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蒋渭水 柯文哲与台湾新文化运动之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台北市长柯文哲宣布将在8月6日筹组台湾民众党,在台湾政坛投下震撼弹。此外,由于柯文哲直接沿用蒋渭水在1927年创立的台湾民众党的名字,并表示将创党日订在蒋渭水和自己生日的8月6日,引发柯文哲是否能自比蒋渭水的讨论和批评。

蒋渭水的侄孙女蒋理容女士即在脸书上批评,认为柯文哲是捉了医生的“蒋渭水”三个字当做外衣,她怀疑这个党能否以台湾民众为优先并表示这是一个好时机检验柯文哲的中心思想和价值观是什么的机会。蒋渭水文化基金会则发布声明,认为柯文哲与蒋渭水创的台湾民众党亦造成混淆,亦有医生同业上台湾内政部网站连署要求封杀台湾民众党的党名登记。

因此,蒋渭水的思想和他的政治立场,也一再地被拿出来讨论、检视。蒋渭水是医生、知识分子,也被视为台灣民主运动先驱、台湾新文化之父,在台湾历史享有重要的地位,直到2019的今天又再次站到舆论的浪尖上。

柯文哲日前宣布组党在台湾引发讨论。(中央社)

自幼受汉化教育 支持辛亥革命

蒋渭水生于1891年,蒋渭水的父亲当时在宜兰市的城隍庙以看相为生,因此年少时期的蒋渭水熟悉传统文化并有在社会底层生活的经验。8岁时蒋渭水在宜兰宿儒张茂才的教育下得到扎实的汉文教育,在日治时期萌生民族主义思想。

1910年,蒋渭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总督府医学院。在校期间,蒋渭水则展现其领导能力,常与同学聚会论政,辛亥革命爆发时,蒋渭水更提倡“要救台湾,非先从救祖国着手不可”,发动台湾民众捐款,支持中国革命。1912年蒋渭水与同学一同加入中国同盟会的台湾分会,更曾拟定用细菌杀袁世凯的计划。

1916年,蒋渭水在大稻埕开设大安医院并开始经营春风得意楼。特别选择在台北发展也有其希望能结交天下豪杰的心愿。1921年蒋渭水结识林献堂成立台湾文化协会,创立大会约有过千人参加,当时蒋渭水强调是文化协会才得到日本警务局长的谅解。但台湾文化协会的出现,也带进当时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民族自决的主张,以及进口留日台湾学生创办的《台湾青年》杂志,启蒙新一代的台湾青年的思想。同年蒋渭水发表文章《临床讲义》,从医师角度针砭台湾各种疾病,成为其蒋渭水最为出名的文章之一。

他在文中将台湾拟人化为一个原籍中国福建省台湾道,居住所为日本帝国台湾总督府的病患。蒋渭水在其中写道,“台湾明明显地具有黄帝、周公、孔子、孟子等血统,为圣贤后裔,素质强健但载入清朝后受政策毒害身体逐渐衰弱,节操低下。转日本帝国后,接受不完整的治疗,稍见恢复,唯因慢性中毒长达二百年之久,不易霍然而愈。”

《临床讲义》中剖析日治时期的台湾病症有道德颓废,人心浇漓,物欲旺盛,精神生活贫瘠,风俗丑陋,迷信深固,是一个低能儿。强调要“正规教育最大量、补习教育、补习教育最大量、幼儿园最大量、图书馆最大量、读报社最大量,”才能根治台湾思想贫瘠,不知世界大势的病症。

蒋渭水是日治时期台湾的重要知识分子。(维基百科)

日治时期 台湾议会设置请愿活动

在成立台湾文化协会的同年,蒋渭水也加入台湾议会设置请愿活动。1923年,蒋渭水率领一群青年假装欢迎日本皇子,事实上是从事台湾议会设置请愿活动而遭到警方拘留,成为台湾因为“公事被检束的第一人”。在此之后,只要有日本的高官或皇亲来台,蒋渭水就会被检束。

1923年12月发生治警事件,当时蒋渭水成立台湾议会期程同盟会,在日本和台湾已开始实行《治安警察法》的情况下,被总督以违反该法为由,对台湾议会期程同盟会的成员展开全岛的搜索,共有58人被搜索,41人被收押。1925年,蒋渭水又因反抗总督政令又被囚4个月,两次入狱共监禁144天。

蒋渭水在这段时间,被日本总督府当局视为台湾政治社会运动的“第一指导者”,时常被拘捕、囚禁,被视为煽动民族情绪的本土运动者。

1927年台湾文化协会因路线之争而分裂,蒋渭水遂成立台湾民众党,争取地方自治、提倡言论自由,是台湾第一个现代化政党。台湾民众党曾多次向国际联盟控诉日本政府对台的压迫,包括雾社事件以及日本在台湾的鸦片特许制度等。

此外,由于蒋渭水深受孙中山影响,台湾民众党的路线也与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扶持工人农民等主张相同,1928年台湾民众党宣布成立全岛总工会“台湾工友总联盟”,工友总联盟后来发展成40多个团体,人数破万人的组织,成为日治时期台湾社会运动的一大主力,蒋渭水影响力日增,台湾民众党后来于1931年被台湾总督府勒令解散,而同年蒋渭水则英年早逝,享寿40。

蒋渭水改变日治时代的文化、社会、政治氛围,启蒙一代人的思想,使其在台湾有独特的历史定位,有台湾新文化运动之父的美誉。不只台湾国道五号命名为蒋渭水高速公路,蒋渭水的老家宜兰更有渭水路,其在台湾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柯文哲与蒋渭水

2015年10月蒋渭水归葬故乡宜兰,当时台北市长柯文哲全程参加仪式。柯文哲并引用蒋渭水的名言“同胞须团结,团结真有力” ,强调会继续为台湾的政治和文化的进步而努力,此外,柯文哲更曾在2016年公开发言提到,他的内心认为自己只是在继承蒋渭水85年前没有完成的命运,继续用“文化的手段”,改变台湾社会的看法,继续做下去。

柯文哲从政以来,常常出席与蒋渭水相关的活动,虽然他曾表示不会想成为蒋渭水第二,但多次表示会继承他的遗志“从政治的领导者变成文化的传播者”。因此,身为蒋渭水粉丝的柯文哲宣布组党并沿用蒋渭水在日治时期的台湾民众党的名字,其实也不令人意外。

但对于柯文哲能否继承蒋渭水精神和沿用台湾民众党名字,各界反应不一。除了蒋渭水侄孙女批评柯文哲外,蒋渭水的外曾孙女钟法兰则表示“不要再吃我阿祖豆腐了“。此外对于沿用台湾民众党党名亦受到蒋渭水文化基金会等团体的反对和质疑,怕易生混淆。

但即使蒋渭水的后代恐怕也无法代表蒋渭水的个人思想。如台湾前立委林浊水在个人脸书上所言,后代有怒,人之常情,后代之怒恐怕也很多样,他举例蒋渭水的养女蒋碧玉(白色恐怖受难者,曾与其夫钟浩东赴中国参与抗日战争,两人皆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后蒋碧玉被判入狱,其夫则被枪决于台北马场町),“如果看到今天的柯文哲,不会说,为何还不支持一国两制”他在脸书亦写到“在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的现象下,历史的解释是多么难以定于一尊。”

在蒋渭水已经逝世88年的现在,蒋渭水的精神以及他究竟会怎么看待现在的政治现况以及其对柯文哲继承遗志的看法,恐怕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的答案,也就只能“一个蒋渭水精神”,各自表述,各自解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