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在“营造”建政七十年大庆气氛

撰写:
撰写:

天安门广场正在进行中共建政70周年庆典的现场布置。(VCG)

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上忙碌的工人正在进行现场布置,以迎接40天后举行的中共建政70周年庆典。最近前往天安门广场的行人展示了现场正在安装巨型LED屏的画面。中国官方此前宣布7月15日开始的华灯清洗检修等工作预料在8月底结束。届时将以方阵形式接受检阅的解放军部队则早已在半年甚至更早前进驻“阅兵村”进行高强度训练,中国大陆互联网近期不断有网友上传方阵训练,以及空军战机以特殊阵型掠过天空的照片……

按照近三十多年的惯例,中共在建国“逢十”年份通常都会进行声势浩大的阅兵式,这成为历次“逢十”年份国庆活动最为重要也最受关注的“保留剧目”。它不仅展示了中国武力水平提升,更重要的是被中国大陆领导人赋予强烈的象征意义——凝聚人心,并且展示捍卫国家统一和主权完整的决心。

中共高层希望这一切都在一种欢欣鼓舞的积极气氛下进行,避免出现内外部环境的突然恶化。早在1月份,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便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要求“做好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安保维稳工作”。前不久,当香港反修例运动延烧时,中国官方组织数万公安警察和武警部队南下进行“深圳亮剑”训练,以展示在国内出现紧急状况时的应变能力。

当然,从现实层面看,中国周边安全局势短期内急剧恶化并且波及中国边境的可能性极低,这也是中国尽量以外交手段进行政治安抚并取得效果的背景。相反,北京当下最大的忧虑还是集中在国内。“内政无小事”,何况在当下香港局势短期内难见恢复的背景下,70周年期间的政治风险仍然是必须警惕的。

目前,从基本面上,北京在应对香港反修例运动的态度上表现出越来越积极的态度。从官方的强硬姿态到民间舆论声势的“挤压”,有理由判断北京试图至晚能够在“十一”大庆之前基本平息这场政治纷争。

而外部环境,尽管正如上文所说,显著恶化的可能性极低,但中国官方无法忽视其可能的 “黑天鹅事件”。

尽管8月中旬美韩年度军事演习降低了“声调”,改以计算机模拟方式进行小规模演习,但这仍然没有打消朝鲜方面的疑虑。从7月底至今,朝鲜频繁进行了5次弹道导弹试射。这凸显了当前朝鲜半岛局势的脆弱性。

在此背景下,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金秀吉陆军大将率领的朝鲜军事代表团16日至19日访问了北京,并与中国军方高层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等进行了会面。根据双方官方媒体披露的内容,金秀吉是应苗华的邀请访问中国的。双方未提及当下半岛局势,而只是表达了双方“加强沟通,推进合作,相互支持”的意愿,然而有理由相信,随着美韩军演的落幕,朝鲜不再动作延续紧张气氛应是中朝之间达成的一种默契。

此外,人们也注意到,在中国西南,缅甸北部的冲突在8月15日后重新激化起来。但是,很明显按照冲突的双方——缅甸政府军和缅北民族地方自治武装都不愿意担负在此时间节点激化矛盾的责任。果敢同盟军在最近发布的一份公开通告中称民地武当下的军事应对是被迫的,其本不愿意在中共建政70周年前夕制造事端,但是不能接受缅甸政府军挑拨其与中国方面的关系。

作为中国坚定的盟友,巴基斯坦政府在应对印度单方面改变查谟和克什米尔自治地位并制造印巴军事冲突一事上表现得相当克制。近期印巴双方已在实际控制线附近发生多次军事摩擦,而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突然在8月5日宣布废除宪法第370条,取消宪法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高度自治地位。尽管如此,面对印度方面在印控克什米尔的强硬断网断电和增兵措施,一向将印度视为寇仇的巴基斯坦目前仅做出谴责和降低与印度外交关系中断双边贸易的动作,并对外宣布暂无诉诸武力解决的计划。

中国提议将此问题交由联合国安理会举行讨论,并且得到了巴方的欢迎。有理由相信,中国方面在此事件中扮演了积极斡旋的角色,巴基斯坦的克制态相比与此有相当关系。

很显然,周边局势的缓和是北京乐见的。

当然,中国所处的外部环境又不是完全由自己掌控的,比如其与美国的矛盾似乎仍然看不到彻底性缓和的迹象。但是,北京已经习惯这样的“常态”,也许在北京看来,反倒是这种事关“国运”的博弈背景下,大张旗鼓的“国庆”才显得更有价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