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飞行员张立义高龄病逝 颠沛两岸心怀家国

撰写:
撰写:

台湾空军“黑猫中队”前U2侦察机飞行员张立义,于当地时间2019年6月12日以91岁高龄病逝。张立义与另名U2飞行员叶常棣,曾于执行任务途中先后遭解放军导弹击坠俘虏,因而栖留于中国大陆生活多年,待至1983年才被释放至香港。但讽刺的是,国民党政府当时既是惊恐原先判定“英勇就义”的忠烈军人竟“死而复生”、又是担忧这两人已遭共产主义“统战”,竟对渠等不闻不问,更拒绝张、叶二人想回台与家人团聚的心愿。无奈之下,张立义与叶常棣只得向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求助,遂被秘密带至美国生活,直至1990年因“黑猫中队”的事迹在台湾大量曝光后,台湾政府才迫于舆情压力允许他们两人返台。

早年,由于国共对峙与冷战笼罩的局势,美国扶持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作为反共前哨,台湾也因“反攻大陆”的使命,需要仰赖美国的支援,双方遂在1958年合作成立空军第34中队与第35中队(因队徽图样,前者又被称为“黑蝙蝠中队”,后者则称“黑猫中队”),分别负责低空与高空侦察大陆的机密任务。在合作过程中,由美国中情局秘密提供飞机、器材、训练、后勤,台湾则提供飞行员与基地。至于侦照成果,则由美国优先取走,送往琉球美军基地冲洗判读,台湾初期仅能留存一份拷贝。

因为任务的机密性与危险性,通过选拔的台湾飞行员俱属一时之选,待遇也颇优渥,享有比一般台军飞行员高出三四倍的津贴,不过阵亡率也颇高。如张立义所属的“黑猫中队”先后有28名队员结训,但最终活下来的仅有17名。尤其是“黑猫中队”所驾驶的U2高空侦察机,在结构与逃生设计上有很大缺失,稍不留神即容易失速或解体,操纵十分困难。加上中共解放军后期提升雷达与地对空导弹的性能,U2侦察机难以像初期如入无人之境般来去自如,更使飞行员往往有去无回。

张立义(后右)遭俘后,便与爱妻张家淇(后左)和儿女分离多年(图源:台湾空军司令部)

张立义出生于江苏南京,打小就在日军侵华的铁蹄中流亡,其父亲更于南京大屠杀中惨遭杀害,因此很早就立下保家卫国的志愿,1943年小学毕业后,张立刻进入四川的空军幼年学校就读,接着再随国民党政府撤往台湾,并成为最早换装F-84喷射战斗机的优异飞行员之一。到了1963年底,张立义被征调赴美秘密接受U2侦察机的训练。尽管张立义视能参与此任务与驾驶新锐机种为无上荣誉,但也坦言任务指示概由美国擘划,“我们的角色只是一个照着他们的路线图去飞行的‘司机’,不但有关U2的机械结构不让我们深入了解,连照相工作也只需照着他们指令按个钮。自己所拍的‘成果’我们不得而知,也从不过问”。虽然这尽显军人的服从本分,但也道尽台军不过仅是美国战略棋子的无奈。

1965年1月10日,张立义奉令航向内蒙古包头刺探中共研发原子弹的进度,没想到才经过呼和浩特没多久,张立义忽然遭解放军发射的萨姆-2防空导弹(SA-2)击中,侦察机顿时爆出一团火球,张立义下意识地紧急启动弹射,自7万英呎高空坠落。等意识较清醒后,右臂中弹的张立义这才发现身处茫茫白雪之中,只得用降落伞将自己裹紧御寒。当晨曦渐明后,张立义勉力拖着冻伤的双腿,前往远处一个飘着炊烟的村落求救。最后在闯入某间蒙古包时,张立义再也撑不住,径自往炕上昏厥过去,令正要打开炉灶准备做饭的女屋主大惊失色。

张立义苏醒后,中共的干部与民兵已接到通报迅速赶来,并替张立义紧急包扎和换上普通百姓的装束,以免引起骚动。张立义原先以为会受到拷问折辱,但没想到中共待渠甚好,频频安慰他别害怕,“他们还很有礼貌地给我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食物,却始终没有受到任何令人难堪的屈辱”。1月12日,中共还特地以专机将张立义接往北京解放军空军总医院(今空军特色医学中心)治疗,保住了张立义濒于坏死的双脚与挫伤的脊椎,接着将张立义软禁在空军招待所。

尽管外出时得有解放军士兵或中共干部陪同,但张立义的待遇比一般大陆人民好上许多,如解放军士兵当时每日伙食费为0.45元人民币(约当时0.18美元)、干部为0.6元(约0.24美元),张立义竟能享有1元(约0.406美元)。且中共虽总给张立义《人民日报》、《北京日报》、《毛泽东选集》等读物,但从不要求张立义得接受或上课“改造”,至多仅是干部到访时向其口头做做“思想工作”。另外,当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张立义还被刻意保护在招待所内,以免遭红卫兵批斗。张立义甚至因为没得参与向毛泽东像“早请示、晚汇报”的风潮而感到遭“边缘化”,于是自动加入招待所员工的“学习”行列,只求“和他们在一起打发时间”。

等红卫兵的风波渐息后,1970年3月,张立义忽然接到通知,解放军宣布其已“悔过”并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此释放,并派回南京马前村充当人民公社社员。张立义虽因无法返台见到爱妻感到无奈,但随即因重逢阔别27年的老母亲激动对泣。母子相逢的当晚,张立义母亲还特地做了红烧鸭,张立义回忆道:“这是我幼少时最喜欢吃的家乡菜,母亲还没有忘。27年前,在重庆离开母亲到空军幼校去报到的那一天,她为我烧的,也是我终身难忘的,就是红烧鸭”。就这样,母子重续因战乱被迫中断的天伦之乐。且更幸运的是,南京马前村村民虽知道张立义是“蒋帮”飞行员,但仍细心呵护这位归乡的游子,张立义称:“(村民)以为我以前过的一定是美式生活,很担心我在农村过不惯,甚至怕我不会拿筷子而商量要如何为我准备刀叉等餐具,从此可见当时乡亲们对待我是怎么样的心态”。

中共曾展示击落的多架台军U2侦察机残骸(图源:Reedit网站)

1975年6月,张立义被解放军空军总部调至南京钢套厂工作,结束农村的劳动改造教育。1981年2月,张立义又被转至南京航空学院实习工厂,担任教学组副组长,不久后还因表现优异而升任工程师,待遇大幅提升。紧接着1982年8月,《人民日报》忽然报道张立义与另名遭俘的U-2飞行员叶常棣尚在人世的消息,中共批准张立义与叶常棣可经香港返台,并提供他们在香港居留期间的生活费。张立义乐观地心想:“中华民国当今的总统已经是蒋经国先生……蒋经国先生是中美U2联合计划中的我方最高权威执行长……假若我们的申请书只要能上达到他的手上,要回台湾,一定不会有问题”。

想不到正是这名敬爱的老长官,阻止张立义与叶常棣返台,甚至连拒绝的理由也不给,令张、叶灰心不已。最后在已转任华航机长的前“黑猫中队”队长杨世驹的奔走下,才联系上曾主管U-2计划的美方人员,最后由美国中情局暗中将两人带往美国生活,并给予优厚的生活费与职业教育。这种冷暖对比令张立义十分感慨,尤其当1990年台湾早已开放赴大陆探亲之时,张立义与叶常棣却仍滞留在美国,张立义因此忍不住向来访的《联合报》记者翁台生抱怨道“海峡两岸几十万人来来往往,为何独拒我们于门外?”最后因翁台生摘译英国作家包柯克(Chris Pocock)的著作《蛟龙夫人──U2间谍飞机的历史》,将张立义等飞行员的遭遇公诸于世,这才惊动台湾社会,迫使时任台湾国防部长的郝柏村在压力下允许张立义与叶常棣返台。

历经多年颠沛,辗转于两岸与美国间的张立义已看破太多人情变化,也不再拘泥于年轻时的国共对立思想,转而全心陪伴分离多年的妻儿,并期望两岸能化解恩仇。2015年9月,张立义还受邀前往北京出席“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观礼,他激动地说“中国现在的和平发展来之不易,期盼两岸能够和平统一,两岸一家亲,有话好说好讲,不能再搞台独了”。毕竟,张立义昔日以为驾驶U2是保家卫国之举,无奈却是美国主导的同胞阋墙之争,其效忠的“国军”沦为外力使唤的工具,根本无助于结束分裂。在张立义苦难波折的人生中,亲历对日抗战、国共内战、文革、改革开放、两岸三通等重大事件,唯一还没盼到的只剩两岸统一。而今,张立义怀着这份缺憾离世,不能不说是岁月的残酷,但也凸显唯有保持家国的完整、结束政党意识形态对立,才能避免更多张立义的悲剧发生,这实在是两岸人民刻不容缓的历史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