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自我意识的萌芽 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女子教育

撰寫:
撰寫:

现代人普遍对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印像,多半认为她们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应是具有深厚教养,还是“已解放"的妇女。但实际上这些印像,往往是透过文学、绘画所构筑,而且只反映当时上层社会部分妇女的样貌,更不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全貌。

图为2018年在广州举办“文艺复兴2018——意大利沉浸式多媒体艺术展”,背景是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所画的《抱银貂的女子》与《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成为今日对当时妇女的第一印象(图源:VCG)

印刷术与世俗教育的兴起

文学绘画导致普遍大众对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妇女有着刻板印象,不过整体来说,当时的女性依然有其特殊性,而这一切要归功于印刷术与书本的普及。15世纪谷登堡(Johannes Gutenberg,1398-1468年)发明铅活字印刷术,从此改变欧洲社会,书本不再匮乏也让知识得以大范围传播。印刷术除了改变欧洲社会外,对文艺复兴时期妇女的地位也有所提升。

在知识逐渐普及、商业复苏等一连串的转变下,让女性教育的产生提供了一定的条件。首先是世俗学校教育逐渐兴起,意大利中、北部的城镇与乡村,在商业经济发展的影响下,人们开始有为了未来方便从事经商贸易,孩子需要接受教育的观念。而在古典文化复兴,还有人文主义者提倡的个人经验,要求全方面发展的教育理念下,让学校不再只教授宗教与神学,也开始招收中产阶级出身的学生。

在这样的风气下,一些城市开始创办了公立学校,这些由政府成立的学校主要是吸纳中产阶级子女,让他们接受教育,根据《佛罗伦萨编年史》(Historiae Florentini Populi)作者史家乔万尼.维拉尼(Giovanni Villani,1280-1348年)的记载,1338年在佛罗伦萨90,000人口中,大约有8,000到10,000名男女童正在上学,虽然没有女学童的具体数字,但代表这时期女性也是有受教育的机会。

另外据《文明的进程》(The Civilizing Process)作者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1897-1990年)的研究,自15世纪的城市社会发展以来,人们逐渐重视自身的行为方式,认为自身的行为与自己的社会地位有很大的关系,且比过去更加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因此依附在家族与男性家父长下的女性,她们的一言一行也成为当时社会的重点规范对象,同时书商也为女性出版有关行为规范的书籍。

支持女性接受教育的人文主义者

从这些以女性为读者群的书籍中,可以看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对于女性的要求普遍为:自律、顺从、谦逊与沉默,并认为这些是妇女应该要有的良好美德。因为妇女的言行影响到家族荣誉,当时不少人文主义者主张女性应该要接受一定的教育。像是16世纪的威尼斯方言作家Lodovico Dolce(1508-1568年),曾列举不少古代有接受过教育的妇女,并指出女性应阅读具有良好教规且用方言写成的“圣贤之书"。

人文主义学者列昂纳多.布鲁尼(Leonardo Bruni ,1370-1444年)也认为,女性应学习语法、修辞、诗歌、历史、伦理,还有古典与基督教学者们的著作,让自己成为具有美德的人。这些讨论也为女子教育的发展,创造了发展空间。

另外,相较于轻忽儿童安危与教育的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人在孩童日常生活中的照顾、教养等方面都有所提高,特别是佛罗伦萨与威尼斯的中产阶级,由于他们相当重视家族,因此也非常重视下一代的养育。又因为教养孩子的任务通常都落在母亲身上,在给予孩子良好的物质条件的同时,也会看重母亲的学识与涵养。为了让女性在未来能够成为良好的母亲,并可以协助子女的教育,那么女性就有受教育的必要了。佛罗伦萨书商同时也是传记作者的韦斯帕夏诺·达·比斯蒂奇(Vespasiano da Bisticci,1421-1498年)认为,一位具有学识的女性才是母亲最好的典范,因为“她可以给予子女优秀的教育"。

当然社会上仍有女性不该受教育的论调,无论是支持或反对,这些正反论点依然还是从约束女性的角度出发。即便是支持女性读书的人文主义者,也没有摆脱过去传统性别观念的束缚,他们只是从更功能性的“实用"角度切入,应培养女性作为妻子和母亲的责任,所以女性也有读书学习的必要,与男性受教育相比是截然不同的。像前述的Lodovico Dolce,虽然支持女性受教育,但主张女性没有必要和男性一样学习那么多科目,这是因为女性只需要掌管家庭与孩子,不像男性是为了担任社会公职。这点看出,由于将女性划分为从属于家庭的角色,也影响了她们是否该受教育以及要接受哪种教育。

女子教育种下女性自我意识的种子

在当时社会条件下,大部分平民只能完成小学与中学教育。而有条件能够上学读书的女孩也只是有机会进入小学,对女孩来说,读完小学通常意味着教育阶段基本宣告结束。她们大约5到7岁入学,在2到4年内学习语法和算数。学校教师通常都是男性,不过根据文献在一些小学或是中学里仍有少数的女性教师。这些女教师常以家庭教师或学校创办者的身分,为女孩提供教育。

除了学校教育,一些社会上层或中产阶级的女性可以透过两种方式来获得高等教育,一是跟随兄弟一同学习,二是透过父亲、家庭教师或是修道院,来学习文化教育。很多富贵家庭并不是让女儿去修道院修道,而是看中修道院丰富的教育资源,可以让她们在这里学习礼仪、方言阅读、写作,达到良好的教育水平。

而这些受到良好教育的妇女,有些也开始逐渐跳出当时人们要求女性必须沉默、顺从的形象,为女性发声、辩护,像是被誉为首为女性人文主义者Isotta Nogarola(1418–1466年) ,对当时社会的主流观点“夏娃比亚当的罪孽更深重"进行反驳,虽然她承认女性在天性上较软弱而禁不起诱惑,但这是女性自身第一次针对传统宗教观点进行辩驳。尽管她们还不能跳脱出传统父权社会的框架与传统性别观念,但是我们终于可以看到些许文艺复兴时期女性对自身的描写,而这些也都为近代妇女运动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