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与“港独”割席才能让港人实现真正诉求

撰写:
撰写:

尽管示威游行已经历了两个月,但是截至8月末的香港局势,并未出现平息的迹象。8月25日的暴力行动再度升级,甚至出现了有暴力示威者持刀袭击警员,以及警察首度鸣枪示警的事件。

今天,很多中国大陆人在问一个问题——香港人,究竟想要什么?

在内地的媒体宣传中,很少有关于香港人究竟为什么上街游行的解释报道,在大陆民间的网络舆论中,“港独”与“外国势力”,成为这次香港游行的关键词,也是中国网民“一边倒”对香港游行丝毫不抱有“同情心”的原因。

这一方面提醒具有绝对多数的中间派,应该抛弃“同志爬山,各自努力”的口号,反而应该与“港独派”、“勇武派”割席。另一方面也提醒北京,要认清楚港人的真正诉求,将广大香港人的真实诉求与“港独”切割,通过这一次割疮,真正解决香港的民生困局和深层次结构性矛盾。

从口号上来看,从反修例初期开始,示威者就提出了五大诉求——按议事规则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取消认定6月12日的行动及其后冲突为“暴动”;撤销检控及控罪并释放被捕示威者;追究警方滥用武力及公权力,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所有事件;重启政改,2020年实施“真双普选”(前期为林郑月娥下台)。

香港人只是想要一个“麦理浩”

仔细剖析这五大诉求,第一项《逃犯条例》撤回,林郑所说“寿终正寝”,其实有心者都清楚,二者内涵基本一致,只是对于示威者而言,他们需要“师出有名”。

此次游行因为“反修例”开始,第一个诉求也自然要追溯到“修例问题”上。对于香港政府和林郑月娥而言,如果说早期还是保持着一个强硬态度,宁愿用“寿终正寝”也不用撤回,表示不向示威者“屈服”,那在冲突已经激烈的今天,如果此举能够安抚示威者,“条例撤回”并非不能松口的诉求。

同样,另外几项诉求中,释放示威者,追究警方以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虽然都有困难,但都是“技术性问题”,并非“原则性”诉求。香港人今天真正想从中央手中要回的,就是重启政改,实施真普选,这是唯一的政治诉求,无论是北京还是港人,都不应该继续遮遮掩掩。换一个更直接的说法,与其说香港人今天想要回他们的“选举权”,不如说他们更想要一位英明的“麦理浩爵士”(Sir Murray MacLehose)。

在中国国内微信无数“十万加”的文章中,都将香港人“上街”归咎于他们生活的不容易,买房“上车”的困难。这当然没错,但是在多年社会各界的讨论中,尤其是年轻世代已经形成一种共识——中央政府、港府和大资本家已经形成了“联盟”,是“既得利益团体”。在这个圈子中产生的特首,不会全心全意推进民生政策。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到“真普选”,用一人一票将代表基层利益的政客推到特首位置。也只有这样,他们的住房、薪资等民生问题,才有可能解决。这是中国网络上不敢进行深度解读的“港人诉求”。

在香港人的“港英遗留记忆”中,最代表香港人利益的“统治者”是谁呢?是第25任香港总督麦理浩。麦理浩见证了香港的经济起飞,任内经济增长之强劲为开端口以来所未有。在他的协助下,香港由原本以轻工业为主导,逐步转型以电子工业、金融业和商业为重心,一跃而成“亚洲四小龙”之一,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和日后成为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及国际大都会,奠定重要基石。此外还推动建立公屋、成立廉政公署等一系列措施,在他管理香港的70年代,也成为香港的黄金时代,是多数香港人的“特别记忆”。为什么这次一些激进派会举出“光复香港”的口号(当然这并非此次游行才开始出现的口号),因为在极端派的认知中,今天的香港是“沦陷”的,他们要光复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黄金时代的香港。

所以,今天就盖棺论定的认为,今天游行示威的香港人,他们想要“港独”,或者他们想要通过“真普选”去推动“港独”,有些言过其实,过于“盖帽子”了。香港人想要的,不是选举,只是一个“麦理浩”。只是他们认为“麦理浩”只能通过真普选,才能被选出来。

为什么香港选举不出“明君”

但是可惜的是,因为“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北京今天不能给香港派一个“麦理浩”;因为资本的绑架,现行特首选举制度下,也推选不出一个“麦理浩”;但是即使有了真正的选举,难道香港人能够选举出一个“麦理浩男爵”吗?几乎不可能。原因有三。

首先,香港“小政府、大社会”的传统和侧重培育公务员的政治土壤,注定目前香港政府内部造血,只能“生产”优秀的公务员、秘书、官僚,难以诞生优秀的政治家。一个优秀政治家所需要的“大国视野”、政治手段和坚定的意志,在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四任特首身上都无法看到,在现有的政治框架下,即使再选四任特首,也不会出现“麦理浩”,真正的具有这些品质的人都成为了大富豪而非从政,这是香港本身政治土壤所决定的。

香港如今的局面被认为是资本绑架的结果。(VCG)

其次,香港人“选不出”麦理浩,也因为作为自由主义发展到极致的“自由港”,是一个典型的政商共治体制。商人的力量无孔不入,李嘉诚一句“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引来各方解读,所引发的巨大关注,证明无论港人怎么选,所选出来的“特首”,即使没有中央的干预,也难以逃开“资本”的干预和控制,这是香港人的悲哀,也是香港的现实。

再次,为什么北京一直迟迟不给香港人想要的真普选。可以想象,在今天,如果香港实行真普选,选出的会是什么人?不仅是建制派将根本没有话语权,泛民和中间派也将被排挤。选举将被极端派把持,这些和平时期的极端派,游行期间的勇武派,不仅不会选出“麦理浩”,反而有可能让“港独特首”通过合法的选举途径上位,这是北京绝对不想看到的结果,也是在“国安23条”和“真普选”谁先谁后话题上争论不休的原因。

选举未必带来良治 中间派当与港独割席

当暴力和激情慢慢散去,香港人可能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选举未必带来“良治”。

诚然,选举制可能是目前人类所能发现的最不坏的那个制度。但是最起码在东亚的政治史中,选举未必带来良治。反而东亚诸国的崛起,恰恰是在“开明的专制”和“克制的民主”共同作用下实现的,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蒋经国时期的台湾崛起,麦理浩时代的香港,以及新加坡,韩国,都走过了这样一段历程。反而是真正的选举,带来的却未必是良治,今日台湾即是案例,选举带来的只有内耗,没有“麦理浩”。民主的价值不同于民主的实现形式,无论是直接民主还是选举民主,都只不过是政治民主的具体形式。

崇尚完全西方价值观的人,恰恰是沉浸在“选举政治”中不能自拔。回到香港,香港作为西方远东殖民主义的“残留”,这个世界上最“自由主义”的地方,太强烈地迷信于“选举政治”。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选举,广大的中间派被“选举”的外衣绑架,忘记他们真正怀念,并且需要的是那个麦理浩。这种人,是需要在中央的帮助下去选拔出来的。而“港独”唯一能够“夺权”的方式,就是把“普选”异化为全民公约数,倒逼北京,通过普选上台,实现权力的更迭。

因此,对于中间派而言,已经到了与极端派割席的时候。将矛盾的焦点从极端派与香港警察的矛盾中脱离出来,回归到民生的本质。这样做不仅能够“正本清源”,同时能够赢得大陆民意,也让中央政府和港府不会紧张,从政治议题“还原”成经济议题。

对于北京而言,怎么化解香港的困局?中央和港府如何说服中间派与极端派切割?从目前来看,都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林郑月娥不仅没有能力,甚至可能毫无意愿去做这一事情。整个治港系统似乎也仍然希望香港事情如5年前的“占中”一样,盖上盖子击鼓传花下去。对于北京而言,同样也需要一个如邓小平一样的伟大政治家站出来,给“一国两制”注入新的灵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