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捣仙药神灵到泥塑玩偶 北京中秋的兔儿爷信仰

撰写:
撰写: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已届,在福建厦门地区再度掀起了一阵“博饼”风潮,在台北街头各著名糕饼店前,购买月饼、糕点的人潮大排长龙,晚间在公园、郊外更有露天烤肉的活动。而北京至今仍存在个非常特殊的习俗用品:兔儿爷,相传就是由古代对月亮的崇拜衍生而来。

“兔儿爷”为老北京传统民俗工艺之一,起源自明清时期中国华北地区的祭月习俗。(許陳品/多维新闻)

1 在月宫中陪伴嫦娥捣药的,是蟾蜍还是玉兔?

东汉嘉祥宋山小祠堂西壁拓片(局部),已有玉兔(左)和蟾蜍(右)捣药的形象。现藏于台湾“中研院”傅斯年图书馆。(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战国时代楚国大夫屈原(约公元前343年-约前278年)在《天问》中称:“夜光何德,死则又育? 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这里“顾菟”是指古人在月亮崇拜时,对月影想象的称谓。一般来说,都会将月球上的阴影处想象为随嫦娥飞上广寒宫的玉兔,或作为另一种生物─蟾蜍来看待。而蟾蜍之说早自西汉《淮南子》中已有,后顾菟由“蟾蜍变为蟾兔,于是一名析为二物”,出土于今山东省嘉祥县满硐镇宋山的小祠堂西壁拓片,出现蟾蜍和玉兔一起捣药的画面,证明东汉晚期仍认为两者并存在月宫上。唐代贾岛继承这种说法,其诗《忆江上吴处士》:“闽国扬帆去,蟾蜍亏复团”,就是将蟾蜍比做月亮。近代学者闻一多解释,“顾菟”为蟾蜍,并考证“玉兔捣药”实由“蟾蜍捣药”中演变而来。

2 不死之药与千岁白兔

由于月亮定时盈亏,在中国古代先民看来,这种自然现象与生命的死而复活紧密相关。月亮周而复始的阴晴圆缺规律,符合中国道家盛极而衰、循环往复的哲学,屈原在《天问》中对月发问的“死则又育”,或“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诗句,也让月亮成为不死的象征。中国古人更是想象出“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唐代《初学记》引用古本《淮南子》的记载为:“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羿妻姮娥窃之奔月,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唐代诗人李商隐(813─约858年)的诗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亦在述说嫦娥与不死药的故事。既然月宫中藏有长生不死的仙药,故在此间捣制“仙药”的蟾蜍和玉兔,更是意味着长寿,东晋道士葛洪(283─343年)的《抱朴子》中即有“蟾蜍寿三千”、“白兔寿千岁”的说法。

3 泥塑“兔儿爷”的由来

为祈求健康长寿,明清时期,北京地区的民众有在农历八月十五日中秋节祭月的习俗。明代贡生陆启泓(1590─1648年)《北京岁华记》称:“中秋,人家各置月宫符像,陈供瓜果于庭,男女肃拜烧香,旦而焚之。符上兔如人立”。而这个月宫符像又称为“月光码儿”(亦称月光纸或月光符),是一种木板印刷的菩萨造像,或是手绘方式,上面画有佛教月光遍照菩萨(药师如来佛之部属),或是道教月神“月宫黄华素曜元精圣后太阴元君”。此外,亦绘有玉皇大帝、风雨雷电诸神,嫦娥及侍女、财神等佛道诸神的月光码儿,然而尽管主神各不相同,但配属执杵捣药玉兔的形象则相对固定。

晚明北直隶献县(今河北省沧州市献县)文人纪坤(1570─1642年)《戏题》诗小序谓:“京师(今北京市)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形,衣冠踞坐如人状,儿女祀而拜之”,此为最早关于兔儿爷的文献记载。北京民俗博物馆馆员关昕解释,由于孩童非常喜欢模仿大人的行为,当成年人在中秋节进行祭月习俗时,小孩子随之仿效,自制了祭月用的兔子造像,因而产生了专供儿童祭月用的“兔儿爷”,并兼有儿童玩具的功能。当祭月仪式结束,“月光码儿”通常会跟着其他祭祀之物一并焚烧,而“兔儿爷”是唯一能被保留下来的物品。

4 “兔儿爷”非彼“兔儿神” 后者掌同性恋爱情

仅管“兔儿爷”被当作神灵般受到香火祭祀,但后世却经常将祂与清代随园先生袁枚(1716─1797年)《子不语》中的“兔儿神”相混淆,以为“兔儿神”是“兔儿爷”的异名,或将“兔儿爷”视为掌管同性恋的神祇,实则不然。

《子不语》有载:清朝初年,有年少登科第的福建巡按御史,当他坐堂办公时,总有位喜爱巡按外貌的男子,名为胡天保,经常暗中窥视。巡按心中很困惑,但总不了解原因。当巡按御史巡察地方,胡天保也跟着前往,并躲在厕所偷窥巡按御史的臀部。巡按问胡,胡起初不肯说,后来被丈责才讲:“实在是因为见了大人的美貌,心中难以忘怀。明知道天上的玉树不可能让凡间鸟儿停歇,但还是神魂颠倒,不知不觉做出这种无礼之事”。巡按闻言大怒,直接将胡天保杖毙处死。

过了一个月后,胡天保托梦给乡亲称:“我用非礼之心冒犯到官员,死了活该,但毕竟出于一片爱心和痴想,跟一般歹徒不同。阴间官吏都笑我、消遣我,但都没有对我生气的。现在阴间封我为兔儿神专司人间男悦男之事可以为我建庙招来香火”。福建有聘男子为“契兄弟”的习俗,他们听到乡里人述说这段托梦之语,就争相集资建庙,果真非常灵验。后来,凡想偷偷相会,或是有爱恋不受赞同者,都会前往祈求庇佑。

由此可以得知,“兔儿爷”乃上古神话传说中,于月宫中陪伴嫦娥的捣药玉兔;“兔儿神”则是清代福建地区民众祭祀杖毙而死的胡天保、以祈求同性之爱的民间信仰,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可混为一谈。

5 现代文学中的“兔儿爷”

随着时代演进,许多传统习俗被人们所遗忘或被废弃,加上近代物质丰富之后,泥塑兔儿爷对儿童也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那么,我们今天还可以从哪里看到“兔儿爷”呢?其实很多相声段子里都有关于兔儿爷的故事,比如《开粥厂》里八月十五中秋节,要给百姓“三台月宫码”,上面就画着兔儿爷;《拴娃娃》里一连串的俏皮话:“兔爷沾金,崩脸儿了;兔爷拍胸口,满空了;兔爷折跟斗,窝犄角了;兔爷过河,一滩泥了;兔爷上摊,卖了;兔爷……。”

已故作家老舍(1899─1966年)在其作品《四世同堂》就有对“兔儿爷”的描述:

而书中祁老爷子在中秋节前夕到街上给孙子小顺儿、孙女妞子买两个“兔儿爷”,面对日军占领北平后,过中秋节的气氛冷清许多,他心中不免感慨许多;当小贩向祁老爷子抱怨:“要照这么下去,我这点手艺非绝了根儿不可!……您看哪,今年我的货要是都卖不出去,明年我还傻瓜似的预备吗?不会!要是几年下去,这行手艺还不断了根?您想是不是?”

75岁的祁老爷子已感受到日军侵华所带来深深的“亡国惨”,化作心中的抑郁与哀伤,更想到自己的“棺材恐怕是要从有日本兵把守着的城门中抬出去”,子孙“将要住在一个没有兔儿爷的北平,随着兔儿爷的消灭,许多许多可爱的、北平特有的东西,也必定绝了根”。当他把买回的兔儿爷给了孙子孙女后说:“今年玩了,明年可……”,并把后半句话咽回去了。孙子小顺儿接着问:“明年怎样?明年买更大,更大,更大的吧?”祁老爷子已经闭眼不愿再说。

历史上“中秋供兔儿爷”的习俗不只是在北京,事实上曾广为流传在天津、河北、山东一带。如1933年10月5日天津《益世报》还报道称,当年中秋节大小兔儿爷“购者踊跃,莫不宣告倾销”;今皆属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张北、万全等县径将祭月称为“供兔儿爷”,山东济南府等地则称“兔儿爷”为“兔子王”。然而都因时代变迁,华北地区普遍的祭月习俗,如今却仅仅只是老北京的特有民俗工艺,或在博物馆中才能见着,难免令人有些唏嘘。所幸“兔儿爷”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候选,或作为北京中秋节的形象大使,以及当代中国探月工程中的月表巡视器─玉兔月球车、与预计于2020年正式组建常驻的“天宫号”太空站,无不在提醒大家,月空中的那只兔子,不仅存在古代传说与习俗中,更展示于世人的眼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