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会】重申中日四文件原则 习近平访日亦巩固台海

撰写:
撰写:

近日中日两国首脑于日本大阪G20峰会上见面,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邀请,习近平也允诺将于明(2020)年春天正式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显见双方已极力修补睽违近七八年以来,中日两国政府“相敬如冰”的紧张关系。在《人民日报》对此事的报道中提到,习与安倍达成十点共识,其中第二点为:“两国领导人重申,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所谓“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看似已成为历史,实则是当代中日关系的基础,同时也牵动着台湾的主权地位问题。

2019年6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阪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图源: 新华社)

中日四个政治文件里的“台湾归属”

在习近平与安倍晋三达成的十点共识里,“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指的是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中日联合宣言》,以及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在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又称《中日建交公报》)中,除了日本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日本亦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坚持“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8条(《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岛、北海道、九州岛、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他小岛之内)的立场。

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为中国大陆与日本建交47年来,两国最重要的政治基础之一,不仅影响到之后的三个政治文件,也代表二次大战后日本对台湾问题的官方正式表态。除此之外,日本于1946年公布、1947年施行的《日本国憲法》,就是依据《カイロ宣言》(开罗宣言)、《ポツダム宣言》(波茨坦公告)等重要文件所制定,并呈现在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网站的“憲法条文・重要文書”网页上。

台湾政治大学人文中心主任周惠民表示,《开罗宣言》就国际法学者来说是个正式文件,由于国际上的宣言、条约形式不一,约有200至300种之多,即使当时《开罗宣言》以新闻稿形式出现,也不损及其国际法效力。周惠民强调,《开罗宣言》后来在《波茨坦公告》中呈现,况且《波茨坦公告》也称《开罗宣言》中所述有效且必须执行。因此,倘若《开罗宣言》真如主张台独人士所说,只是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新闻公报”,如何作为日本制定战后宪法时的“重要文书”?且又何必于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再次确认其国际法效力?

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网站将《カイロ宣言》(开罗宣言)、《ポツダム宣言》(波茨坦公告)列入“憲法条文・重要文書”中(图源: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网站)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重申前述立场

中共建政后,国务院总理兼外长的周恩来于1955年参与万隆会议时,将原用于中印、中缅关系上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与和平共处)在第三世界宣传推广,并落实于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两国间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言外之意,既然中日相互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于二次大战后主权归还给中国的台湾,日本自然再也无权置喙。

到了1998年《中日联合宣言》时,除了两国重申恪守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和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所阐述的各项原则,“日方继续遵守日本在《中日联合声明》中表明的关于台湾问题的立场,重申中国只有一个。日本将继续只同台湾维持民间和地区性往来”。同样的精神也延续到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在确认前述三个文件的各项原则之外,“日方重申,继续坚持在《中日联合声明》中就台湾问题表明的立场”。

综上所述,习近平此次的日本之行,不仅是他2012年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2013年出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的首次访日,更是恢复自2008年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访问日本的举措。尽管中日当前仍有钓鱼岛、东海油气田等领土争端尚待解决,但中日两国领导人共同重申“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效力,尤其代表北京在“中美贸易战”仍处于进行式、面临巨大压力时,主动与周边邻国交好、减少敌对隐患,在台湾问题方面,一定程度上也敲打了近年日本政客与台湾独派不断营造的“台日友好”氛围。对主张台湾独立人士来说,未来继续鼓吹台独的阻力只会更加与日俱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