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童降世 两岸民众眼中的哪咤形象

撰写:
撰写:

据中国央视新闻报道,中国大陆自制动画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Nezha)自7月26日上映以来,上映首日票房超过人民币1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隔天实时票房突破2亿元,成为大陆影史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人民币的动画电影。片商更于上映的第五天在微博宣布,票房已突破1.5亿美元大关,超越了中美合拍动画《功夫熊猫3》(Kung Fu Panda 3,2016年,分帐票房1.5亿美元)、中国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Monkey King:Hero is Back,2015年,分帐票房1.43亿美元)。到了8月2日(上映第八天),以2.17亿美元的票房正式超越《疯狂动物城》(Zootopia,又译为动物方城市,2016年上映,票房2.16亿美元)缔造中国大陆动画影片票房新纪录。其官方微博《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于8月15日(上映第22天)宣布,票房已达38亿人民币(约合5.41亿美元)之多。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中国大陆民众如此喜欢一个从小说《封神演义》走出来的艺术形象?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哪咤”又代表着什么样的文化符号?在两岸民众眼中的哪咤三太子又有什么不同?

明代《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左)与现代动画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右)的哪咤形象对比(微博@电影哪咤之魔童降世)

1 哪咤信仰起源:佛教护法伏龙天神

哪咤为中国民间相当熟悉的孩童神,其名在宋元时期均作“那咤”,在梵语中称“Nata”,古释典还译作“那拏”(拏,读音拿)、“那鸠罗”、“哪咤俱伐罗”等名,至明清才改成今天的用字并简化为“哪咤”。在佛经中,哪咤乃北方护法神毘沙门天(Vaiśravaṇa)第三子。由于他常随天王,代父捧塔、职司护法,但神力仅限于保护修道人,故地位并不显赫,佛教典籍对其着墨也不多。据学者萧登福、陈学霖的考证,哪咤信仰大约兴起于唐朝,最初记载于佛教密宗典籍《北方毘沙门王随军护法仪轨》中,称其于佛前现身,手捧戟及金刚杖,能“护持佛法、摄缚恶人,……守护国王大臣及百官寮,维持国界”,祂身披甲冑、右手持宝棒(或金刚杖)、左手掌宝塔、塔中供奉释迦牟尼佛,这是哪咤最初的形象。此外,祂还另备有“真言”(咒语),口诵时便可殄灭邪魔。

在宋代《佛说最上秘密那拏天经》中,哪咤以伏龙天神的形象出现:手持“日月及诸器仗,……以难陀、乌波难陀二龙而为络腋,得叉迦龙以为腰绦”,并能“调伏阿修罗众,及一切天龙之众”。而《易经•乾•彖》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已将“云行雨施”与“龙”的意象相结合。既然哪咤能调伏天、龙之众,自然也能够降伏负责施雨的龙、解除旱灾,因此被视作禳雨消旱的神灵。

随着唐代密教盛行,“太子信仰”开始兴起,历经宗教本土化之后,其神格与神性发生变化。南宋临济宗杨岐派高僧圜悟克勤(1063─1135年)在《碧严录》称:“忽若那咤忿怒,现三头六臂”;浙江杭州灵隐寺僧人普济(约1179─1253年)于南宋淳佑十二年(1252年)编纂的《五灯会元》也说:“那咤太子折肉还母,折骨还父,然后现本身,运大神通,为父母说法”,此时已有后世描述哪咤“三头六臂”、“将骨肉归还父母”的情节,并为明代章回神魔小说《封神演义》话本所继承。

2 哪咤信仰起于四川江油

待哪咤逐渐进入中土道教及民间信仰的众神系谱中,加上历代文学作品的渲染,特别是明代的流行,哪咤信仰更被推波助澜,彻底走上神坛,成为明清时期四川江油地区民俗文化中的孩童神。清雍正年间修撰的《江油县志•杂记》有载:“邑有供太子神者,不知何神也?凡人户有疑难症,咸往请之。供神家先卜筮,以问神允否,否则不敢强。允则抬至病者家,席地设乩,焚香祷祝……病者往往有验。若言此系何草,便不用而复往觅矣。此岂一方之习俗使然欤?”这也是关于哪咤信仰最早的文献,而江油道观也是中国大陆唯一奉哪咤为主神的庙宇。

每年农历三月十三日,相传是“哪咤太子显化日”,在江油当地也会举行一连三天的“哪咤真人法会”,并于三月二十日举办“抢童子”仪式。法会期间,有开坛启师(迎请各路圣真临坛)、告龙迎水(从“哪咤井”迎来“圣水”)、荡除秽气(用迎来之“圣水”扫除秽气)、灵祖正庙(迎道教护法神灵)、安奉灶君(安灶神神位)、朝真礼斗(祈求国泰民安)、哪咤正朝(请哪咤真人到位受贺)、圆满饯驾(与到会神灵饯别)、铁贯斛食(广泛布施)等一系列的仪式。

基于《封神演义》中,哪咤拔剑自刎后托梦给母亲,其母在翠屏山上为其建庙供奉以返还真身的情节,“抢童子”的仪式便于“送子娘娘”诞辰(农历三月二十日)的庙会上举行。由道观在事前捏制许多泥人,彩绘后烧制成“童子”,在众多“童子”中,每十名就有一名“状元”。庙会当天,将经过道教科仪点化的童子们洒出,提供信众索取,而信众希望哪咤太子诞生于己家,便争相抢夺,得到状元者便十分欣喜。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祈求生产顺利或生男孩的民俗活动。

3 毛泽东眼中的哪咤:年轻有干劲、反权威迷信

即使在四川江油至今仍存在对于哪咤的祭祀法会,但仍属于地方活动。哪咤在中国大陆广为人知的形象,除《封神演义》与民间流传的故事之外,当属毛泽东对其的正面肯定与评价。

在中共领导人中,毛泽东对明代神魔小说《封神演义》相当熟悉,经常将书中的典故或比喻用在生活之中,例如他用姜子牙的法宝“打神鞭”,比拟中共拥有的“三大法宝”。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1939年7月7日,毛在即将迁址的华北联合大学(1939─1948年,由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延安工人学校和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四校联合成立,被视为今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开学典礼上称:“当年姜子牙下昆仑山,元始天尊赠了他杏黄旗、四不象和打神鞭三样法宝。现在你们出发上前线,我也赠你们三样法宝,这就是: 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7月9日,毛在《坚持国共长期合作》报告中对陕北公学赴前线同学说,“今天在同志们临别的时候,我送给你们‘统一战线’这个法宝,我认为它就是姜子牙的‘打神鞭’,专打妖魔鬼怪,我们有了这个‘打神鞭’,就什么都不怕,可以打冒失鬼─日本帝国主义,也可以打怕死鬼─汉奸”。在10月4日《共产党人》发刊词里,毛泽东再度使用“三大法宝”一词:“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三个主要的法宝”。

到了中共建政初期,为了继续执行“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推动“大跃进”全面开展,中共在1958年5月召开八大二次会议。会议上毛泽东为了鼓励党员干部“要敢想、敢说、敢作,不要不敢想、不敢说、不敢作。这种束手束脚的现象不好,要从这种现象里解放出来”,并举哪咤的例子:“哪咤─托塔李天王李靖的儿子,也是年轻人,他的本领可不小嘛!”借以证明“年轻人要胜过老年人的,学问少的可以打倒学问多的人。不要被权威、名人吓倒,不要被大学问家吓倒”。所以在毛的语境里,哪咤是年轻、赶想、敢说、敢做等有干劲的代名词,并且带有破除迷信、反权威的象征。而“哪咤闹海”故事中,哪咤打死夜叉、抽了龙王三太子敖丙的筋,又在宝德门打倒东海龙王、揭龙王鳞甲的神话故事,完全可与《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情节和意境相通。

除了毛泽东特别喜爱哪咤、孙悟空的革命造反形象,河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冯军认为,其实中国在清末时期秘密会社众多,诸如义和团、义和拳、太平军、离卦教等组织,由于农民知识阶层不高,获取知识多来源于话本戏曲,如《水浒传》、《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而故事中的英雄人物成为其贫困生活的慰藉与向往:“道光三年离卦教总教首李芳春曾‘以传教遇粗笨之人不能遍传,……并借封神演义小说中人名,以黄当选为哪咤转世,马方贤为姜子牙转世,刘洸敏为土行孙转世,各予混号,指为前生皆有来历,不入劫数’”,便是运用佛教前世今生的轮回观念,加上降神附体的巫觋仪式,为其革命造反提供了正当性,可谓是一种精神胜利法。

4 台湾的哪咤三太子信仰

相比于哪咤、孙悟空在中国大陆作为一种政治符号,台湾民众眼中的哪咤还是较符合宗教信仰的特性。在台湾哪咤形象,经常是身穿甲胃,右手上扬、持有火尖枪,左手横胸、执有火毯,身缠飞带,左脚踩风火轮,并取其七岁幼童的身躯面貌。也由于哪咤的一身戎装,以及小说中展示过人神通法力、骁勇善战,被视作镇压邪魔、统率神兵神将的神灵,而其显露威严而又祥和的童子形象,更是被当成儿童保护神。

日据时期,台湾总督府曾于1915年至1918年,由各学校人员、警察、各地主管宗教人员等先后三次对台湾全岛所有宗教(特别是台湾本土的传统宗教)进行实际调查,报告总结成《台湾宗教调查报告书》,当时的太子爷庙仅有66所。据学者刘枝万曾以1918年、1930年、1934年、1960年及1983年,五个时间点的宗教调查资料,经其详细比较,战后1960年及1983年两个时间点的统计数字中,哪咤太子(中坛元帅)已进入台湾民间信仰寺庙主神的前十名之列。據台湾内政部于2005年公布《民国94年寺庙、教会(堂)概况调查摘要分析》显示,在道教的前十大主殿主祀对象中,中坛元帅排在第八位。尽管目前全台登录以哪咤为主祀神者,只有40座,但推估实际数字远高于此,最知名者当属台南新营太子宫,亦是台湾中坛元帅开台之祖庙,据称已由此处分灵出去上万尊哪咤太子神像,影响力不容小觑。许多地方宫庙的乩童常以“三太子降驾”为名,开坛做法、趋吉避凶。

近年更在有哪咤出巡的阵头仪式上做出创新,衍生出所谓的“电音三太子”的表演形式,成为另类的台湾之光。2011年,由中国民主党派之一的台盟中央、人民团体全国台联主办的“2011年在京台胞中秋茶话会”,便请来“电音三太子”表演,此外2009年高雄世界运动会开幕式、台北听障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台北花博会等大型活动,皆能看到“电音三太子”的身影。哪咤不只坐在宫庙里或神坛上受人焚香顶礼膜拜,祂离我们并不遥远。

无论是佛教的伏龙护法天神、道教五营元帅的中坛元帅,或是带有反权威、敢于冲撞的政治符号,又是顽皮、庇佑儿童平安成长的三太子,哪咤形象多元且多变,如今登上大银幕后,又增加了“魔丸转世”的人物设定。随着时代演进,“哪咤三太子”也在与时俱进而丰富起来。但唯一不变的,是人们对其的信仰和喜爱,不断与予祂新的时代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