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牠的声音】台湾总统与宠物 流行下的弃养问题

撰寫:
撰寫:

近年动物权益在台湾一再成为社会话题的热点。多维新闻以【听牠的声音】为题,透过一系列关于包括木栅动物园闭园、南安小熊野放、石虎保育等近期台湾动物权益事件报导来探讨动物与人的关系,并专访长期关注台湾动物权益的组织。最后再更深一个层面从东西方哲学思想去探讨动物权益的问题。

此为系列文章第二篇,透过专访中华民国动物保护协会李朝全,探讨台湾名人养宠物的流行风潮,及其后的弃养问题。

系列文章一: 【听牠的声音】动物要休假 木栅动物园33年首度休园

台湾历任总统养猫狗塑造民胞物与的形象,从李登辉的拉不拉多到蔡英文认养导盲犬,名人政治人物养狗也造成许多仿效风潮。台湾每个阶段都流行不同的宠物狗,只是流行后,一波波的弃养潮令人心碎。

李登辉与导盲犬在台培育

台湾首任民选总统李登辉是将导盲犬介绍到台湾的第一人。当初李登辉访问美国旧金山时,看到一位视障朋友牵着导盲犬,从他的座车前经过,态度从容。因此决定让导盲犬引进台湾,让台湾的视障人士也能享有这样的福利。

回台湾后,李登辉号召各界,他立刻建议相关单位投入导盲犬的训练计划,并由台湾盲人重建院来推动这项工作,他也在总统官邸培育黄金猎犬,虽然由于当时台湾缺乏训练师这些猎犬因而错失能培训成为导盲犬的时期,但这些猎犬繁殖有成,当时总统官邸最高纪录更有高达四十只黄金猎犬。

陈水扁与勇哥物语

而陈水扁则是收到台湾前行政院长游锡堃赠送的台湾土黑狗勇哥,使得养台湾土狗一度成为潮流。勇哥不只拍过画报,更曾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出版的电子报中有以其为视角的漫画“勇哥物语”,这个名字也被陈水扁在去年(2018年)开设脸书粉丝专页“新勇哥物语”针砭时事时延用。

只是陈水扁任期8年结束离开官邸后,勇哥也被送到陈水扁台南乡下的朋友加,并在2014年辞世。2015年世界畜犬联盟70多个会员国,通过将台湾土狗正名为台湾犬(Taiwan Dog)。新勇哥物语79则写下“70多个会员国代表接受我的忠诚、勇敢性格,正式通过国际认证,将台湾土狗正名为台湾犬(Taiwan Dog)。是台湾犬耶!不是什么中华台北犬,更不是所谓的中国台湾犬。”新勇哥物语成为陈水扁政治发声的管道。

此外,陈水扁亦在去年出席凯达格兰学校募款餐会时,向支持者介绍义卖勇哥的雕像,募得新台币12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金)。但对于陈水扁一连串以勇哥为名的政治举措,亦引发诸多争议。

陈水扁在脸书新勇哥物语针砭时政(图源: 脸书新勇哥物语)

马英九与马小九 蔡英文与蔡想想

1999年,在台北市政府及行政院农业委员会合办的流浪犬认养活动中,时任市长的马英九认养一只米克斯(混种)的流狼狗,取名马小九。

马小九多半由马英九夫人周美青照料,马英九曾开玩笑表示,“英不如小,人不如狗,马英九不如马小九”马小九不常随马英九出席活动,也曾因住在马家的小公寓中患有轻微忧郁症,但他开始频繁地在台湾媒体曝光,则是因为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曾在2006年9月22日批评,马英九是利用首长特支费来支付马小九的健康检查及医疗费用,引发诸多讨论,台北地检署在2017年以无罪定案,马小九则在2015年以高龄16岁逝世。

蔡英文则是领养了立委萧美琴2012年因台风在花莲勘灾时捡到的虎斑猫并取名为蔡想想,之后同样领养了流浪猫蔡阿才。2016年蔡英文出席全球导盲犬发展百周年庆暨退役导盲犬收养仪式,并收养了三只退役导盲犬Bella、Bunny和Maru。她也多次让爱猫及收养的导盲犬在社群媒体上露脸,是有名的猫奴。

蔡英文认养导盲犬Bunny、Bella、Maru(图源:脸书蔡英文)

不同时代的宠物风潮

社团法人中华民国动物保护协会理事长李朝全认为,政治人物养宠物是要展现民胞物与的爱心,这样的现象在美国的第一家庭也都可以看到。李朝全认为这是一个展现爱心的方式,你对动物的爱心也会让你民众的爱心画上等号。”

而从台湾历任总统功能性的、政治性的养宠物到收养流浪动物也可以看出台湾对宠物态度的变迁。李朝全分享,在台湾经济发展的1970年代,台湾有很多纯种狗进口,当时以德国狼犬为大宗,也有博美跟贵宾狗,这些狗都可以在路上吸引很多目光。那一般是有钱人才养得起,像是狼犬因为那边你要吃的训练的都很贵。”

这股流行到1980年代就变成市井小民也开始养狗,这时候开始流行拉不拉多和黄金猎犬,这些漂亮的大型狗可以游泳又可以狩猎但却不适合养在公寓里,此外这些狗的毛长、粪便多也不易清理遂造成弃养潮。

而在这之后,西施、迷你贵宾等小型犬开始蔚为主流,到近年则是脚短短的狗例如柯基、腊肠狗开始受人喜爱。李朝全笑说,所以台湾真的是什么狗都有。”

但这样一阵一阵的流行风潮下,也有许多饲主因为各种原因弃养宠物,造成流浪狗越来越多,此外亦有业者丢弃繁殖犬的现象。

李朝全分享,每到狗年后的两年,即鼠年的时候,都会有弃养潮。他透露,通常在狗年前的两三年业者就会开始观察流行的狗品种,并且开始去寻找狗的品种并繁殖,但在狗年到来前价格就会开始下降,价格降低到鼠年的时候就会有繁殖场开始丢弃狗,而且是将繁殖犬整窝整窝的丢在路边。”

也因为流浪狗的问题不断,1998年台湾通过《动物保护法》公立的动物收容所开始兴建,社团法人动物保护协会则早在1988年就设立流浪动物之家,2010年则迁到新北市八里乡,更名为中华民国保护动物协会所属八里保育场。

蔡英文与其爱猫蔡阿才合影(图源:脸书蔡英文)

但于此同时,动物保护协会也开始发展不同的方案安置这些流浪动物,不只是在保育场内的狗只要绝育,更举办你领我养”的计划让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民众能透过捐款支持流浪动物,透过不同的计划让流浪动物能得到更好的生活。

李朝全分享,台湾《动保法》的通过,比较像是因应台湾的社会风气而设,但他更期许法案能有一个前瞻的视野,有可能在为未来做准备,不会在未来手忙脚乱。因为流浪狗会越累积越多,我们这边能做的就是尽量来收容。”

但要走在社会的前面,需要的是完善的前瞻计划,步步前进的过程,没有配套的一步到位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

2013年,台湾一部讲述流浪动物在收容所12天面临安乐死命运,倡导领养不弃养的电影《十二夜》,在台湾引起广大回响,也促成《流浪动物零安乐死》政策于2017年2月在台湾正式上路,全台公立动物收容所自此禁止扑杀犬猫。但原先被视为台湾动物保育运动的一大进展的零安乐死,却让更多的动物像面临无期徒刑般,得忍受更长更久的折磨。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