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中共四中所传达的意外讯息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8月30日,中共召开月度政治局会议,除了审议几项党内法规条例外,此次会议还通报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召开动向。关于四中全会,外界关注的始终有两点:何时开,主题是什么?围绕着这两点在过去的一年已经有太多的猜测。

此次政治局会议通报,10月四中全会的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

解析四中召开时间背后的原因

用“万众期待”来形容这场中共全会一点也不夸张,而之所以如此受关注的原因大概有二,召开时间与背景。

从召开时间来说,因应2018年1月、2月“意外”连续召开了中共二中、三中全会,至今四中全会中间空期一年半有余。而根据惯例,中共每年要召开一次至两次中央全会,因此,四中全会也就被认为是一场被“延期”的会议。对于极其讲究规律性与传承性的中共来说,这种不规律的安排也就给外界造成一定的想象空间。

从外界呼唤四中的背景来看,2018年3月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已经摆上台面,在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打”与“谈”成为两国互动的主要基调,与美国关系生变带来的系列效应就是内部从中共历次会议的表述来看,中国经济确实承受着一定的压力,社会情绪也在随之波动,外部中国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多,不仅是美国以及盟友的施压,还有被扰乱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以及在国际关系变动中催生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宏观国际局势到微观民生议题,从外部挑战到内部压力,与其说期待四中,不如说,各界希望看到来自中共全党的意志如何应对当前中国面临的系列问题。

距离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已逾一年半,10月的四中已被多次讨论,但此次通报的议程主题还是令外界颇感意外。(新华社)

相比2018年中国面临的内外时局,如今似乎有种顺其自然的意味,不仅是在应对美国等外部挑战的态度更加明确有力,内部的纷杂也逐渐平息,虽然当前仍有诸多议题,但从中共的应对举措来看,其重心仍是回归中国国内议题。再回过头看四中全会的召开时间,尽管中间有一年半的空期,打破了以往最迟一年召开一次的惯例,不过如循惯例,三中大概率应是2018年下半年召开,如此,10月将举行的四中与往届相比算得上是“如期”举行。这场“四中”舆论风波体现了过去一年中国内外局势变动下的社会情绪,也反应了中共面对压力仍能保持定力,按照既定节奏推进的强大规划性。

“第五个现代化”提上日程

事实上,回答四中为何10月召开,还有一个原因值得留意。这就要聚焦四中议题。关于此次四中全会主题此前的讨论也很多,有说鉴于历届四中全会多以党建为专题,且改革开放40周年高潮已过,十九届四中全会主题有可能党建为主,也有分析认为当下经济转型困境,承继经济改革话题做文章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根据中共通报,此次四中议题大概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工作汇报,这是历届中共全会的惯例事项。二是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这项内容是习近平上台之初提出的执政理念,当时多维也将之称为习版“第五个现代化”,判断将成为习近平重要政治功绩。可见。此次四中主要议题不再是聚焦党建、经济某一具体领域,而是针对“深化改革”这一总目标,体现了中共全会的战略性特征。

“国家治理能力及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是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中国“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所谓现代化,其含义也十分明确,不仅是国家机构、官员素质的现代化,也是执政党的现代化,在现代化视野下的概念,强调“国家治理”而非“国家统治”,强调“社会治理”而非“社会管理”,因此“第五个现代化”也被认为将使中国摆脱“人治”阴影,使治理国家变得文明规范,也将使中共成为全面现代化的执政党。

不过在2014年2月17日在这个面向几乎所有中共省部级以上高层官员的会议上,习作了进一步的解释,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完整理解和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这是两句话组成的一个整体,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的方向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即在习的政治理念里,从政治属性来看,国家治理体系是在中共的政治领导和政策推动下治理国家的一系列制度和程序,其本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集中体现,而并非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因此可以看到在此次四中全会的通报里“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连在一起出现。

至于这项改革目标为何在此次四中全会纳入主要议题,一则中央全会本身性质使然,在中共党内官员和部分学者中,视中央全会为“出战略”的地方,“坚持科学发展观”“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一系列中共顶层重大战略都是通过中共全会作出的决策部署。而作为中共深化改革总目标的“第五个现代化”的战略意义当然符合中央全会的讨论议程。

虽然每次全会内容各有侧重,但在整体上有一个贯穿如一的主题,也即中央全会的衔接性。十九届一中二中三中全会分别是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的中共领导层,修宪,讨论中国国家机构领导人名单以及审议党政机构改革方案。从此可以看出贯穿十九届中共全会的那根线就是“改革”。

更明确一点的线索是在7月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席名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总结会议,被视作为中共大规模机构改革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但当时习近平在会上称“完成组织架构重建、实现机构职能调整,只是解决了‘面’上的问题,真正要发生‘化学反应’,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还指示要总结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经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由此可见,此次的四中全会是在7月初的党政机构改革“功成”的基础上的一次改革延续。而对于中共来说,在与美国的矛盾暂时还不能得到控制,香港反修例事件的爆发给了其更加现实的考虑,即对其执政能力的考验,一定程度上说,正在面临的这些挑战也是促使中共加快自我改革的原因。而四中过后也意味着真正触及思想观念、动真动硬的改革将登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