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20周年】 百年前梅山地震如何改变台湾社会

撰写:
撰写:

20年前的深夜,一场里氏震级7.3的强震袭来,震醒了睡梦中的台湾民众,这個自二战后伤亡损失最大的自然災害,造成2,415人死亡、11,305人受伤、29人失踪,全台超过10万间房屋全倒或半倒的“九二一大地震”(又称集集大地震),让台湾从此展开漫长的灾后重建之路。今(2019)年适逢九二一地震20周年,除了当年一出出断垣残壁与家破人亡的悲伤故事外,台湾社会还需要漫长的时间让家园、心灵重建,亦成为民众共有的集体记忆。发生在百年前的嘉义梅山地震,除了带来惨烈的伤亡人数外,也悄悄扭转台湾人对于日本人的社会观感。

因1906年梅山地震,导致嘉义厅新港支厅(今嘉义县新港乡)建筑严重毁损。(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台湾位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据学者统计,自清代迄今,台湾曾发生过多起造成上百人死亡的大地震,其中造成千人罹难的地震就有五次,分别是1848年2月彰化地震(1,030人)、1862年6月台南地震(1,700人)、1906年3月嘉义梅山地震、1935年4月新竹-台中地震(3,276人)以及1999年9月21日的集集大地震(2,415人)。

发生于1906年3月17日的嘉义梅山大地震(地震所在地为嘉义梅仔坑,光复改名梅山乡,故今日多以现名“梅山"称呼此次地震),虽然迄今已超过百年,但由于该地震死伤人数过多,因此今日仍时常被提及。根据文献记载,这场地震造成1,258人死亡,超过2,000人轻重伤,民房全倒6,769户、半倒3,633户。

梅山地震:台湾百年来地震伤亡第三惨重

地震发生时间是3月17日上午6时35分至40分之间,震央约在今天嘉义县民雄乡与梅山乡附近,地震震度依当时日本分级属于“烈震"(里氏震级7.1)。灾害范围包括今南投县、云林县、嘉义县市与台南市,其中以嘉义梅山、新港的民众死伤与房屋倒塌的情形最为严重,当天《台湾日日新报》用大篇幅报导此次地震灾情有多惨烈:

当时来台的日本教育家三屋大五郎(1857-1945年)作诗《地震行》,纪录嘉义一带的惨状:“台之平野从南来,一望无际辟草莱。就中嘉义最宏敞……维时丙午春三月……忽然一声响坤轴……余震连续鸣不歇……几万人家无完壁,毁瓦折柱邱山堆。加之烟霾昏宇宙,百里田园覆栽培。转瞬繁华变地狱,人畜压死极惨哉。"

快速又确实的救援与灾后重建

地震发生之时,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1852-1906年,1898-1906年在任)人在东京,且已接获调职令,对于地震仅仅表示哀悼,无任何实际作为;继任的总督佐久间左马太(1844-1915年,1906-1915年在任)虽然自4月11日应上任复命,却直到5月13日才抵达台湾就任。而民政长官后藤新平(1857-1929年,1898-1906年在任),当时人也不在台湾。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总督府第一时间负责实际救灾的是代理民政长官的总务局局长-中村是公(1867-1927年)与代理警视总长大津麟平(1865-1939年)投入指挥救援。

除了震灾地嘉义台南的医院外,全台医院都有派护理人员投入救灾,甚至宪兵分遣队也都指挥动员协助。在中村指挥下,整个救灾行动采直线单向式临机应变的方式救援,由主事者亲自或派员深入灾区,在第一时间掌握灾区信息以降低灾害损伤。虽然缺乏全面整合式救援,不过各单位几乎都能快速投入灾区工作,令其恢复秩序。尽管总督府高层并不在场指挥,却能毫不影响灾区救援行动的执行与效率。

此次灾后重建,与发生于1904年的斗六地震,仅着重发放救恤金、义捐金相比,总督府有显著的改善,不仅派遣专家来台调查并规划灾区复兴计划-嘉义市区改正计划,灾区房屋重建的速度也相当快速。灾区重建工程于4月初展开,灾民住宅于6月时多数告成,新建的民房多以林材砖瓦筑成,不再兴建“土埆厝”(土坏房)。且在民宅重建后,总督府才着手重建嘉义地方官厅,不过身为重灾区的梅仔坑支厅,由于震后阿里山铁路兴建影响下,于来年废止,改设竹头崎为支厅(今嘉义县竹崎乡)。

灾后检讨改变民间风俗

梅山地震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除了余震时间长达一个月之久外,3月17日的主震和4月14日发生的强烈余震,有密切关系。两起地震都发生在上午,为早上6时与凌晨3时,多数民众还在家中,或甚至还在睡梦中,不会外出的时段,因此无法在地震发生时立即逃出屋外,也是这次民众多被倒塌房屋压死的原因之ㄧ。

这次地震伤亡人数女性多于男性,从总督府灾后报告检讨,可以看出与妇女缠足风俗有极大关连。“台俗妇女,率多缠足,行动孱弱。遇有急难,蹇缓不能逃生。其不毙于岩箢之下也几希"。尽管1906年已是日本殖民台湾的第十一年,总督府也不断宣传要解放天足,但成效不彰,台湾民间社会依然多有缠足妇女。为了在地震来时能顺利逃生,殖民当局也顺势推动废除缠足陋习。

房屋倒塌也与当时台湾民宅的建筑方式有密切关连,据当时来台参与灾害调查与灾后复建工程的日本地震灾害领域专家学者大森房吉(1868-1923年)的纪录,可以知道问题的所在:

刊载于3月27日的《台湾日日新报》也开始倡导木造建筑的优点:“欲改用木造则材料必自对岸运来,需用方多价值必贵,难后人民,恐无力负担,就地取材,舍阿里山林木,别无适宜地位,是在当道之计划万全耳"。之后总督府于1907年制订《台湾家屋建筑规则施行细则》,条文中取消土埆与土埆混和砖石的造屋方式,同时明确规定房屋应以水泥之砂浆固定,也是首次将耐震防灾观念写入法令中。。

日本警察西医深入救灾 改变台湾民众印象

大地震后,除了造成短期的物价波动、粮食短缺、产业冲击与众多流离失所的灾民外,也给予台湾社会带来许多观念的改变。例如,日据初期台湾民间由于西医多为日人,沟通上语言不通,且医药费用较传统中医昂贵等原因,因此不习惯看西医也忌讳外科手术,妇女更是忌讳裸露身躯。但由于地震灾后救护治疗,成效良好获得好评,逐渐改变民众对于西医的看法。

台湾民众向来畏惧日本警察,但地震过后对于日警的观感更有显着的改变。由于日据初期全台各地多有武装抗日事件,导致地方上多有日军屠村等血腥镇压手段,且高压严密的警察制度,让普遍台湾民众对于日本警察观感不佳。但在外界资源尚无法进入灾区时,由当地的日本警察往往负责组织救员与挖掘工作,让民众体认到日警勇于任事、认真负责的做事态度。

另外从灾后云嘉地区庙宇重建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地震在带来破坏的同时,也蕴含着再生的力量。如新港奉天宫、溪北六兴宫等庙宇,因为地震导致严重毁损,但在庙宇重建、修建的过程时,当时的庙宇艺术-交趾陶文化正巧赶上了重建的历史时刻,也促成交趾陶与剪黏文化在台落地生根,让嘉义成为台湾交趾陶的故乡。而每一次的地震救灾经验,都能为下一次的灾害提前作准备,总督府有了梅山地震的救援经验后,并将其运用于1935年的新竹-台中大地震中,更于全台设置地震观察站,不仅增加对地震的了解也让台湾防震制度更加完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