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改革 局势压力下中国的“外病”与“内治”

撰写:
撰写:

外有贸易战压力,但终究是中国经济自身的转型迫使北京按既定开放步骤行进。(Reuters)

早在7月中,中国官方曾公布数据,录得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下滑到6.3%(其中,第二季度仅6.2%)。这是自1989年政治动乱以来30年间,中国经济增速最为低落的时期。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擦擦重新燃起战火:美国将从10月1日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现有加征关税从25%提高至30%,原定9月1日生效的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原计划的10%升至15%,中国则针锋相宣布将对价值75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10%、5%不等关税……面对国内经济增长颓势和外部贸易战压力,北京的动作引人关注。

北京不会屈从于外在压力表现在按既定步骤进行对外开放,在反全球化浪潮中“逆流而上”,展示开放而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姿态。

8月底,中国政府“一口气”批准了在山东、江苏、河北、广西、云南、黑龙江六个省份同时成立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计划。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北京在2013年推出的“改革开放”经济特区升级版,试图以更加自由和开放的姿态活跃区域经济,并进而中国经济提供秩序的续航动力。当年9月份,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率先成立,至今中国大陆自贸区遍地开花,已经达到六批次18个。其中,除2018年10月份覆盖海南全省的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2019年7月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围临港新片区使得总面积达到近240平方公里外,其余16个自贸区项目均近120平方公里。此外,最近一批次的6个自贸区项目中,广西、云南和黑龙江成为首次纳入的陆地边界开放省份。

同期,在香港陷入街头暴力纷争的背景下,中国还高调公布了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计划。这既是中国政府更早之前所确立的规模更大的大湾区计划的一部分,但又并非完全如此。从北京下发的一份文件中,如果说2015年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更多立足于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事实上,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也是在2019年初抛出),那么北京对于深圳的新定位显然并非纯粹经济意义,更非纯粹区域意义上的。

北京时间8月26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中央财经委员会是中共十九大后升级的财经工作最高级别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在此次会议上,北京同样并没有就外部压力做出新的激烈反应,甚至是讨论。根据新华社通稿,习近平正是要求在区域经济调整上发力。“要根据各地区的条件,走合理分工、优化发展的路子,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完善空间治理,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要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攻坚战”,他如此表态道。

在这场会议之外,正如文章开始所提到,北京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压力似乎并不以为然。一位官方学者说,当前的贸易战节奏对中国来说是“舒适的”。他的话尽管在中国国内引起不少争议,但是有一点也许没错,那就是即便美国仍然在高高举起手中的武器,但是北京已经渡过了最初的不适应和不知所措时期,而未来双方比拼的是耐力,是时间。

而不管怎样,中国最大的困境仍然在自己本身,“外病”可以“内治”,而“内病”当然更是如此。中国经济增速在持续下滑的道路上还要持续多久?能否在一个确定的时间节点恢复到持续匀速增长?中央仍然在专心给出类似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各种先行试验区等答案。而有理由相信,像某贸易战升级等偶发性因素的出现,截止不前还不具备动摇北京既定的二次改革的能量。

(本文原发于香港01,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