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朝鲜战争战俘 分隔两岸命运同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惨烈的朝鲜战争中,中国与联合国军之间为了战俘遣返问题曾边打边谈许久,中、苏坚持按照《日内瓦公约》悉数遣回,但美国却大倡“志愿遣返”,声称这才符合人道主义,但真实意图则是如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Gooderham Acheson,1893─1971年)在回忆录中所称,只是为了不把战俘送回共党国家内以造成“威慑作用”,显见美国在乎的是利用战俘达成政治目的,根本不是真心为人权设想。

因此美国与蒋介石政府决心合谋,试图将战俘们遣往台湾。首先是透过心战单位的渗透。台湾驻韩大使邵毓麟成立“中国心战指挥部”,在韩国与台湾招揽了一批略通英语或日语的人员进入美军担任心战人员或翻译官。1953年,邵毓麟还向蒋介石秘密汇报道:“我们中国大使馆都有名单,尽量和他们(指协助联军的中国人)取得联系。如果能够在连系中,加以适宜的组织工作,由组织译员进而组织中共战俘,再进而组织反共战俘,那我们在自由遣俘问题上自有掌握运用余地”。此外,蒋介石与蒋经国还另命多名党员以记者身分为掩护,共同私下策反战俘。因此尽管名义上台湾未参战,也被禁止公然接近战俘营。但在美军默许下,台湾派去的特务仍接二连三渗透进去。

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战俘被关押在韩国巨济岛战俘营的狭窄囚笼中(图源:Getty)

但对战俘去留影响最大的变因,则是反共战俘的暴力威胁。当时“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主要被分为第72联队与第86联队两个单位,除了营区外由联军看守,联军让战俘选出干部自行管理,这就为反共战俘的窜起创造有利空间。由于部分战俘是国军旧属,或是出身自被批斗的地主富农家庭,对共产党较无好感,再加上美国与台湾的暗中支持,故悄悄串连起来夺取战俘营的控制权。在威逼利诱到足够的人数之后,反共战俘先后成立中国国民党反共青年救国团、反共抗俄爱国青年同盟会、中国国民党六三支部等组织,开始清算亲共战俘,并发起游行和刺青血书运动,制造反共舆论。

坚持回乡的战俘们不甘坐以待毙,积极在营中发展地下党支部、共产主义团结会,以及自己的警备力量以抗衡反共战俘。当1951年10月9日,金甫、时占魁、曹明等战俘得知东京盟军总部给反共者们悄悄送上一面中华民国国旗、并准备于翌日庆祝“中华民国国庆”,好让美国随军记者拍照宣传时,决心趁夜先下手夺旗。尽管联军已先行下令全营戒严,但战俘们仍想方设法潜入反共者的营中偷出旗帜烧毁,结果事后遭到反共者的殴打报复。

亲共战俘不畏压力,张泽石、周铁行起草《致美军战俘管理当局书》,控诉反共战俘的恐怖统治、以及联军违反《日内瓦公约》等行径,并于营中组织游行,高举“反对美方强迫战俘背叛祖国”、“强烈抗议美方残酷迫害战俘的罪行”等中英文标语。1952年4月8日,战俘们还坚持升上自行缝制的五星红旗,结果联军开枪威吓,吴孝忠、任贵全、孙长青等三人均遭射伤。为了抵制联军刻意将战俘给分配到反共者掌控的第72联队,亲共战俘们还发起绝食运动,战俘丁先文甚至在医院割颈自杀以示不屈,可谓相当惨烈。

双方的斗争十分可怕,根据学者马国正做的访谈,战俘刘通和曾回忆“战俘营内那个时间谁拳头大、人多,就占上风”,揭露当时的暴戾氛围。另名战俘杨质盛则介绍反共干部的残酷:“我们这个反共的联队……当干部的人,总是反共特别积极,甚至可说杀人不眨眼。有这种气概的人,才能当干部,管得很紧,打打杀杀……还组织了警备队,有几十个人是打手,报复打你,一不对就拉出来打打杀杀”。身为反共者的萧力行也坦称:“那些被打死的人,支解以后,放到汽油桶做成的粪桶,跟着粪便抬出战俘营,连着一起被倒到海里去”。企图反抗的姜瑞溥则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其多年后苦涩地回忆称,当他冲向分隔营区的铁丝网时,巴不得上面有通电,好让自己“杀身成仁”。

而当1952年美军开始甄别反共与亲共战俘时,双方阵营更爆发大规模冲突,不少坚持返乡的战俘惨遭杀害,但美军仍放任腥风血雨继续蔓延,这令存活的战俘们害怕不已,认为“志愿遣返”根本只是谎言。虽然1952年5月7日,亲共的华籍与朝鲜籍战俘趁机绑架美军指挥官杜德(Francis Townsend Dodd,1899─1973年),要求他制止战俘营中的非法暴行与血腥甄别,并迫使他发表认罪声明。但杜德一遭释放,联军立刻以机枪、坦克、火焰喷射器残酷杀害战俘们。于是最后有多达14,715名战俘被送往台湾,成了投奔“自由中国”的“反共义士”。而扣除因伤病先行返回大陆的千余名战俘,最后逃离联军的胁迫成功归乡的战俘仅有6千余人。但悲哀的是,分奔两岸的战俘们起初都受到盛大欢迎,台湾甚至将战俘被释放的1月23日订为“一二三自由日”,但战俘们很快就因当局的政治考虑而遭猜忌甚至整肃。

首先是前往台湾的战俘们,国民党政府表面宣称他们可恢复平民身分,但实际上全都充军以补充兵源。加上许多战俘缺乏一技之长,因此也只能继续“志愿”参军。另外,根据战俘王易生、张秀实的回忆,战俘因志愿军出身常受到监视,也没法升迁为军官,最后也只能黯然提前退伍。但退伍后的老兵们也很难适应台湾社会,境遇较优者不是加入荣工队参与建设曾文水库、台中港等工程,就是混迹底层社会。加上国民党政府后期改褒扬与宣传驾驶战机奔台的解放军战士,认为他们的政治光环与战略价值更高,因此原本备受瞩目的“反共义士”顿时被国民党与台湾社会给遗忘。直至台湾在1987年开放两岸探亲后,仍在世的战俘们请求台湾政府出资去除身上的“反共抗俄”、“杀朱拔毛”等刺青,这才重新令台湾社会想起渠等的存在。

抵达台湾的志愿军战俘受到群众欢迎,但很快就遭社会遗忘(图源:VCG)

至于返回大陆的战俘们,大陆起初发布《告被俘人员书》,安慰曾被迫参与反共或刺字的战俘道“回到祖国后一律不咎既往”,但旋即改变方针,于辽宁昌图(今辽宁省昌图县)设置归国人员管理处“教育”渠等,开始要求战俘们写材料坦承“错误”,接着在1954年宣布依据右倾或失节行为轻重、给予开除党籍、军籍的惩处,造成绝大多数战俘的党籍都遭剥夺。如曾被迫为美军翻译、但坚持返乡的张泽石接到开除党籍的处分时,心里不由得吶喊:“怎么能这么对待我,我对党是问心无愧的呀!”当反右运动与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这帮归俘们又成遭斗争的对象,形象与其他“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可谓天差地远。直到1980年,文革动乱结束、大批归俘们不停写信要求平反,才令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问题的复查处理意见》,恢复渠等应享有的待遇和荣誉。

除了分奔两岸之外,还有一小批战俘的命运更加凄惨,即遭美国暗中吸收的情报人员。由于美国刻意销毁资料或伪称渠等死亡,因此无法确知他们的真确人数,只能知悉渠等被送往韩国小岛或日本受训后,便被秘密派往朝鲜或中国大陆从事敌后工作,若有不从者会遭美军殴打或恐吓,最后这批人员几乎全遭识破逮捕,极少数人脱身前往台湾。而更可悲的是,美国亦毫不在乎战俘的情报价值与牺牲。毕竟对美国而言,战俘不过是用来打击共产党的人质;而对台湾来说,也只是一个宣传“中共暴政”不得人心的工具。至于在当时的中共看来,这是一帮没死战尽节、甚至已遭帝国主义“污染”的可耻分子。因此无论哪一方,都没真正在乎过战俘们的心声,令他们在时代氛围与意识形态对立的残酷岁月里,在两岸均受到不公的待遇,直到近世才为人所重新评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