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排华潮的最初元凶:美国与蒋介石介入内战

撰写:
撰写:

过去网络上曾流传一个段子,叙述蒋介石于1970年闻知印尼排华时,如何“慷慨激昂”地安排孙立人、黎玉玺等将领筹划突袭,接着派遣军舰和海军陆战队闯入印尼雅加达的“中华民国驻印尼大使馆”与暴徒激战,最后成功撤离数百名华侨与使馆人员。事成之后,蒋介石论功行赏,参战人员纷纷升官获勋,台湾大军勇武之名,一时远扬海外……。

尽管这故事的情节荒诞不经,比如印尼早在1950年就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967年又因破坏中国大陆使馆与劫持外交官导致双方断交,1970年两岸在印尼俱无正式官方代表,故所谓的“中华民国驻印尼大使馆”根本是子虚乌有。还有孙立人早在1955年就遭蒋介石软禁,又何从参与军政?至于故事里台湾派出的丹阳、章江、剑门等军舰,不是早已退役,就是于1965年“八六海战”时遭解放军击沉,根本不可能在1970年出现。但该段子仍历久不衰,并引起大陆“国粉”的喝采。渠等丝毫不知,历史的真相十分残酷,蒋介石不仅没有在印尼排华时施予过任何援手,反而还与美国一道加入印尼内战,促使印尼政府在平叛后以此为借口,掀起一波波的疯狂排华风潮,令众多无辜华侨受害冤死。

印尼的排华情结早在荷兰殖民时代就已种下,肇因于荷兰人的分化。当印尼独立后,内部纷杂的族群和语言、贫富差距、地域摩擦,以及冷战塑造的美苏对立阵势,都使印尼不时采取忽而亲美、忽而亲苏的摇摆策略,并将矛头转移至华人与共产党身上以巩固权威。例如1950年印尼虽同意与北京建交,但在同年7月竟拒绝16名拟建使馆的中方人员入境,迫使他们在海上勾留了半个月后不得不黯然返国。接着在8月印尼又未按照外交惯例迎接中国大使王任叔到任,且迟至1953年10月才派出首任驻华大使。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印尼又追随美国对华实施禁运,同时对内清剿左翼与共产势力,逮捕亲共的华文报刊《生活报》主笔王纪元、社长黄周规、《生活周报》主编郑楚耘等人,显示对华态度的两面性。

印尼总统苏加诺因倾向共产党而引发美国与台湾不满(图源:AFP)

这种两面性也凸显在印尼的两岸政策上,印尼虽同台湾政府断交,关闭“中华民国”的各处领事馆,但仍允许国民党党部运营。印尼总理哈达(Mohammad Hatta,1902-1980年)甚至在1950年对国会秘密报告外交走向时,主张让台湾脱离中国独立。加上1949年时,国民党在印尼的党员犹高达41,584人,冠居海外之首,又掌握《自由报》、《天声日报》、《中华商报》等媒体,不时攻讦亲共华人,甚至想唆使印尼政府压制渠等。如国民党泗水党支部三民主义青年团团长、《商报》主笔辛卓基就曾沿街纪录悬挂五星旗的门户,意图鼓动印尼政府迫其降下;黄周规在庆祝印尼独立成功时,于报社升上印尼国旗与五星旗,也遭国民党员联合印尼军警施压,但被黄与其他华人拒绝。华侨内部的这种分裂,不仅造成未能团结抵御印尼迫害的窘境,还让印尼政府有借口称其影响内政、以此渗透与打压华侨,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对印尼的这种两面手法,中国大陆采取容忍态度,台湾与美国则是不满其反共不够彻底、又拒绝加入《东南亚公约组织》(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而印尼也颇不悦美国不愿一块儿向荷兰施压交出西伊里安(Irian,新几内亚岛西部),以及美国替荷兰催讨印尼所积欠债务,故与苏联和第三世界国家走得更近。1953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1888-1959年)说道:“保持一个统一的印尼是十分危险的,它最终的结果就是导致共产主义占统治地位,共产党中国是个例子”。因此,美国与台湾都处心积虑推翻印尼总统苏加诺(Sukarno,1901-1970年),或扶持其他外岛反共势力,以符合自身的战略利益。

1954年9月,印尼政府挫败美国支持的政变阴谋,其中竟有国民党员章勋义、领事朱昌东等人共谋举事,印尼遂将之下狱。台湾立法院一面集会讨会如何营救,一面向印尼国会抗议。最后章勋义、朱昌东等人遭印尼驱逐出境,台湾则以“反共斗士”之名欢迎他们并呼吁“民主世界谴责印尼政府”,丝毫不提自身偕同美国如何干涉印尼内政,同时和美国加紧颠覆苏加诺政府的脚步。1954年,美国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1890-1969年)政府提出可使用包含武力在内的秘密或公开手段、防止印尼若入共党控制的方针。1955年万隆会议召开后,艾森豪威尔政府又制定NSC5518号文件,决议对印尼实施“隐蔽行动”(即暗中以军事或情报手法干预他国),台湾也被印尼三宝垄(Semarang)报刊《自由之声》曝光试图行贿推翻苏加诺的丑事,这都给印尼的反美与反华民意累积了动力。

促使印尼反华的导火线,终在1956年12月苏门答腊、苏拉威西等外岛的叛乱上被点燃。由于不满苏加诺倾向共产党、爪哇人占据大部分国家资源的政策,侯赛因(Achmad Hussein,1925-1998年)、苏穆阿尔(Ventje Sumual,1923-2010年)等军官相继宣布脱离中央,美国见猎心喜,遂由驻扎在棉兰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负责秘密运送武器与资金支持之。原本CIA在印尼叛军高层在新加坡会面合作,但因新加坡当时缺乏空运载具,且地狭不利掩盖消息,于是CIA改至台湾接头,彼处的民航空运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 Inc.)名义上虽属台湾,实为CIA把持,颇适合支持美国的秘密行动。而蒋介石也积极配合,于1958年公开宣示“印尼之中立不过投机取巧,将来必为共产党所颠覆或瓦解”,与美国一道介入印尼内战。

根据美国CIA与蒋经国拟定的计划,台湾将以民航空运、复兴航空的机队空投补给印尼叛军,CIA台北站站长克莱恩(Ray Steiner Cline,1918-1996年)还动用美国空军15架B-26轰炸机,在去除标记后交由台湾与美国人员驾驶,前往轰炸印尼政府军。蒋介石甚至命曾担任自身座机驾驶、时任台空军总部情报署署长的衣复恩亲自驾机参战。不过虽然目标是印尼政府军,但台湾与美国仍在过程中滥炸超市、教堂、民船,伤及不少平民。除此之外,满心想要反攻大陆的蒋介石,甚至进一步于1958年3月计划派遣志愿军直接介入,打算登陆苏拉威西或苏门答腊,但立刻遭美国劝阻。毕竟对美国而言,其只想扶植一个东南亚的反共政权,并不想因蒋介石而卷入与中国大陆的又一场大战。

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与蒋介石(左二)共谋出兵颠覆印尼苏加诺政府(图源:World War II Database网站)

虽然无从直接派兵,但蒋介石仍向印尼叛军提供为数可观的武器,光是1958年2月至4月间,就由海空军运送14门七五无后座力炮、28门八一迫击炮、20挺七九式重机枪、1,204把四五冲锋枪、2,480支卡宾枪、1万1百枚手榴弹等足够装备7个营的军火,紧接着在同年6月,台湾又增运3个营的武器。苏穆阿尔甚至还飞往台北,与杜勒斯和台湾官员秘密开会。而印尼政府也知悉台湾与美国参与内乱,其一面向中国大陆寻求贷款和价值高达2,000万美元的武器援助,一面指责台湾空运军火的行径。最后,1958年5月18日,CIA所雇的美籍飞行员波普(Allen Pope)遭印尼击落,其对美国、台湾和菲律宾介入的事实供认不讳,遂令印尼顿时有了真凭实据向美国抗议,印尼人民也发起浩大的示威怒斥美国与台湾。而在此前一直声称中立的美国眼见事迹败露,立刻抛下叛军于不顾,赶紧解除对苏加诺政府的部分禁运,并赠送一批米粮讨好,以避免和印尼全面决裂。只有台湾仍持续空投叛军残部,甚至派机收容,令印尼政府大为光火。

当乱事尚未结束时,印尼已开始借机制定一连串排华政策。先是1957年关闭大部分华侨中小学,并把余下不少华校改制为印尼国民学校,还有勒令外侨缴纳人头税。接着印尼以台湾支持叛乱为由,于1958年下令禁止华侨纪念三•二九青年节、解散与国民党有渊源的中国童子军、境内18家中文报刊全数停刊,还有逮捕亲台湾的中华总会、中华商会等组织的华侨领袖。印尼军方另要求“所有1950年仍未脱党的中国国民党党员,和去过台湾的侨民侨生,以及反共侨团的理监事和全体会员,限期都要前往军部登记”,同时取缔所有国民党党部。表面上看,这些举措仅针对亲台华侨,但实际上所有华侨无一幸免,不少侨社、银行、商家都被印尼军方趁机接管。1959年4月,印尼商业部又宣告所有外侨零售业与小商店只能营业至同年12月31日,苏加诺又在11月重申该令。而当时印尼的外商总数为114,875家,华商为109,466家、占外商的95%,故该严苛的排华法令不啻是对华侨的致命一击!印尼甚至还动用军队逼迁华侨,造成大量的伤亡,也迫令不少华侨逃回中国。

印尼排华可说是内部经济与民族矛盾、以及外部势力干涉所引发的残暴举动,尤其在美国与台湾刻意的介入下,导致全体华侨成了代罪羔羊。可叹的是,彼时台湾政府只图反共而不思华侨下场,部分亲台侨领甚至在1967年中国大陆使馆遭印尼暴徒捣毁时大为称快,全然不顾念同胞之情,以及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大陆则因经历大跃进和中印战争的困局,无力、也没有意愿为华侨待遇同印尼对抗,只能有限地接济归侨,遂令印尼华侨得在两岸对峙、求助无门的局势下忍受一次次的暴力迫害,承担国共内战的苦果。因此,不知情的网民炮制蒋介石出兵护侨的故事,不仅表现出对历史的无知、令华侨受难者受到二次伤害,更是对真凶与帝国主义的粉饰。而这也提醒世人冰冷的现实:若无强大的母国为奥援,华侨在海外终归是任凭欺凌的漂萍,只有结束对立、致力建设,中国人民与海外华侨才能不再遭逢被清算的厄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