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庶民的六四(上)

撰写:
撰写:

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三十周年来,人们对这场运动的定性和反思基本上在沿着两个维度进行。中共定性的是反革命暴乱、动乱、政治风波,而港台与西方则认为它是一场旨在推行西方自由民主的、否定中共政制的民主运动。这两种定性针锋相对,构成一个死结,既造成了当年的悲剧,又在扭曲着六四的本质。本文试图还原六四的全貌,以发掘其内在的本质,以求超越各方争论,反思六四。

本文转自《多维CN》046期(2019年6月刊)《封面故事:庶民的六四》一文,将分上、下两篇刊出,本篇为上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三十年来,人们对这场运动的定性和反思,基本上在沿着两个维度进行。一个是中共,对六四的定性从反革命暴乱,到动乱,再到政治风波,在处理方式上,尽管经历了一个去意识形态化的过程,在某些个案上也进行了修复调整,但对整个事件仍采取消极回避态度,每年都会照例采取一些收紧措施。另一个则是在港台和西方政治社会,认为它是一场旨在推行西方自由民主的、否定中共政制的民主运动,既为这场运动未能达成他们定义的目标耿耿於怀,又对中共采取暴力手段镇压了这场运动无法接受。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年时间,这些人还在坚守对六四的认识,依旧揪着六四不放,每年到这个时候就要把它“请”出来怀旧一番,将之作为讨伐中共失道和推销自身价值观的工具。

这两种定性和反思其实赋予了这场运动以同样的性质,当后者以“革命”的姿态、将否定中共政制作为这场运动的诉求来定义这场运动时,对中共这样性质的执政党来说,也无怪乎它会以同样的定性来定义这场运动,并以“反革命”的暴力手段镇压了这场运动,而且到今天都不愿重评。这是一个死结,一种共犯结构,当年的悲剧就是在这样的对峙结构下发生,三十年来双方也依然深陷其中,从各自的政治需要出发抽取那场运动的某些片段,一直在扭曲着那场运动的本质,就好像一百年前的五四,各方都从自己的价值观或立场入手定性,给这个历史符号根据各自的需要或认知涂上了不同颜色,到今天都还在争论不休。

046期《多维CN》、043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六四的全貌和本质

我们认为,毋庸置疑的,那场运动中当然有这种“革命”与“反革命”斗争的成分,有两种价值观和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这从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女神像和一些游行队伍当时打出的旗帜标语就能看出,当时那场运动的主要发动和组织者,无论在当时还是之后,也都从不讳言他们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的要求。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价值观与政治意识形态的冲突绝非这场抗议的全部,更不是它的主轴。

六四运动主要有三部分构成,首先是以反贪污、反官倒为主要诉求的旨在实现社会公平的学生运动,这是这场运动的起点和主流;因为没有有效管理这个运动的发酵过程,它将已经在中共党内一直争论的路线议题放大,逐步变成自由主义甚至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路线和坚持社会主义发展路线之间的政治冲突;最后是由於缺乏社会治理手段和认识,一些打砸抢事件发生了,让和平的学生运动添加了一种“动乱”色彩,继而被一部分当权的保守派利用,继续激化和平的社会运动将其演变为激烈的政治运动。

如何理解六四事件的这三种构成,已经成为正确认识历史与今天反思它历史意义的关键所在。三十年来,中共对六四的定性不断淡化,据此可以猜想,它已经正确认识到事件的性质,但基於现实政治需要,改变之前的定性需要更适当的环境。而香港或者内地自由派知识分子对六四的坚持,显然既是意识形态,亦是政治需要,其中意识形态可能是主要的。

从这样的认识去看六四,才能发现那种运动的全貌和本质。它是一场民主运动,但对民主的诉求不止是政治上的要求,还有经济民主的内涵,主要是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

六四发生的经济背景,是当时中共中央(主要是时任总理赵紫阳)为解决双轨制进行价格闯关,没有管理好市场预期,低估了双轨改革对政治与经济社会的冲击,产生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在1986年至1988年的通货膨胀周期中,月度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自1987年1月超过5%,至1989年2月达到最高值28.4%,前后超过两年时间。

一方面通货膨胀不断恶化,物价不断上涨,人民反应强烈,大家对经济社会的未来充满焦虑;另一方面双轨制造成的价格严重扭曲局面并没有发生大的改观,反而导致权钱交易和“官倒”等腐败行为横行,开始出现严重的贫富分化态势,严重地挑战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念,令人民非常不满,从而对中国政治社会的未来走向也产生了严重焦虑,这才是六四发生的根本原因。多维采访的六四参与者,即便是最政治和意识形态取向的人,也承认这场运动的最初出发点,就是为了反对权钱交易和“官倒”等腐败行为。

香港举行纪念六四30周年游行(图源:AFP)

【知识点:经济民主】

与强调个人自由竞争的经济自由不同,经济民主更强调经济平等,指人们在经济上拥有更平等的地位,包括对垄断资本的抑制和社会福利的合理供给等。同时,经济民主也与政治民主不同,后者强调政治投票权,前者强调经济平等权。没有经济上的民主,就不会有真正的政治民主。西方学者们对於经济领域寡头垄断的担忧,说明了这一点。而马克思对政治民主的经济基础的揭示也指出,没有经济基础为保障的政治民主在现实中也无法是真正的民主。经济民主一般是对普通平民、对劳工等庶民经济权利的维护,是民主思想在经济层面的体现。只不过在自由主义思潮一家独大的现实下,很多人只看到政治民主,忽略了更重要的经济民主底层。

【知识点:价格闯关】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初期,曾实行过价格双轨制,意即同一种商品在国家的计划经济指标内有一种固定价格,在计划经济指标外有另外一种依照市场供需机制自由调节的价格。这是中国大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价格过渡模式。价格双轨制在当时曾造成一些官员或其亲属,利用权力获得计划经济指标内的低价的重要物资,倒卖到市场上赚取与市场价格之间的价差,谋取利益,被称为官倒。这也是六四事件期间出现“打倒官倒”横幅的背景。1988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为解决价格双轨制下的一系列复杂的经济问题,尝试进行价格闯关,短期内提高大部分商品的价格,结果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改革被迫搁浅。六四事件后,随着中国政府的治理整顿和建立市场经济体制,通货膨胀才被抑制,价格双轨制也才进入历史。

但在全球自由主义的高潮下,因为和发生在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运动高度重叠,加上中国国内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对毛时代晚年高压专制与极度贫穷的反思与批判在国内知识界经过长达十年的酝酿达到了高潮,在香港等域外力量以民主自由之名的介入和推波助澜的包装下,这场运动被赋予了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尤其因为这次抗议是由纪念胡耀邦去世间接引起,而胡耀邦本身具有非常强烈的批判文革和推进改革色彩,又在1986年因批判自由化不力而下台,所以被不少人错误地认为它就是一场要终结社会主义和共产党在中国执政的自由主义抗议。

但其实,这场抗议的初衷恰恰是为了往回修复“社会主义”最关键的公平价值,尽管有人也打出了指向中共党内一些政治人物的旗号,要他们下台,但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喊出“打倒共产党”这五个字。多位接受采访的六四参与者与观察者,均向多维表示他们在现场从未看到或听到有这样的诉求。一位曾在北京参与报导这场运动的台湾记者对多维表示,根据他对这场运动的回忆,学生们不仅没有喊过“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反而普遍对共产党执政持支持态度。

三十年来,因为中共缺乏坦然面对历史的自信,把与六四的相关研究和讨论列为禁区,将对历史的阐释权拱手相让,使西方和自由主义者们垄断了对六四的解释,一直在片面主导着对这场运动的认识,就更为这场运动注入了反共、反体制的元素。事实上,这场运动尽管有自由主义的性格和一些形式,但其本质和主流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是为了中国既不走回毛时代不断政治斗争和绝对贫穷的老路,也不走上苏联和东欧的专制道路,是对毛时代晚年错误路线和苏联原教旨主义激烈社会主义的双重批判,是追求中国人自己认识的社会主义切实实现的历史事件。

发生在苏联和东欧的民主抗议运动其实也有着同样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国家在经济和民生上长期欠账,甚至连基本的生活需求都无法满足,和西方社会高度发达的物质生活水平与相对宽松的社会管治环境形成强烈反差,再加上执政的共产党特权横行,腐败严重,使得人民对国家政治和未来生活的想像破灭而爆发不满、抗议。苏联和东欧倒台,并不是自由主义者高歌的“历史终结”,它不过是在苏联、东欧执政的共产党自身腐败和无能罢了。错误的认识引申的错误改革路线其实让苏联和东欧国家到今天依然无法彻底改变政治经济的困局。

在中国爆发的运动中,人们为什麽纪念胡耀邦?除了一些被附加的政治意识形态想像,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们希望他在生前所推动的改革开放不要停滞,希望中国能在走出毛时代的绝对贫困后还能继续发展,人民生活能继续改善。坦率地说,庶民层面的经济民生问题,才是六四爆发的最主要根源。

只可惜,一些知识分子往往容易忽略甚至不屑於经济民生之於现实政治的基础作用,总是把一些根源是生活贫穷等经济民生问题的政治运动冠以民主自由之名。这种情况二十世纪的政治讨论中颇为常见,还不断阻碍发展中国家改变其命运。

【推荐阅读】

【多维CN046】庶民的六四(下)

【多维CN045】中国扫黑除恶要尽快走出运动模式

【多维CN044】社论:中共外宣如何行稳致远

请留意第46期《多维CN》、第43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