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兼并夏威夷 美国帝国主义的迂回侵略

撰写:
撰写:

波利尼西亚岛群中的最大部分─夏威夷群岛,尽管如今属美国领土,但在昔日曾是个吸引移民、资源丰富的王国,直到1898年才遭美国以国内立法形式兼并,并迟至1959年8月21日升格为美国第五十州。虽然当前期望重建独立国家的夏威夷人民并非主流,但自1970年代发轫的“夏威夷主权运动”(Hawaiian sovereignty movement)迄今仍方兴未艾,其以收回夏威夷人对土地、海洋、政治等领域的原生权利为要求,抵制美国消费主义与强势文化的殖民,这在夏威夷当地有很强烈的回响。

譬如文化团体“为山祈祷之民”(Mauna Kea Anaina Hou)在近期发起声势浩大的抗议,抵制在夏威夷神话里被视为天空之父瓦卡(Wākea)家园的茂纳凯亚火山(Mauna Kea)上继续兴建新的天文台,该火山因为良好的地势位置已兴筑了不下13座大型望远镜,但夏威夷人民认为此举冒犯神灵与破坏生态,连好莱坞电影《海王》(Aquaman)的男主角杰森‧莫玛(Jason Momoa)也共襄盛举支持抗议。但夏威夷州州长大卫‧伊艺(David Yutaka Ige)面对民意的反弹,竟于2019年7月下令拘捕阻止施工的示威群众,包含33名受尊重的长者(kupuna),甚至颁布调遣国民兵支援的紧急公告,结果招致更大的抨击,大卫‧伊艺只得于7月30日撤销公告。而这也显见于即使号称“自由民主”又注重“人权”的美国境内,对保护少数族裔文化与权利的依旧没那么到位,对人数少、力量弱势的夏威夷人尤是如此。

1893年,侵略夏威夷协助白人移民推翻当地女王的美军(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严格说来,夏威夷遭并吞为美国领土一事,不但是破坏独立国家生存的侵略之举,亦违反了美国本身的法律,因为合并条约从未获得美国国会通过。当夏威夷末代女王莉里沃卡拉尼(Liliʻuokalani,1838─1917年)于1893年遭少数白人移民组织的团体“安全委员会”(Committee of Safety)与美国海军陆战队连手推翻后,新成立的共和政府并未受到夏威夷人民普遍拥戴,呼吁女王复辟的声音始终不断。尽管女王一度发表公开信,声明将自身权威临时转交给美国政府,但其目的是期待美国抵制造反的共和政府并助己重登王位,绝非放弃夏威夷的独立。

再说,时任美国总统克利夫兰(Stephen Grover Cleveland,1893─1897年在任)在调查政变始末后,也坦承美国非法介入、应重新扶植女王才是。但美国参议院此时反而决议要维持夏威夷的主权“独立”,让夏威夷自行决定内政方针。此举无非是袒护已把持夏威夷政权的白人政府。因此白人政府开始肆无忌惮地推动并入美国的运动,以扩大向美国出口蔗糖的经济利润。最后在1897年6月16日,帝国主义思想浓厚的美国总统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1897─1901年在任)与夏威夷的三位代表劳伦‧瑟斯顿(Lorrin Andrews Thurston,1858─1931年)、威廉‧金尼(William Ansel Kinney,1860─1930年)、弗兰西斯‧赫奇(Francis March Hatch,1852─1923年)正式签署合并条约。然而这群所谓的“夏威夷代表”全是美国白人移民或移民后代,难以代表夏威夷原生族群的真实心声,渠等顾及的仅有自身利益。

面临如此紧急的国家危亡关头,夏威夷人民发起浩大的“反对合并请愿”(Petition Against Annexation)运动。两大本土组织“夏威夷爱国男性同盟”(Hui Aloha Aina o Na Kane)与“夏威夷爱国女性同盟”(Hui Aloha Aina a na Wahine),在1897年9月11日至10月2日的短短时间内,就搜集到21,269份以夏威夷语和英语并写的请愿书。而根据1896年的人口普查,夏威夷本土民族人数不过才31,019名,混血人数则是8,485名,余下7万多人全是欧美白人、华人和日本人,因此可以说夏威夷本土人民几乎都拒绝被美国并吞。末代女王莉里沃卡拉尼和四名夏威夷代表带着厚达556页的请愿书,亲自前往华盛顿提交给联邦参议院,希冀能阻止美国国会批准合并条约,同时向美国国务卿约翰‧雪尔曼(John Sherman,1823─1900年)提出抗议。而面临夏威夷人如此汹涌的反弹,自诩“民主”的美国也不敢完全装聋作哑,参议院遂反对批准合并条约,投下赞成票的仅有46名参议员,救国心切的夏威夷代表们于是松了一口气,决定赶紧打道回府,通报人民这个好消息。

但没想到满心要扩张的威廉‧麦金莱未就此善罢罢休,渠绕道而行,改在1898年4月发动美西战争,夺走西班牙的殖民地古巴、菲律宾、关岛,并刻意激化因战火沸腾的美国舆论,企图顺势兼并可作为美国舰队补给站的夏威夷。由于合并条约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才能通过,门坎太高、先前又已遭否决,于是威廉‧麦金莱改鼓动支持自己的国会议员,以国内立法的形式迂回行动,于1898年5月提出“新地法案”(Newlands Resolution)。该法案属于“联合决议”(Joint Resolution),只需美国两院的简单多数即可成案,因此在激昂的征服热潮中,该决议案获得通过,美国就此获得并吞夏威夷的法源借口。至于夏威夷的民意,早已被美国政府给抛诸到九霄云外去。

夏威夷末代女王莉里沃卡拉尼,遭推翻后仍积极为母国的独立奔走。(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部分良知未完全泯灭的美国议员,对威廉‧麦金莱竟以国内法的行径悍然侵吞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感到震惊,纷纷表示反对。如参议员威廉‧亚伦(William Vincent Allen,1847─1924年)就质问道:“总统先生,像这样的联合决议怎能生效?国会的立法权限是什么?难道它延伸到夏威夷了?我们可以在此种预想中的行为越过海洋伸手、并在那个独立国家的疆域里树立国会决议案的我方权威?”

参议员汤玛士‧特利(Thomas Battle Turley,1845─1910年)也反对道:“在联合决议案通过后夏威夷共和国并未成为美国领土的一部分,即便在通过决议与总统签署成为土地法后,夏威夷共和国仍可拒绝其中条款并维持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地位”。毕竟,这是美国的国内法,根本没与夏威夷人民协商并获得同意,岂能就这样将一个国家给消灭并吞呢?

美国参议员奥古斯都‧培根(Augustus O. Bacon,1839─1914年)的呼吁恐怕是最直白的,他痛斥道:“如果美国总统能在夏威夷的案子中这么做,那他也能以同样的举止与合法性在牙买加这么做。国会并未被赋予合并外国的权力,除了该国以州的形式允许之外。在国家主权平等的法律之下,像美国这样的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不能借此或利用自身立法拿下另一个像夏威夷这样的国家”。奥古斯都‧培根没说出口的恐惧是,要是美国有权这么做,若哪天他国也依样画葫芦、用国内法的方式要求并吞美国,美国又有什么理由拒斥?

然而,在朝太平洋扩张军事与经济利益的殖民思潮驱动下,美国终究甩开了这些少数抗拒帝国主义诱惑的声音,于1989年8月12日在夏威夷首都火奴鲁鲁(Honolulu,华人旧称为檀香山)的王宫前举行兼并仪式。为了抹煞当地的民族意识,美国还刻意于历史教材里,灌输全民自愿归附美国的虚假故事,同时也让夏威夷人成了种族主义受害者,莉里沃卡拉尼女王的形象更是屡遭白人丑化,成了个类似非裔黑人的大头女性。直到“夏威夷主权运动”与世界的反殖民浪潮兴起后,夏威夷人的权益与地位才获得相对改善。

而从美国并吞夏威夷的过程,人们也可看见今日美国外交手段的起源,例如当他国出现亲美政府后,便表明尊重对方的“独立”,以当地亲美声音片面代表全体民意。若他国的政策不合己意、又无法透过国际条约或组织施压时,美国就干脆制定国内法实施“长臂管辖”,要求对方遵守并予以制裁。古巴、伊朗、委内瑞拉等国,都是这类手法下最典型的受害者,即便联合国已多次要求美国取消单方面封锁,美国依旧不肯改进,甚至对中国的西藏、新疆甚至香港事务,也拟议立法干涉。但这种既侵犯国际法、也违反美国自身宪法精神的霸权行为,注定不会获得世界各国与历史的正面肯定。假使美国人不明白何以自己的外交政策屡遭他国反感,不妨回头省视威廉‧亚伦、奥古斯都‧培根等先人的言论,相信渠等亦必不会同意以“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为幌子、行压迫之实的作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