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香港与大陆的民主困境

撰写:
撰写:

多少受香港游行的影响,守护台湾民主,成了一些台湾人近来游行示威的主调,好像台湾民主将要面临一场末日灾难。但灾难在哪里?蔡英文总统无视台湾民众的公投,将公投通过的议题弃之不理,这是不是民主的灾难?一些人发动反“特定媒体”的示威游行,公然对抗新闻自由的民主原则,打着民主的旗号“反民主”,这是不是民主的灾难?

从自由民主的原则理念看,答案显而易见;但从台湾政治运转的现实看,一些人似乎又有不同的回答。显然,政治理念是一回事,客观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标准,真正坚持原则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原则永远向现实利益低头,这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一样,只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西方人原则理念强一些,他们常常将政治正确挂在嘴边,所以不会“光明正大”的反对自由民主理念,但背地里并不妨碍有些人滥用权力,赤裸裸的歧视特定人群,打击捍卫、运用自由民主理念的人。如在美华人教授被离职,逮捕阿桑奇(Julian Assange)等。

两岸三地相互影响,不可分割(图源:中央社)

而在台湾,大家的民主理念或许没有那么具有原则性,所以一些人可以举行所谓的民主游行来反对“红色媒体”(新闻自由)。红色媒体由谁来界定?绿营政客、绿色媒体,还是蓝营政客、蓝色媒体,或者是无党籍政客,白色媒体?台湾媒体有多种颜色,为什么要反对红色媒体而不反对绿色媒体?这里有一大堆问题,有待台湾民众回答。

自由民主的意涵是什么?或许是奉行多数,尊重少数;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赞成,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台湾民主从1980年代走到今天已经超过而立之年,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些基本的道理吗?从这些人打出的“反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的口号看,他们似乎确实还在做着自我打脸的工作,这也从侧面说明,台湾的民主还很不成熟。

这里所谓的“红色媒体”其实就是较支持两岸和平统一的媒体,它们旗帜鲜明地反对台独,因此受到一些“绿色专制”者的仇恨。支持台独可以,支持统一不可以,这还是号称“自由民主”的台湾吗?并且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台独是违宪的,统一是符合宪法要求的,到底谁是谁非,显而易见。

不过统一宪法在台湾只是无用的摆设,台独势力越来越专制、跋扈,令人担忧的是,台湾会不会陷入绿色恐怖?不是没有可能。为了攫取政治权力,台独人士无所不用其极,倒向美国,掀起两岸对立,打击岛内统派人士,不断散播“假新闻”加剧岛内紧张氛围,制造台湾社会反共、反陆的氛围,可谓苦心孤诣。此次所谓的反红色媒体的游行,只是绿色专制的最新进展。

随着2020大选临近,在激烈的选战氛围下,绿营有可能进一步操弄舆论,蓄意制造岛内和两岸的对立情绪,继续丑化大陆和中共,将大陆塑造成反民主、打压民主的敌人,最终完成收割选票的目的。民主解决台湾内部和两岸之间的问题了吗?它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在制造问题?

与台湾一样,香港也遇到民主困境。前一段时间爆发的“反送中”大游行,表面是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其实质还是反对大陆的权力深入香港,并争取香港获得台湾式的全面民主。必须承认,很多香港人与很多台湾人一样,对西式民主深信不疑,好像它是灵丹妙药,可以点石成金,逢凶化吉。以为只要民主化了(现在已实现部分民主),香港的各类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民主有那么灵验吗?真的应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以台湾民主为参考,如果香港完全实现民主化,不难想见,因为同样的政治问题,港独问题,再加上香港贫富分化十分严重,香港各政治派系的斗争很可能十分激烈,甚至会超过台湾。忙于政治扯皮,港府还有精力解决住房、经济发展等民生问题吗?还是大大的问号。

香港需要民主,但也要反思民主能解决香港的问题吗(图源:VCG)

现在香港所谓的民主派好像不考虑这些问题,他们的眼里只有民主、民主……原本香港民主可以有自己的探索,既要效率又兼顾公平,既有民主又拒绝民粹,但看香港民众的反应,这种探索有可能无法执行,他们好像也不想做任何的探索,只想从西方拿来一种现成的模式直接用。不知这是香港之福还是香港之祸?

面对台湾、香港的民主问题,大陆确实遭遇严峻挑战。不得不承认,西方文化的软实力仍然超级强大,两岸三地的中国人都无法逃离西方文化的规范,只能在自由、民主的框架内努力挣扎。并且在可见的未来,这种状况无疑还要长时间的持续下去。

民主或许是两岸三地的魔咒,台湾护民主,香港要民主,大陆既要应对港台的民主也要考虑自身的民主问题,这恐怕是无法逃避的难题。中国要最终完成统一,走向新的复兴,这个难题必须解决。出路在哪里?港台恐怕无力实现文化自觉,他们已被西方意识牢牢掌控,主动权掌握在大陆手里。

对于台湾的民主制度,大陆已多次表明,尊重台湾的生活方式和制度选择,即使将来两岸统一,台湾的民主体制应该还会继续运转下去。而对于香港的民主普选诉求,北京现阶段还没有放行的迹象,有限制的民主仍将主导现阶段香港社会的运行。其实,考虑到香港的历史客观环境,北京实没必要限制香港的民主普选,只要不危及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给香港人想要的民主仍是北京最佳的选择。如此不仅可以弥合陆港矛盾,也可以让香港人及早完成对自身问题的清醒认知。

至于大陆,其自身面临的民主问题或许比港台还要棘手,因为大陆不想模仿西方的民主体制,而期待建立适合自己的民主新模式。新模式不是那么容易建立,它将接受更严格的实践和舆论检验,所以大陆面临的挑战更多,任务更加艰巨。只有事实证明,大陆的民主新模式优于西方的民主模式,人民可以获得更多的自由和财富,才能说这种新模式真正确立。

可以想见,民主新模式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大陆的探索还只是刚刚开始。未来大陆的民主与港台的民主如何对接,毫无疑问,在探索的过程中,大陆与台湾、香港之间还将发生很多摩擦和碰撞,对两岸三地来说,这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但无论如何,民主这道坎,两岸三地都必须努力迈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