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政治特区”深圳】北京操刀深圳上海双城记

撰写:
撰写:

仅仅相隔数日,北京先后推出了两份对中国两个标杆城市进行新定位的文件。一个是深圳,在8月9日北京出台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所描绘的愿景中,深圳将被打造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是北京高层对这座城市寄予的希望。几天前,8月6日,中国国务院举行发布会宣布,上海自贸区将实现在更高自由化程度上的扩容,在名为“临港新片区”中,北京高层将进行一场更高程度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试验。

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用“双城记”来描写这两个城市对中国未来的标杆意义,而在远至2035年乃至21世纪中叶的漫长规划中,这两座都将作为各自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展开一场新的竞争和竞赛,如同此前这两座城市的竞争一样。

在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这被指将是一场“良性竞争”。这场竞争,连同北京新近公布的东部沿海六大自贸区,正在实际上构成中国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更广阔的和更具深度的大格局。

深圳将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扮演核心引擎角色,并将与作为长江经济带龙头的上海演绎“双城记”。(VCG)

深圳与上海的交错跑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人们时不时地会将深圳与上海这两座城市进行对比。无论是两座城市的市民,还是城市的施政者,恐怕都有一只眼睛在盯着对方,生怕落在人后。不过,国际经济周期变化和北京高层的政策调整,都曾让这两座城市出现经济快速增长和困惑失落的交替。

虽然上海拥有不错的家底,但在改革开放初期,无疑是深圳得了风气之先。从1980年代起,上海作为中国大陆经济中心的地位不断受到挑战,经济发展缓慢,GDP占全国的份额从1978年的7.48%降为1990年的4.19%。不过,随着1991年上海浦东新区设立,上海经济得到了新的增长动力。相应地,深圳创新精神和地方政府官员改革动力弱化,令其经历了比较漫长的“失落期”。

2002年,中国网络上一篇名为《深圳,你被谁抛弃》的贴文曾被广泛转载引发讨论,随后更作为内参摆上当时北京高层的案头。这篇贴文的作者,一位证券研究员,表达了对深圳企业大批北上长三角的忧虑。当时,上海的迅速崛起让从深圳起家的平安保险把部分核心业务移至上海,在上海和深圳同时拥有双总部,中国第五大市值商业银行招商银行也把信用卡中心放在了浦东,一些基金公司也把注册地迁到了上海。

当时,企业从深圳外迁已不仅仅是少数行业个别企业的异端行为,而是呈现有组织、较大规模的集体行动。2007年6月,由深圳贸工局牵头展开的一项企业外迁调查表明,当时深圳市共有119家工业企业已经或计划外迁,涉及工业总产值90亿元人民币。共有18个工业行业出现企业外迁情况,其中机械、玩具、仪器仪表、塑胶四个行业外迁企业数量较多,合计占外迁企业总数的58%。

人才资源流失也成为当时深圳面临的问题。曾经,中国全国有1/2的硕士,1/3的博士聚集深圳,深圳接纳了中国近一半最高端的人才。但彼时,一份大学生就业意向调查表明,上海与北京已是大学生心中最具有吸引力的城市,32.37%的大学生将上海作为第一就业目标,只有12.13%的大学生选择深圳。

与深圳“失落的十年”形成对照的是,上海的浦东新区从1992年设立开始,便让上海重新恢复了经济活力,之后连续十余年保持10%以上增长,再度巩固了作为中国经济、金融及贸易中心的地位。

这得益于中国政府在浦东开发开放初期给予了浦东新区许多优惠政策,部分优惠政策超过深圳,如:允许外资在浦东投资第三产业,发展金融、零售业,允许外商设立外资银行、允许外资机构从事仓储贸易等。

在2005年6月开启的中国“第二批经济特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城市中,上海浦东也成为首个试点城市,成为中国首个“新特区”,承担起为中国建设“和谐社会”进行制度体系探索的示范作用。相比深圳,“浦东再次站到全国改革最前沿。”

在对上海寄予厚望的同时,当时许多中国学者表达了对深圳的某种失望情绪,“中国赋予深圳特区探索政治体制和经济管理体制改革的双重使命,二十多年来,深圳的实验功能主要表现在经济对外开放,但在体制改革方面,在一些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和体制问题上,还未实现重大突破。”

不过,深圳近年的发展速度和质量正在超过上海。在经济增速、人均经济指标、创新指标、产业竞争力和企业家精神等多项软硬指标上,深圳都超过上海。

根据7月23日上海市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经济数据,上海全市GDP 约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未达到6-6.5%目标区间,且较2018年回落了0.7个百分点。而深圳同期GDP约为1.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4%。尽管从绝对值上来看,上海仍然要高于深圳,但增长势头与深圳相比已经出现了变化。

在体现创新能力的专利申请数量上,根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5月发布的《深圳市2018年知识产权发展状况白皮书》的数据,2018年深圳PCT(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专利合作条约》)国际专利申请量达18081件,约占中国全国申请总量的34.8%,连续15年居中国大中城市第一名,其中华为公司以5405件居全球企业第一,单单华为一家公司即是同期上海全市PCT国际专利申请量2500件的两倍有余。

以科技产业为经济支柱的深圳,孕育出了华为、腾讯、中兴、大疆无人机等世界级的高科技企业,具有优良的营商环境和浓厚的创新氛围。

此前曾有计算认为,深圳GDP将在2038年左右超过上海,而乐观的预计认为,深圳完成这一经济壮举只需要10年。在人均GDP水平上,则早在2015年深圳便已超过上海。因此,有人怀疑,上海与深圳,如今谁才是中国经济的真正中心。“上海不是深圳的对手,浦东也干不过前海”的口号也被叫得响亮。

不过,在民生指标上,深圳尚有诸多不如人意之处。高企的房价的确对深圳经济和人才起到了挤压作用。根据2018年5月的数据,深圳常住人口的住房自有率只有34%,而上海的住房自有率则达到近七成。为此,深圳制定了5年内将住房自有率提高至50%的目标。

与深圳和上海各自拥有自己的拥趸并各自较劲不同,深圳和上海发展的交错起伏,本不是一场零和博弈和恶性竞争。中国城市和区域政府之间的经济竞赛,原本就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政治驱动力。

沪深腹地和差异化竞争格局

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欧洲国家之所以能在16世纪迅速崛起进而超越中国、印度、阿拉伯等古老文明中心,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在于,欧洲分散的主权国家事实上形成了一场国家和区域间的竞赛,在这场竞赛中,各种思想、技术和管理体制的创新以及人才流动,铸就了16世纪世界文明的大分流。而中国的大一统格局,似乎抑制了创新,在暮鼓晨钟中走向没落。

但如今中国的现实是,区域间的经济竞赛事实上激发了地方政府的创新和进步。以至于,如今在中国,区域政府竞争已经成为政治学和经济学的一门特殊学科。中国各个省市乃至微观政府层面,在经济发展、城市建设、社会民生等方面进行的竞争,促进了各区域产业链配套、人才和科技、财政和金融、基础设施、环境体系、政策体系、管理效率等方面的提升和改善。

区域间的竞争有利于北京高层贯彻自己的改革目标,激发地方官员的改革热情。但这种竞争时常陷入重复投资和恶性竞争的状态,并形成了区域整合的行政壁垒。如今,区域间的良性竞争和统筹协调已成为北京高层经济空间布局中被日益重视的面向。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被频繁强调。

因而,考量北京操刀的深圳上海双城记也必须置于这个整体大背景中。作为中国经济最高水平竞赛的两个排在第一第二的选手,它们相比此前将进行一场不仅是速度,更是耐力和综合身体素质的竞赛。

或许,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深圳和上海从来没有如此贴近地双双排在一条跑道上。

从地理和经济空间格局而言,深圳和上海都将成为各自区域整合的核心力量和城市群中心。深圳和上海位于北京高层规划的两大区域经济格局的龙头位置。上海的腹地是广阔漫长的长三角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而深圳则被定位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

从全球城市定位而言,两座城市也将在北京高层的顶层设计中,向各自全球对标城市所代表的最高水准迈进。

在北京高层的期待中,上海要打造“三个最”——最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最能创新突破的改革开放试验田,最开放自由的经济体系。在高层的描绘中,上海未来打造的临港新片区将是“全球开放程度最高的特殊区域”,对标的是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全球著名自由港口城市。

而深圳则背负了五大战略定位: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可持续发展先锋,这意味着这座城市成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试验场。至于其所要示范的对象,并非只是一河之隔的香港,而是要树立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和经验输出中心。

人们总是想在上海和深圳两座城市间分出轻重,既然深圳承担着试验习近平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任务”,是否相比之下,深圳更应该称雄于习时代呢?其实,很难说得清这两座城市哪个在北京高层的心目中更加重要,因为两者差异化竞争的格局和各自承担的不同任务,让两者的权重难以衡量。

区域良性竞争成中国经济中心议程

近日,以北京高层对深圳和上海的新定位为开端,加之8月26日中国将河北、山东、江苏、黑龙江、广西、云南六省大片区域都划作自由贸易区,以及当天下午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所透露出来的信号,显然,中国各经济区域在各自比较优势下形成区域经济布局,成为当前中共经济事务的中心议程。

在习近平主持召开的这次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研究了“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问题、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问题。”

北京高层在这次会议上判断称,中国“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而上海市和广东省参加“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问题”汇报印证了,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城市群和以深圳为核心引擎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将成为中国区域经济布局中在优势互补下进行良性竞争的先行者。

因而,若从中国区域发展和扩大开放的大格局考量,加之六省自贸区的建立,则深圳与上海连同它们背后的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无非是中国更庞大对外开放格局中的某块拼图而已,而城市之间的GDP比拼并非北京操刀这出双城记的主要考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