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将揭晓 或讨论香港乱局与经济形势

撰写:
撰写:

作为中国核心决策机构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保持每月召开一次集体会议的频率。不过,2019年7月的政治局会议迟迟未有召开,不出意外将在当月剩余两三天内见诸报道。

外界多有分析认为,本次政治局会议将分析研究中国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由于是在年中7月份召开,这次政治局会议也会被外界称为“年中经济工作会议”。此外,已经持续数月且愈趋暴力化香港局势,或许也会有所涉及。

年中政治局会议聚焦经济

在每个月末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并进行一次集体学习,已是中共内部一项惯例。当然,如果同期面临重要的、突发性或特殊性事项,政治局会议的日期和频次也会有所调整。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与集体学习一般每月各召开一次(新华社)

截至7月29日,当月的政治局会议仍未召开,在未来两三天开会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观察过往几年日程安排,自2013年至2018年,7月政治局会议分别召开于30、29、30、26、24和31日。

值得一提的是,8月1日是中国“建军节”,一般会在7月末举行一次晋升上将仪式。除了2018年“意外”未有举行外,自2013年至2017年,分别在当年7月的31、11、31、29、28日举行了这项仪式,而且其中4次被安排了当月政治局会议之后。

由此推测,如果2019年举行晋升上将仪式,也将有可能安排在当月政治局会议之后,而政治局会议便有可能选择在29日或30日召开。

在中共十八大之前,就形成了在每年7月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上下两个半年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的惯例。自2016年起,官方通报统一使用“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的说法。

其中“部署”二字,凸显了中共党务方面对经济相关工作的统摄领导,以及政治局会议在推进国家治理层面权责功能的强化。

在不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央各部委高层集体性离开办公区,奔赴央地各处推进“不忘实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行动。如习近平去了内蒙古,李克强去了辽宁和上海,栗战书去了湖南,汪洋去了青海,王沪宁去了中国总工会,赵乐际去了宁夏,韩正去了中国发改委。他们的行程并不仅限于党建,也是一次调研之旅,能够为年中经济形势研判提供更接近基层和一线的反馈信息。

香港局势或入议程

已经越发暴力化,并且存在较多不确定性的香港局势,很有可能被列入7月政治局会议的议程。

这场由2018年2月香港男子陈同佳杀死并抛尸怀孕女友潘晓颖案以及港府动议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社会运动,至今没有平息的迹象,香港政府已然焦头烂额、束手无策。

在“一国两制”背景下,香港乱局几乎不会波及大陆,中国中央层面不宜轻易接手和干涉,但是一直对其保持关注,提防触碰底线。而且,一年一度的北戴河假期即将到来,中国高层在去度假之前,应该也会做出一定的预防安排。

此前有消息称,在香港街头运动进行过程中,已有中国公安人员进驻深圳和香港。

基于制度和法律和现实政治方面的限制,中国公安参与香港政治的可能性极小,不过其行程可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用于维护中联办的安全和秩序;另一个是观察研究香港局势,为大陆治安管理提供借鉴经验,也为高层研判提供一手信息。

香港与大陆同属一个国家,存在非常多的相同点和相似点。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作为中外中转站的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率先崛起,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和城市建设管理比大陆大多数城市都更先进,甚至曾经被视为中国未来的一种可能样式,其所出现的民生、制度层面的问题,市民的不满与运动,港府的城市治理与危机应对,中西因素的碰撞与交织,对大陆都有相当的警示意义,而且能够提供许多正面与负面的参考借鉴。

特别是在当下香港乱局里,舆情民意的动向,媒体网络的引导,运动的组织和发展,极端暴力的形式,西方因素的鼓动,以及港府警方的危机处置,都很有可能会是在“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将于中国大陆出现的事态,作为维护社会秩序与安全的公安机关,确有必要有所掌握和防备。

当然对于中共领导集体而言,其对香港局势的考量不会仅限于治安层面,如何实现陆港的长治久安和共同发展,当是更值得研究和分析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