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中的深圳和上海 坐失良机的香港

撰写:
撰写:

日前,中国大陆两则消息显示出北京高层正在加大对外开放的尺度。一则是推出深圳“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将深圳从一个此前的改革开放的标志性城市——“经济特区”,升格为新时期推动改革开放、实现现代化强国的“社会主义示范区”,成为新的“政治高地”。

深圳,中国大陆的一座特大城市,推出更大尺度的改革开放举措,以对标香港。(多维新闻)

而另一则并未那么引人瞩目,却是中国的另一个超级大城市,上海,中国近几年推出的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传来更大尺度的开放措施。

北京时间8月20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办法》提出,要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建设,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以更大力度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开放,打造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该办法自2019年8月20日起施行,从管理体制、投资经营便利、贸易自由、金融开放、国际运输便利、人才服务、信息快捷联通、财税支持、风险防范、附则等十多方面提出了新的开放政策40余条。

办法提出,新片区对照的是“国际上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园区”,实施较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加大开放型经济的风险压力测试,实现新片区与境外投资经营便利、货物自由进出、资金流动便利、运输高度开放、人员自由执业、信息快捷联通。

中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上海,与深圳一样在加快对外开放和市场化的步伐。(新华社)

尤其是在金融方面开放力度明显,办法提出金融业对外开放、跨境金融服务、人民币跨境业务、境外资金使用、资本项目开放、资金管理中心等六项内容,包括推动自由贸易账户本外币一体化功能试点,探索新片区内资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兑换等,外界普遍关注的资本自由流动。

此外,它还提出,上海新片区将按照“国家统筹规划、服务实体、风险可控、分步推进”的原则,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新片区鼓励跨国公司设立全球或者区域资金管理中心,实施更加便利的跨境资金双向归集管理模式。

但如果放到中国对外开放的脉络中来看,就会发现,上海自贸区的开放举措与深圳的“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举措相互呼应,正是中国对外开放全局的写照。

在8月18日,中国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全文,则被外界视为赋予了深圳在“新时代”背景下探索“社会主义”新模式的重任,其战略意图很有可能对标香港,但多忽视了其对深圳所定下的战略目标包括,“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深圳的示范区举措,仍是改革开放大战略的内容。

这从中国政府近期的会议中亦可印证。8月2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全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深化“放管服”改革,对一系列经营许可、市场准入壁垒进行清除,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这一布局,亦是北京推动改革开放大战略,推动走向市场经济的一个剖面。

深圳与上海,都是中国的一线超级城市,并且处于对外开放的最前沿,背后都是中国加大对外开放尺度的一环,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只不过,深圳因地处与香港毗邻的优势地位,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上海,自贸区的设立亦是类似经济特区的定位,同样肩负着推动开放的使命。

窥一斑而知全豹,深圳、上海,以及中国许多大城市,正在迫不及待地推动改革开放的车轮,以免在新一轮的竞争中失去先机。而曾经作为东方明珠的香港,如果长期陷入混乱之中,未免会坐失发展良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