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深圳:从经济特区走向政治特区

撰写:
撰写:

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VCG)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是中南海对于经济特区深圳最新定位,一如当年深圳肩负中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政治任务。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中国各领域改革的最顶层议事协调机构,召开第九次全体会议,通过《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要求深圳“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城市范例”,给予了深圳上述全新的定位。

据称,深圳的这个新定位,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018年10月中共十九大后在深圳考察时提出的,后又在2018年12月26日的一个批示而再度被强调。去年12月26日是中国改革40周年纪念日,7月25日《深圳特区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习近平“对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批示,赋予深圳‘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新的历史使命。”

很多媒体都注意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中国政治概念中的新表述。不同于以往的“沿海开放城市”“保税区”“自贸区”“先行示范区”等概念,深圳要建设的“先行示范区”,对标的不是具体的经济和贸易制度变革功能,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宏大框架。因此,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政治特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试验场。

从经济到政治的逻辑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扇窗口,深圳一向都是观察中国经济发展及其改革动向的焦点城市。可以说,深圳是当代中国发展的一面镜子。从经济特区到政治特区转型,也是中国正在进行的“二次改革”(官方说法为全面深化改革),以及实现“第五个现代化”为目标阶段性发展任务的现实需要。

深圳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可谓顺风顺水。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南巡在深圳做出的指示,成为了这座中国华南城市最重要的发展指引和政治护身符。40年来,深圳保持了相对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保持了相对自由的社会气氛,保持了相对中国内地很多城市没有的对外来移民和多元文化的包容性,这是深圳成功的重要原因。在这些保障下,深圳吸引集中了发展经济所需要的各种必要的要素,人才、资本、资源等都在向深圳集中,40年来从未中断过。

经济特区当年靠“特殊政策、灵活措施”起家,较好的完成国家赋予的历史使命。但今天,绝大部分的“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已经成为全国各地通行的政策措施;甚至一些不是经济特区的地方,国家赋予了比经济特区更“特殊政策灵活措施”,例如上海的浦东、西南的重庆、华北的天津等地。深圳等四个经济特区已经没有太多的政策优势,特区还能不能特下去,一段时间以来成为很多人的疑问。

现在答案来了,深圳特区还依然要特下去,只不过这次由经济试验田变成了政治试验场。将近40年前的1980年,经过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拨乱反正,中国认识到,大力发展经济是立国之本,改革开放是必由之路。经济特区深圳应运而生。当时,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社会的阶段性发展目标,也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始转向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此,中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已开始推进“二次改革”,设定实现“第五个现代”化目标。并且,在中共十九大之后进行了“自我革命”式的“党和国家”组织系统重构。但何谓治理体系现代化,何谓治理能力现代化,何谓社会主义现代化,需要一个先行先试的样本。深圳,在这个时代,就被赋予了超越经济特区的新的历史使命。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城市名片,深圳足够亮眼。(多维新闻)

深圳,将由此正式告别“经济特区”时代,进入“政治特区”时代,任务也将由经济上的先行先试,转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探索一条可供复制的示范之路。如果深圳能够成为中国“第五个现代化”——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城市样本,无疑对于中共实现“第五个现代化”具有参照意义。至于会否涉及诸如公共权力的制约制度、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媒体舆论的监督制度等改革内容,仍有待观察。

为什么不是直辖市?

从1980年设立经济特区以来,过去40年,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试验场,已经有最初毗邻香港的一个2万人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超过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都市,与北(京)上(海)广(州)并列为中国“一线城市”。

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深圳的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已从1979年的1.97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4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2.42万亿元人民币,经济规模超越香港(约折合2.40万亿元人民币),仅次于北京、上海。

鉴于深圳如此庞大的经济规模和经济辐射能力,此前,中国网络上出现了深圳将成为直辖市的传言。这一传言在2018年习近平考察深圳前后尤甚,理由是:当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南巡,圈定深圳作为中国开放的窗口城市,成就了如今的深圳。习近平的南巡,可能围绕深圳的地位再做文章,而深圳升格为直辖市似乎也符合中共高层继续扩大开放态度的一种展示。

而事实上,2018年两会期间,即有人大代表建议,设立深圳直辖市,将惠州、东莞并入深圳辖区。2015年2月来源于中国某财经媒体的一篇标题为“深圳:一个最应该成为直辖市的城市”的文章提及,“早在重庆申请升格为直辖市时,深圳就积极向中央申请直辖,申请报告中附列了将东莞、惠阳等周边城市划归深圳管辖的方案,但当时中央只批准了重庆”。

更早的2011年,也有某来自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希望能将深圳设为直辖市,并以香港、深圳为核心建立大珠三角的超级国际大都会。当时有分析认为,虽然深圳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好的城市之一,但土地严重不足,对周边带动不大。如果将周边东莞、惠州、中山等部分地区划给深圳,并整体升级为直辖市,将极大促进粤港澳湾区建设。

现在北京对深圳“政治特区”的定位,无疑让深圳将成为直辖市传言止于传言。相比于直辖市,还是政治特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更适合深圳这个曾经的改革开放试验田。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窗口,如果由中央进行直辖,可能意味着深圳在经济体制和政府治理上自主空间的压缩,在中共高层频繁强调继续扩大对外开放,以及“第五个现代化”目标的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独特定位,能让深圳获得更大的治理空间和灵活性。具体层面,如果深圳能够成为现代化的城市样本,无疑也将对毗邻的香港,以及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发挥辐射作用。这应该也是中南海所考量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