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三峡疑云

撰写:
撰写:

让三峡进入风暴眼的不仅仅是它的可行性争议,还在于工程质量(图源:VCG)

“三峡工程的兴建和取得的成绩与经验,应归功于参加三峡工程设计、施工、监理和管理的全体建设者,归功于支持和关心三峡工程的全国人民以及外国朋友们。三峡工程是中国人民的杰作。我只是在三峡工程的论证、决策和实施的过程中做了自己应做的工作,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这是当年力主长江三峡项目建设的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李鹏在晚年的回忆录《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中对自己所扮演角色的评价。该回忆录在2003年出版,其时李鹏刚刚退出政坛,而其所力推的三峡工程尚未完全竣工,围绕工程建设的诸多负面争议仍未完全展开。

于长江进行水力发电项目建设,正如其所言,可谓近百年来中国人的梦想,至少早在1918年孙中山的《建国方略》中便已有端倪。自此之后,蒋介石政权在抗日战争尾声恢复统治前夕确曾有过与美国合作开发的打算,即著名的萨凡奇计划(John Lucian Savage),但终因内战爆发而搁浅。1949年中共建政,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也曾表态三峡水利项目势在必行,但经历多次会议讨论专家论证直到其离世也未能等到动工的那一天。

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各有道理,归根结底双方聚焦于两个问题:国力(包括技术、资金)是否足以承担如此重大工程项目?三峡大坝建设是否科学合理,即应不应该建?围绕这两个问题,中国学界和政界的争吵从毛泽东时期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

1980年代,时任中国电力工业部部长,分管副总理、总理的李鹏正是在此背景下力主三峡建设。1992年“两会”该工程建设议案以前所未有的低赞成率(仅67%)艰难获得通过。

事实上,在可行性论证阶段,即有不少批评声音指责某些高层强行推行如此具有争议的水电建设方案有捞取个人政治声誉之嫌。在六四事件前夕,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戴晴组织编写了一册反对意见的汇编《长江,长江, 三峡工程论争》,后流亡海外的时任《人民日报》评论员吴国光在该书前言部分称,在中国,一切问题无不带有或浓或淡的政治色彩,重大问题尤其不可能不被视为政治问题……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力,在三峡问题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中始终是一个有形无形的决定力量,完全扭曲甚至扼杀一切科学探讨与论争,画地为牢把一个拨动国人心弦的问题变成一个人人宁愿三缄其口的禁区。

也正是如此,当三峡大坝得到高层一再背书、板上钉钉,不容质疑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十几年前坝顶的80多条裂纹不容置疑,今年7月初外界利用Google地图得出坝体变形扭曲甚至有垮塌风险的传言更不容存在。于是,先是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将传言的结果归咎于地图技术问题,直到将近一周之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才承认三峡大坝存在坝基移位问题,但也仅限于此,“坝体变形处于弹性状态”。

的确,每个人不可能都是水利专家,不可能对三峡水利工程的建设和运营数据了然于胸;但是每个人仍然有怀疑的权利,有索取真相的权利。

事实上,从技术层面看,三峡工程从构想到1993年正式开工,前后跨越数十年,期间不可谓未经充分的科学论证,决策层不可谓不谨慎。为了积累前期经验教训,中国政治甚至先期建设了葛洲坝水利枢纽。所以说,在项目的可行性上,三峡建设项目未必只是政治化的“好大喜功”。

只是,令人无法容忍或者挑战人们心理承受力的是后续工程项目中的贪腐行为。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李鹏退出政坛后的第二年,中国官方宣布查处贪污资金已有4,000多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大部分都是挪用或者侵占移民款。2007年6月底,中国审计署公布了三峡工程审计结果,因结算管理和合同管理不够严格增加建设成本4.88亿元。

更大的争议发生在2014年3月下旬。当时,参与三峡建设项目多年的三峡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与总经理陈飞在中央巡视后罕见被同时免职,引起舆论哗然,甚至有风传不排除大老虎、“老老虎”落马。此后,虽然二人纷纷平安落地,如今分任湖北、湖南副省长,但其中的工程利害关系却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事实上,当时中央巡视组反馈,三峡集团存在工程建设项目的招投标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问题。此外,三峡集团在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不规范不透明,选人用人决策问题非常突出。彼时,中国媒体引述三峡内部人士的话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2015年中国审计署再度对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地下电站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发布审计结果公告称自1992年长江三峡工程开工建设以来 21次组织对长江三峡枢纽工程建设情况,最近一次共发现三个问题,一是在竣工财务决算草案编制方面,审计发现虚计工程量、单价或超出合同约定多计费用,多预留尾工投资,超标准支付监理费、招标代理费、勘察设计费,多计概算外设备投资等问题;二是在工程建设管理方面,审计发现一些设备物资采购、工程施工、技术咨询服务等未依法依规招标;个别工程建设管理不严格导致增加投资等问题;三是在资产管理方面,审计发现个别闲置及退场设备物资处置不规范的问题。

所以,每每三峡陷入争议,工程质量问题本身成为挑起人们敏感神经的最后一道防线。这在当初力主该项目的水利专家张光斗检讨三峡工程质量不过关后更令人忧心忡忡背后的腐败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