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摸底储备粮账本 中国的粮食安全“变局”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5月29日,中国深改委会议强调要在更高层次上维护粮食安全,外界认为,这预示着在北京对美国的回击中,粮食安全是备战的一个重要环节(图源:新华社)

近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深改委”)第八次会议,内中提及中国将“加快构建更高层次、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粮食安全保障体系”,这是中国粮食安全议题月内第二度出现在北京高层的议事日程上。

5月7日,中国国务院也曾会议部署中国全国层面的粮库大清查。在这次以可视电话形式举行、包括从中央到地方粮食管理和收储相关部门在内人员参加的会议上,中国国务院将自2018年7月开始即行准备的储备粮大清查推行到全国。

对于正在进行的这次粮库大清查的目的,负责这次大清查的部际协调机制副召集人,中国粮食和储备局局长张务锋称,是要确保摸清“家底”、整改问题,“向党中央、国务院交上一本实实在在的‘明白账’”。类似的说法,在今年2月举行的另一次动员会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也曾明白传达。

联系到近来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以及北京准备反击的诸多迹象,中国人的粮食安全问题成为外界关注的对象。

新千年前后三次粮库大清查

自从2001年底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及至2019年,中国政府共进行了三次粮库储备粮大清查。

第一次是2001年。当年1月,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开展全国粮食清仓查库工作的通知》,按照这则通知的安排,当年中国从2月至6月,在近5个月的时间内,对全国的粮食储备情况进行了摸底。

这次大清查的时间节点颇值得关注。因为当年12月中国将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的农产品进口关税将大幅降低,其中大豆进口关税将降为3%,豆油关税降为9%,这势必将对中国原本产业竞争力和现代化程度就不强的农业,特别是大豆种植业造成巨大冲击。

而两年后中国大豆产业的遭遇也证明,中国国务院此时进行粮食储备摸底,是估计到了冲击的发生。不过,对于这场冲击的规模和程度,或许当时的中国政府并未充分预估到。就在这次大清查两年后,2003年,国际大豆价格暴跌,中国的大豆压榨企业来不及抛售大量囤积的大豆,全行业亏损,大量企业倒闭。但当时中国储备粮中只有很少量大豆,未能发挥市场调节作用。

对于中国粮食管理部门和决策者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教训。

时间到了2009年,中国又开展了第二次储备粮大清查。

彼时,发生于2008年3月的国际金融危机,在资本市场一片哀鸣之后,开始传导到农业产业领域。大豆价格重新上演了从一路上涨到暴跌的戏码,导致中国大量大豆企业破产。

不过,这次不同以往之处在于,中国的储备粮库正在悄然变化,中国政府开始介入大豆价格调节。在大豆价格暴跌前,鉴于中国国内大豆及其副产品豆粕价格一路高企,导致食用油和猪肉价格在2008年达到一个高峰,中国政府开始动员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中储粮)和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粮)等国企入市,采用小包装食用油定点供应的方式平抑物价。也是从这时起,大豆这种高度依赖进口的粮食开始成为中国粮库的重要储备粮。

再来看最新的这次大清查。这次清查肇始于2018年7月。当时,同样是中国国务院下发清查通知,先拟定数地作为试点,而后于今年5月推至全国。

这个时间节点也颇值得关注。因为在2018年5月,中美贸易谈判达成的协议被美国单方面撕毁,中美贸易战升级,6月,中国对自美国进口的大豆、玉米、高粱等价值5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美贸易战蔓延至农产品领域,在中国进口大豆中占比1/3的美国大豆,正式进入中美两强贸易战的牌面。

6月中国对美农产品加征进口关税,7月中国国务院便发出储备粮清查通知,时间间隔仅一个月,两者间的关联是比较明显的。

可以看出,中国进入2000年后的三次储备粮大清查,都与国际农产品价格波动以及农产品贸易领域的形势变化存在比较密切的联动关系。

中国粮食安全含义正在发生变化

当外界下意识地将中国这次粮库大清查与中南海多次强调的“粮食安全”关联起来时,实则他们往往并不特别清楚其中的真正含义和逻辑链条。或许在许多人看来,“粮食安全”简单说来就是“吃饱饭”这种基本需求,但实际上,无论在世界上,还是在中国,“粮食安全”的内涵都正在发生变化。

1974 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对粮食安全的定义为: 粮食安全从根本上讲指的是人类目前的一种基本生活权利,即“应该保证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得到未来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够食品”,它强调获取足够的粮食是人类目前的一种基本生活权利。

而到了1983 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对这一定义作了修改,提出粮食安全的目标为“确保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

联合国粮农组织关于粮食安全的前后两种定义,在不同时代的中国人身上也能分别印证。对于经历过60年代因为自然灾害而引发的饥荒的中国人来说,的确,那时的粮食安全就是“足够食品”的意思,也真正是一种“基本生活权利”。

但对于今日三大谷物(小麦、稻谷、玉米)自给率达到95%的中国来说,“买得起”已成为粮食安全的更核心的内涵。

对于中国而言,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行,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在市场上购买谷物、肉类等基本食品的,这就意味着衡量粮食安全的一些指标发生变化,比如市场上的粮食供给是否充足?粮食价格是否滞留高位?饥饿人口数量是否有增无减?等等。因而,现时中国粮食安全的主要挑战就在于如何平抑粮食价格,以让普通民众能“买得起”基本食品。

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国大幅提高自美国进口大豆的关税,许多人忧心这将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其实,大豆并不是直接消费品,它对中国粮食安全的影响主要在于其生产资料的属性。在中国,大豆大部分被用于榨取植物油,而榨油剩下的副产品豆粕则被广泛用作养殖场中动物的饲料。随后,这些动物产品如肉类、蛋类进入市场,成为中国人餐桌上已经与谷物愈发同等重要的基本食品。

因而,对于中国来说,需要警惕的是大豆价格波动传导到畜禽生产或者肉类生产,从而引发肉类消费品价格波动。如果大豆价格上涨过高,联动引发猪肉和禽肉产量减少、价格上涨,并且超出正常幅度,导致部分中国居民买不起或者买不到植物油及肉类消费品的话,这便上升为民生问题,最终触碰中南海的政治神经。

当然,对于中南海来说,是一定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的。因而,能够在市场上起到粮食调剂和平抑物价作用的庞大的中国储备粮系统,便成为中南海可以仰赖的手段。但对于这种作用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则需要对中国储备粮进行细致、广泛的摸底,以为粮食安全决策提供精准依据。这或许就是中南海此时开展新千年后第三次粮库大清查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