贸易战僵持不下,中国大陆经济增长放缓态势越加明确,直到2018年底,中国大陆国家税务总局才发函要求地方政府“暂缓”追缴社保。这次,不仅仅是暂缓追缴企业积欠的社保费用,更进一步推出“减税降费”措施。社保降费一事向来是讨论许久的话题,但是此次降费真正加紧研究实施,其实还是在2019年中共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以后的4月才确认,内容为自5月1日起,高于16%费率的地区(或企业)降为16%以下。

据大陆官媒新华社报道,2018年中国大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各项收入3.7万亿元(人民币,下同;1美元约合6.9元人民币),支出3.2万亿元,2018年底基金累积结余约4.8万亿元。这个数据显示,中国大陆社保并无明显而立即的短绌危机;但同时是必须留意的是,在尚未完成统筹建置的情况下,有多地养老金发放早已有断炊之虞。2018 年 7 月,黑龙江省的哈尔滨、齐齐哈尔、黑河等地退休劳工的养老金即无法准时入账,社保局甚至提出要延迟发放社保金,引起当地社会的大幅反弹。

展望未来,中国社保改革还须注意按照最低费率缴费的企业比率过高,势必会影响日后退休劳工养老金权益,以及人口老年化之后社保收支不平衡的风险。《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2018年企业社保“合规”虽有小幅提升,比例仍不到三成(27%);而大多数未按照员工工资实际核定缴费基数的企业中,31.7%以最低基数缴费,较之2017年22.9%的比例显著提高,员工的社保被“降低标准缴纳”,势必影响今后的福利水平,或给中国大陆政府带来更重的财政补贴负担。

即使在90%的超高征收率下,中国大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也仍会在2037年进入累积负结余(图源:多维记者/制)

另外,还有给付过低且各地落差大的问题。据统计,2018年中国大陆职工基本养老金平均每月2,500元人民币左右,而北京则高至4,000元;个人缴纳的部分,2018年中国大陆城乡居民月人均养老金仅有125元人民币,简直杯水车薪。

未来中国大陆人口老龄化风险亦会愈来越大。2019年1月,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指出,中国大陆人口会在十年后到达最高峰水平,之后出现负增长,到2065年,人口将减少到12.48亿,回到1996年的规模;而到2040年,中国大陆社会每四个人便有近一人是老人。

在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下,中国大陆政府不能对企业积欠和低报的社保费太过强力追缴,甚至必须降费,但是完全合乎规定缴交的企业竟仍不到三成。不久后的将来,当老年人口、退休人口越来越多时,对于社保养老金的需求即会越来越大,届时中国大陆社保系统能否维系,除了提升缴费比率外,相当大程度取决于是否能尽快建立“全国统筹”的养老金系统。毕竟唯有将整个中国大陆各省的资金“池子”统筹起来,才能组成巨大的量体,抵御各省的财政风险,以及整体全球经济形势变化的冲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