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大权在党:习近平会驻外使节释丰富信息

撰写:
撰写:

王沪宁现身会见外交人员体现了他的新角色(新华社)

北京时间7月17日,中国大陆外放的驻外大使上百人被召见回北京,参加2019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当天,中国官方发布消息称,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等外交决策层下午与与会众人会面并合影留念。

这次会议从时间节点上看,并不如符合之前年终召开的惯例,但也并非毫无前例。中共曾在1952年至2009年共计召开过11次驻外使节会议,只是自2017年中共十九大后“改革”,取消冠名次数,仅以年度区分,同时更将召开时间改为年末。

事实上,除时间节点因为当下中美博弈有蔓延至全球风险的大背景大气候所以值得关注外,此次会议本身所透露的信息亦不少。

其一、此次会议透露颇多人事信息,从某种程度上证实了多维新闻在此前《九大国使节过半超龄:中国外交人事老龄化与新趋向》一文中所做的判断。

早在4月份中国驻日大使易人之时,多维新闻统计发现,彼时中国9名副部级大使(不包括驻国际组织代表)中,最年长的为驻美国大使崔天凯(1952年10月)、驻朝鲜大使李进军(1956年5月)、驻法国大使翟隽(1954年12月)、驻英国大使刘晓明(1956年1月)、驻俄罗斯大使李辉(1953年2月)共计5人,超过一半为超龄服役或达到退休年龄。

此后,翟隽卸任驻法大使,并由前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接任,此次会议上翟隽未现身更证实其并非调任而实为“退役”。同理,驻俄罗斯多年的李辉也未露面。相对应地,2019年刚刚继任分管欧亚地区、涉外安全、外事管理事务的外交部副部长张汉晖则在此次会议中崭露头角,令人猜想或是李辉的接班人选。公开资料显示,张汉晖生于1963年,此前曾有三段外放经历,分别是吉尔吉斯斯坦3年(任随员、秘书),乌克兰两年(任参赞)、哈萨克斯坦4年(大使),均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从这一逻辑推测,张汉晖应属恰当人选。

而此外3人崔天凯、刘晓明、李进军则同时亮相此次会议,表明或将继续“超龄服役”相当时期。事实上,中美关系、中英关系和中朝关系最近都有不小的波动,3人近期表现都颇为活跃,3人在任对于保持对驻在国的外交策略连续性稳定性不无好处。这大约也是北京短期不考虑换人的原因。

其二,王沪宁现身,表明了当下中国外交决策层的格局变化。

从此次会议合影画面看,中办主任丁薛祥自不必说,本身兼任中央外办主任的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本身也不必多做解释,反而是在外界看来主管党务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现身令人惊讶。

事实上,查询可知,在中共十九大后召开的2017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已经算是“改革”后的最高级别驻外使节工作会议。当时,陪同习近平出席会面的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杨洁篪陪同接见,却并不见王沪宁的身影。2018年度中共是否举行类似会议,官方并无披露,而王沪宁是否开始涉足外交自无从证实,不过,从此2019年度会议看应当是确凿无疑了。

另外,李克强虽然身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一职,但公开资料显示他从未出现在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中。所以,从组织结构看,驻外使节虽隶属于国务院序列下的外交部,但是同时他们在驻在国负责执行中共外交决策。事实上,这也凸显了十九大尤其是2018年中共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后新的党政职权变化。

其实,习近平在上述2017年年度会议上提出“永葆对党忠诚”等四点要求的同时,明确表态“外交大权在党中央,党中央对外交工作实行集中统一领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