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八佰》之外

撰写:
撰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北宋宰相吕蒙正用来描述命运无法预料的古语,某种程度上亦可用来形容今日中国文艺作品的命运。原定于6月15日,在中国上海国际电影节作为开幕影片放映的《八佰》忽然被取消放映,出品方给出的理由是引发一片争议的"技术原因"。

考虑到近期一批左派人士轮番严厉攻击电影《八佰》,相当多的分析者认为此"技术原因"或许是外部压力。这是中国文艺创作者经常要面对的问题和挑战,不少文艺作品都在外部压力或者监管部门的审查机制下,轻则改头换面、一再删改,重则胎死腹中,失去与大众见面机会。

《八佰》暂时取消放映,上映日期未知,图为电影主创人员(图源:VCG)

突遭噩运的不只有《八佰》

由中国内地著名中生代导演管虎执导的《八佰》,讲述的是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史称"八百壮士"的国民政府士兵固守上海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与侵华日军英勇战斗的故事。一言以蔽之,电影表现的是国民党的抗战,不是共产党的抗战,这似乎遇到了"政治正确"的问题。

6月9日,立场偏"左"的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专门针对《八佰》,在北京举办了一场电影创作倾向问题学术研讨会。发言者包括《文艺报》原主编郑伯农、中国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原部长姚有志少将、解放军原总参谋部宣传部领导王立华大校、著名毛左人士司马南、空军原中校郭松民、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胡澄等。他们比较一致地严厉抨击了电影《八佰》。

与会者认为,在新片《八佰》中,如此展现青天白日旗,不管影片基于怎样具体的历史背景,都是令人感到惊诧的。还有人指出,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时刻,文艺工作者应该以清醒的历史感和强烈的责任感,去满腔热情地揭示五星红旗承载的深刻历史内容,而不应该宣染国民党青天白日旗的"庄严"和"神圣","如果我们那样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严重亵渎"。所以,参会者一致认为,在中共建国70年之际,普遍放映《八佰》,是"很不适宜的"。面对这些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批评,原定于6月15日在电影节放映的《八佰》忽然以"技术原因"被取消,引来舆论各种揣测。接着6月25日,电影片方宣布:《八佰》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暂别暑期档。

可以肯定的是,《八佰》突然取消放映,已经造成影响,它不仅打击了电影创作者的积极性,也让观察者疑虑中国的文艺创作环境是否偏离了中共决策层多次强调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作为反映国民党抗战的电影,《八佰》受到的"待遇"具有某种指标意义,它有可能成为外界考察评价中共文艺政策的标志性影片。

上世纪80年代拍摄,反映国民党抗战的电影《血战台儿庄》曾经为中共赢得无数赞誉,也表明改革开放后的文艺政策开始摆脱意识形态干扰,进入更开放的创作时代。当时有高层官员对该片导演杨光远说,"谢谢你拍了这部好影片,你这部电影抵我们好多年统战工作。我一定要把这部片子送到台湾去。"有研究者称,这部电影间接推动了蒋经国开放台胞回大陆探亲。

正是有了这样的历史对比,一些人对于《八佰》的遭遇感到惊诧,疑虑当前文艺环境是否趋紧。同样,这也十分不利于中共对台湾、港澳和海外华人,更有效的开展统战工作。当然,这样说并非为《八佰》辩护,事实上,正如有研究者称,《八佰》预告片里的战斗场景存在不符合历史事实之处,甚至有片面夸张和拔高之嫌,对于当时国民党和蒋介石决策失误的反思不足,但《八佰》描述的"八百壮士"的英雄事迹,的确是"中华民族神圣抗战中极为重要的一页","这是毫无疑问的"。既然如此,对于电影不足之处,大可正常反驳和批评,但一些上纲上线式大批判,甚至认为不适宜普遍放映,则未免过于狭隘与意识形态化。

其实,近年来像《八佰》这样突然遭遇意外的情况,并非个例。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曾国祥导演的《少年的你》,祖峰导演的《六欲天》,也曾因备受争议的"技术原因"退出国际电影节。前一段时间,禁播古装片也一度引起市场和舆论风波。今年初,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刊出的文章《宫斗文化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就曾以扣帽子的口吻,详细列明《甄嬛传》、《芈月传》、《步步惊心》、《延禧攻略》和《如懿传》等宫斗剧五大"罪状",间接造成风靡两岸三地的《延禧攻略》、《如懿传》两套宫斗剧被即时停播或临时撤换。再之后,《明报》等媒体均有报道传言称,中国广播电视总局下达"限古令"。原本在6月初开播,深受观众期待的《九州缥缈录》同样在临近播出前的20分钟突然被撤档。

文艺创作环境收紧,不利于中国提升自己的文化软实力(图源:@电影《八佰》官方微博)

文艺作品需要包容和开放的环境

从《八佰》到《九州缥缈录》,不论是因为左派人士的讨伐压力而遭遇意外,还是由于监管部门的"限古令"而被限制,皆说明今日中国在文艺创作方面,还缺乏足够包容和开放的环境,还是不够自信。而这显然不利于文艺发展,更难以构建与国家崛起相匹配和适应的文化软实力。

要知道,文艺创作是有规律可循的。五千年的中国文明历史已然反复表明,当社会环境相对开放和包容时,中国的文化发展就会出现繁荣景象,如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唐朝的文化兴盛;相反在文艺创作被过于严厉限制的时代,中国的文化创作就会因为陷入万马齐喑而慢慢枯竭。

对于文艺发展,必要的监管和积极引导是需要的,社会底线和基本道德准则同样应该得到遵守,但除此之外,国家确实应该设法为文艺发展创造开放包容的环境,明白创作自由是文化繁荣的最佳土壤。为什么1980年代中国一度出现文化繁荣的景象、《血战台儿庄》能在1986年上映?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提供了比较开放的文艺环境。

《血战台儿庄》这部电影,第一次正面的反映了国民党的抗战,当时由中共统战部、中宣部、文化部、电影局等部门审片时,没有对电影做任何删改。虽然审片会上有人说,整个影片都是国民党的党旗、军旗,怎么没有一面红旗?对此,后来中共元老杨尚昆反驳了一句话,"这是国民党的抗战,能出现红旗吗?"事后谈起《血战台儿庄》的成功,导演和编剧提到了离不开"实事求是"、"思想解放"。

实事求是、思想解放,点出了问题的实质。1980年代的实事求是、思想解放造就了那时的文化繁荣,同样,今天中国要迎来更大的文化繁荣,也需要保持新时代的实事求是、思想解放。

习近平说过:"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了实现文化的繁荣兴盛,为了构建文化软实力,中国亟需在坚持底线的基础上,给创作者提供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发挥空间,尤其是监管部门要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效落实到文艺领域。否则,如果这个不能播,那个不能映,将创作者的思维局限在无数小格子里,文艺怎么可能繁荣兴盛?文化软实力怎么可能提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