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抗时代洪流 逐渐消逝的儒家丧礼仪式

撰写:
撰写:

近年来,传统文化的保存、保护等观念逐渐受到社会重视,然而传统儒家丧葬文化,或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与忌讳,以及民众更看重的是如何更有尊严地离开人世间,传承上千年的仪式、服饰不断被简化,淡出世人的目光且正在消失中。

丧葬文化因应现代社会生活简化,如今“披麻戴孝”这一传统丧服也越来越少见了(Facebook@丧礼告别式摄影师)

两岸丧礼简化

在过去两千多年的时间里,汉人儒家的传统丧礼,由于“礼莫重于丧",无论是丧礼的礼仪、流程或服装,几乎没有多大变动,足见丧葬礼仪文化在古人的观念中,是相当重要且不可随意更动的。但是近代以来,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许多传统文化都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随着19世纪欧洲社会主义思想逐渐兴起,辩证唯物主义产生了“简化仪式行为的反死亡仪式论调"的思想观念,批评传统殡葬、并认为某些死亡仪式没有意义,这一观念在共产主义阵营成型,开始在这些国家落地生根,中国大陆在1949年以后,也接收这一观点,对传统中国的丧葬文化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与简化。不过由于中国为多民族国家,尊重少数民族、维护少数民族的文化传统,是中共一直以来积极推动的基本国策之一,因此少数民族的丧葬文化多能保留,但是传统汉人儒家丧葬文化,历经社会主义改造、文革“破四旧"等革除“封建迷信”思想的政策,让丧葬文化成为最大的牺牲者。于是就呈现了今日的“一三一"丧葬仪式:“一首哀乐三鞠躬,绕场一周丧礼就结束"的奇特现象。

由于台湾社会型态、家庭结构与生活方式都正在急速地转变,连带地改变了人们的观念,传统的丧葬文化也在现代社会面临转型。在过去二、三十年以前,若是家族中有亲人过世,治丧期大概都要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从死亡到出殡需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且在丧礼上的礼仪越周到、繁缛,即表示该家族对死者的重视,也代表其家族是通达儒家礼仪文化的知礼人家,因此过去丧礼多举办隆重、规模也比今日大许多。不过现代人对于丧礼的要求,多是简化丧礼、短丧与薄葬,治丧时间也普遍大幅缩短为半个月,也有一周内即办完丧事的例子。许多礼仪公司业者与丧家,在置办丧礼也多采用保留礼仪的简化方式,且因为环保等观念,多火化少土葬,亡者所占用的时间与空间都大幅降低。

丧礼简化,代表社会转型的同时大量传统文化正在流失,许多几十年前仍在惯用的丧葬礼仪,到了今日已多成为“历史",也很难看到民众穿着整套传统丧服,出现在现代的丧礼上。在中国大陆的城市中,由于一律只着白衣白裤或是黑衣黑裤,完全无法从衣饰上一眼辨别出何人是丧家,亦或是参加告别式的亲友,也让许多大陆民众对于传统的丧服相当陌生。

传统丧服与五服

孔子曾言:“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在儒家的经典《仪礼》中,也有多篇论及丧礼,专述丧服制度,《礼记》的《檀弓》、《曾子问》、《丧服小记》、《丧大记》、《奔丧》、《问丧》、《丧服四制》等诸多篇章专论丧礼之外,其余三十多篇虽然并不是以丧礼为主,但也多少论及,可见儒家对丧礼与丧服的重视。然而何谓传统丧服?即“披麻戴孝”。许多人将披麻戴孝传统丧服视为道教服饰,这个误解可大了!这套传统丧服堪称是“最古老的汉服”,可上溯先秦的商周时期,并与儒家宗法观念相结合而成,可以完整展现与死者血缘的远近亲疏关系。

传统丧服依亲疏关系分为五等,依照丧服期限与丧服布料粗细,分有:斩衰(音展崔)、齐衰(音资崔)、大功、小功与缌麻,是为“五服”。斩衰,是五等服中最重的丧服,用最粗的生麻布制成,不缝边缘。齐衰,是次于斩衰的丧服,以粗疏麻布制成,衣服边缘部分缝纫整齐,有别于斩衰的毛边。大功,“功”字同“红”字,是次于齐衰的丧服,由熟麻布制成,比齐衰精细、略粗小功。小功,是次于大功的丧服,也一样用熟麻布制成,因为有人工纺织的部分而不似大功粗略。缌麻是五等服中最轻的丧服,也称做织麻,比小功服更精细。五服以父系血缘为基础,结合宗法制度而成,亲者服重,疏者服轻,依次递减。

随着时代变化的传统

台湾汉人习俗多承自中国大陆福建广东一带,在丧礼上也是如此,清朝时期的殡葬礼仪,承袭过去中原地带的礼制与服制,未有改变。直到日据时期,在日本异族殖民统治压迫下,让传统丧葬文化产生变革。丧服改为称之“孝服",并将五服染上颜色做为亲属世代区分,称为“五代服",即是一代麻、二代苧、三代蓝、四代黄、五代红,一般台湾民众认为麻相当于古代丧服的斩衰,苧等于齐衰、蓝等于大功、黄是小功,红等于缌麻。至今仍沿用不少日本式用语,如“告别式”等,且今日丧家配戴白花或手腕配戴黑纱,以及丧家赠送吊客以毛巾、手帕等习俗,皆是沿用日式丧葬礼俗。现代丧服除了有前述简化因素外,西化也是很严重的影响,如果丧家改信基督宗教,已不必穿传统丧服,而是改穿西装等现代衣饰代替,或是在胸前别上代表追思的黄花、左臂围上黑纱,这些比起古代传统丧服,已经是非常大的省略与简化了。

今日中国大陆汉服复兴运动蓬勃发展,已可在大街小巷或游览景区见到穿着汉服的年轻男女,汉服运动所带动起来的风潮,可预见其未来发展大有可为。不过并非每种形制的汉服都受到相同的重视,如同今日大幅度简化丧礼、丧服,只讲求死前尊严、人道等,古老的丧服同样被年轻的汉服复兴者忽略、少有提及,毕竟与五彩鲜艳缤纷的汉服礼服相比,布料是粗麻且代表丧葬的丧服,在外型、传统观念上都很难推广。这也显示出,现代汉服复兴人士轻忽古代服饰所蕴含的儒家礼仪文化。

《仪礼》十七篇,载有庶民四大礼:冠、婚、丧、祭四礼,《书仪》及《文公家礼》等私修礼书,也多记载此四礼。但四礼之中,冠礼(成年礼)早已荡然无存,今日婚礼几乎已被西化,祭礼式微,仅葬礼还保留大概,但也仅存形式,其礼仪精神对于多数民众来说是陌生的。而丧礼当中的传统丧服,更牵连着整个家族亲情关系;简化之后,显示现代华人家族伦理观念的淡化,人们对于亲情日益疏远,与同事间的业缘也很大程度取代亲缘的作用,这个简化的过程,也会让其他民俗传统跟着消失。虽说随着物质基础的进步,现代社会也无需处处复古,但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若以伦理道德等人文观念来重新认识传统文化遗产,保留丧礼并持续发挥儒家“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孝道精神,现代人学习感恩、饮水思源,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