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政治特区”深圳】深圳距离社会主义有多远?

撰写:
撰写:

8月18日,官媒新华社公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简称《意见》)全文,提出“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决定,将深圳的战略定位从此前的“经济特区”升级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新定位下,深圳不再只是邓小平时代成功地“富起来”的“经济特区”的标杆,而被赋予了建设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政治使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政治特区”,成为习近平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试验场。

那么,在深圳这个最接近资本主义的城市,如何建成社会主义,而深圳又有多少社会主义的影子,为何中共选择深圳作为新时代的第一个“政治特区”?这些问题都需要追问。

深圳被列为“社会主义示范区”具有重大政治意义。(VCG)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官方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基础上总结起来的政治理念,主要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领导,不断改革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体制,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现“共同富裕”。2017年在中共十九大上,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领导层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论述了如何建设新时代社会主义的内涵,提出要坚持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共享发展,以及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努力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这个“五位一体”的布局,在深圳的社会主义示范区建设蓝图中亦有明显体现。《意见》的指导思想,明确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在民生和社会保障层面,《意见》更进一步提出“构建优质均衡的公共服务体系,建成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实现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

此外,《意见》提出深圳未来发展的五大战略定位,经济上的“高质量发展高地”、政治上的“法治城市示范”、文化上的“城市文明典范”、社会建设上的“民生幸福标杆”、生态上的“可持续发展先锋”。深圳的五大定位与新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与生态”的“五位一体”布局一一对应,全面对照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方案去落实社会主义建设。可以说,这五个方面作为整体布局中的一环,都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缺少的环节。

深圳的优势

40年间,在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推动下,深圳从广东省的一个小渔村,成长为中国最发达的现代化城市之一,创造了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的奇迹,把深圳作为社会主义示范区,具有明显的先天优势。据统计,2018年深圳市的GDP为24,221.98亿元人民币,增速7.6%,比香港同期高出221亿元左右,超越香港,成为经济总量仅次于上海、北京的第三名城市,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经济总量第一的城市。亮眼的经济成绩,亦为深圳提供了坚实的财政基础,2018年深圳公共预算收入高达9,102.4亿元人民币,位居中国所有城市前列。

深圳的发展成绩十分亮眼,经济总量已超越香港,为中国最具经济竞争力和创新力的城市。(VCG)

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标杆城市,不仅拥有傲人的经济指标,而且其经济竞争力、科技创新能力等各项指标也居中国乃至世界前列。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与联合国人居署联合发布《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8-2019》,深圳在2018年全球城市经济竞争力指数排名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五,仅次于纽约、洛杉矶、新加坡、伦敦。另据2018年福布斯中国推出的“创新力最强的30个城市”中,深圳被评为最具创新力城市。以科技产业为经济支柱的深圳,孕育出了华为、腾讯、中兴、大疆无人机等世界级的高科技企业,具有优良的营商环境,和浓厚的创新氛围。

同时,深圳作为除上海之外的中国第二大金融中心,处于资本市场化的改革前沿,有望成为中国资本创新和国际金融中心。据统计,至2018年深圳境内外上市公司累计405家,实有383家,民营企业占85%,市值超10万亿元,居全国第一。凡此种种指标,深圳都位居全国前列,有助于为进一步的深化改革开放,奠定扎实的经济、产业和政策基础。

此外,深圳临近香港、澳门的区位优势,占据粤港澳大湾区的桥头堡地位,具有大陆其他城市不具备的区位优势。而且,在毗邻香港最近的深圳建设社会主义示范区,无疑有对照香港模式,促进两地融合,完善“一国两制”的政治意义。

共享发展的社会主义短板

毋庸赘言,深圳要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和全球性的标杆城市,其发展就不单单是经济层面,而是全方位。然而,不可否认,在耀眼的经济指标和傲人的科技创新背后,深圳由于每年超高速发展,吸引着大量的人才落户,由此造成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及其他公共服务资源的短缺日益凸显,甚至不如中国内地一些二线城市。而这些尤其体现了社会主义本质,应加快建设。对此,《意见》要求深圳“形成共建共治共享共同富裕的民生发展格局”,以尽快“实现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的目标。

深圳的住房、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尚有明显不足。(多维新闻)

具体而言,在住房方面,文件提出,加快完善保障性住房与人才住房制度。而从深圳地方政府来看,近几年也在大力建设保障性住房。2018年8月深圳出台《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扩大保障性住房,并规定新建住房中60%用于政策性保障住房,以满足底层民众的住房需求,共享发展成果。2019年7月31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深圳市住房保障署关于面向公交司机及环卫工人定向配租公共租赁住房的通告》,计划到2035年,深圳新增建设筹集各类住房共 170 万套,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总量不少于 100 万套。

教育方面,深圳尽管在基础教育免费和职业教育改革等方面处于全国领先水平,但随着深圳大量人才的涌入和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不仅基础教育方面面临巨大缺口,而且还严重缺乏高水平大学群和顶尖科研机构。对此《意见》要求深圳“高标准办好学前教育,扩大中小学教育规模,高质量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以补足教育短板。

此外,深圳在医疗、社会保障等众多领域也先行进行了探索,具有丰富的改革经验,但正如中国其他大城市,医疗资源不均衡,社会保障覆盖面不足,户口限制等问题仍然存在,《意见》针对此,对深圳也提出要求,“构建优质均衡的公共服务体系,建成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些聚焦在社会民生和社会公平方面的改革,都很明显体现了社会主义的因素。

正如历任中共领导人所言,共同富裕和共享发展成果,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而致力于打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的深圳,绝不能出现“富者累巨万,而贫者食糟糠”的现象。《意见》在住房、教育、就业、医疗、养老、社会保障等民生方面做出具有社会主义内涵的规划,不难看出北京决策层对于深圳发展的厚望,希望将其打造为习近平时代社会主义发展和民族复兴最具代表性的先行示范区。

而如何践行社会主义理念,推动住房、教育、医疗、社会资源的均等化,最大程度地实现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就成为深圳建设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挑战。当然,这不意味着走向极端的“福利主义”,而应坚持发展与共享的平衡,也就是创造条件,努力让每一个劳动者人尽其才,自主掌握自身命运,实在有人在竞争中落败,生存困难,也有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兜底。

未来任重而道远

从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开始,深圳就走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突破计划经济束缚的最前沿,这也让它背负着“资本主义”的包袱,受到体制内社会主义左派保守势力的攻击,甚至一度批评其为“资本主义道路”。但在邓小平1992年那次著名的南巡之后,才暂时中止围绕深圳发展模式的“姓资姓社”的争论,中国才走向一条以“实用、务实”为导向的改革之路,从而大胆地打破旧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推进市场经济改革。深圳就是这场改革的前锋,发展至今,其私有经济的活跃程度、资本的规模等都十分靠前,可以视为中国最接近资本主义的城市。

改革初期,中共决策层为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大锅饭和平等主义,提出了效率优先,先富带动后富的策略,以此激发市场的竞争。它激发了经济的快速增长,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发展契机,却也由于执行过程中偏向效率,对于社会公平的重视不够,在近些年逐渐积累了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比如贫富分化严重、社会保障滞后、教育医疗不均等经济民生问题,酿成社会矛盾。这些年,一如其他大城市,深圳房价畸形攀升,社会保障不足,贫富分化加剧,引起了不少人的忧虑。

但正如邓小平当时所说,“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而实现“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的本质之一,需要国家的政策扶植,建立基本的医疗、住房、教育、养老等社会保障福利体系,实现基本生存资源的均等化,为每个人提供平等的竞争起点、机会和资源,建立社会兜底制度,在此基础上,才能尽最大可能激发竞争。

从这个意义上,今天中国决策曾在深圳已经透过邓时代路线完成经济富裕目标的基础上,顺势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无疑是对邓小平承诺的“共同富裕”的兑现和回应,同样也印证了改革开放、先富带动后富路线的正当性和真理性。

更重要的是,倘若深圳这个最资本主义的城市,能真正落实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既保证经济的快速高质量发展,又能兑现社会主义的承诺,实现公平正义,践行民主法治,将是对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挑战,是对人类社会发展理论的重大贡献。

在这个时代,深圳被放置在检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关键位置,其政治意义不言而喻,在这条未知的探索之路上,深圳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有其不少深层问题,深圳能否迎接这个挑战,实难预言,未来任重而道远,不妨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