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国军事】解放军首次定位六大军种有何玄机

撰写:
撰写: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北京时间7月24日正式公布该国最新版本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不仅明确未来中国人民解放军所需遵循的军事战略,而且也对经历脱胎换骨式改革的中国武装力量进行重新定位,以契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需要。

自中共总书记、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执掌军队以来,中国分别在2013年、2015年和今次的2019年共发布三份国防白皮书——《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中国的军事战略》《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均对中国武装力量进行综述,但相较而言,《新时代的中国国防》更突出“新时代”的新特征,即军种首次出现不同的定位。

尽管作为中国武装力量之一,武警部队亦经历“裁撤并改、转隶移防”,确立“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新领导指挥体制,但武警根本职能属性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且不列入解放军序列。简言之,在此不再赘述武警部队的固有定位。

解放军军种首次获定位

比较习近平时代的三份国防白皮书,总的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中南海在着手实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过程中,将解放军各军种改革和建设首次纳入国家整体的安全和发展全局中去,而非过去白皮书中简单的罗列。

譬如在《新时代的中国国防》论述“调整改革后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中,首次强调解放军陆军“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海军则“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空军“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火箭军“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新设立的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联勤保障部队“是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较之下,2013年的《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和2015年的《中国的军事战略》均为出现这样的论述和定位,而只是简单地罗列解放军各军兵种的战略要求和具体组成细节。比如,2013年的白皮书仅介绍海陆空、二炮是各自领域的作战行动的主体力量,未提及在国家整体安全和发展中的定位。

基于这种细微变化,观察人士认为,这意味着,相比传统的粗放管理,经历变革后的解放军在推出这样一份纲领性的军事战略文件时显得更为精细,正所谓见微知著;更为重要的是,首次进行定位是让解放军各军种在建设时更加明确自身在国防根本目标——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中的地位。

在过去为期三年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舆论多指,解放军正在向全球最强大的美国军队学习,其中陆军、海军、空军的改革和建设更被指向美军靠拢。但很显然,中南海在借鉴美军先进经验时,也在尽力防止出现美军军种之间利益之争的情况发生。因为军种间的争利,会严重迟滞军队建设,浪费有限的资源。

陆军火箭军定位为何最靠前

按照2019版国防白皮书,解放军陆军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排在六大军种之首,紧随其次的是火箭军的“至关重要”,随后是空军的“举足轻重”,海军的“十分重要”,战略支援部队的“新型作战力量”,联勤保障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解放军六大军种如此定位皆因现实需要,相较以往,陆军和火箭军的定位还海空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更为惹眼。就陆军而言,“不可替代的”的定位,让充斥舆论间“陆战过时”“陆军无用”的说法无立锥之地。那么为何解放军会如此看重陆军的作用呢?

其一,作为基础性军种,陆军是中共白手起家的唯一军种。就现阶段而言,即便在过去裁撤上百万的员额,陆军仍以近百万的数量位居各军种之首。而在可预期的将来,人类的主要活动领域仍是地面,军事冲突通常也是因陆地问题而起。中国作为大陆型国家,与周边众多国家接壤,且仍存在一时难以解决的领土争端问题,以及因民族、教宗问题滋生的潜在分裂之患,这都要求必须保留陆军。

其二,中国高层对当下军事战略发展有着较为清醒认识。在2015年底中共正式启动军事改革,在单独设立陆军领导机构时,习近平就强调过,陆军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2016年初,首任陆军司令李作成也称,既要破“大陆军”思维,也要警惕“陆战过时”“陆军无用”的错误认识。

就火箭军位次而言,它在2015年底正式由兵种“二炮”升格为与陆海空齐名的军种。而在2013年至今的六年里,火箭军亦在地位和作用方面完成一次飞速跃升,这源自于这支战略部队的能力提升和中国外部环境的变化。

其一是经过这些年的建设和改革,火箭军逐步完成核常兼备的力量体系建设,战略威慑与核反击、中远程精确打击能力获得长足进步,因而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时,比实力仍较弱的陆海空军有时更为行之有效。譬如在今年6月30日,火箭军向南海首次发射反舰弹道导弹,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美国航母和驱逐舰在南海实施自由航行的消极影响。

其二是中国周边环境面临巨大的变化,所受到的战略压力剧增。在将“亚太再平衡”扩充升级为“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后,美国加大在中国周边的军力调配和重新部署,并拉拢澳大利亚、印度等国,采取极限施压策略,令常规军事力量较弱的中国不得不提将更多的资源向火箭军倾斜。

也正是如此,《新时代的中国国防》不仅将火箭军的战略由维持自身存在的“精干有效”全面升级为可信可靠的“全域慑战”,更突出战略制衡能力,而且白皮书在论述“重大安全领域”时首次将“核力量”一项由2015年的第四位次,上升至如今的首位,并强调核力量要用于维护国际战略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