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印度为何没能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

撰写:
撰写:

从美国在线问答网站Quora到中国的知乎,中印之间经济上的比较与较量,在互联网上无时不处不在,网友乐此不疲。中国人乐于以中印建国时的难兄难弟与今天两国间的巨大差距来证明中国的成功,印度人同样基于曾经的中印两国难兄难弟与今天的巨大差距,认为中国能够办到的印度也能办到,印度必将赶上乃至超越中国实现民族复兴,中国的今天就是印度的明天。

在印度人看来,中国早在1978年就实行了改革开放,印度直到1990年代初拉奥(Narasimha Rao)政府时期才开始进行市场经济改革即印度版改革开放,而2018年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3万亿美元与2006年中国的2.75万亿美元大体上相当,中印两国经济上差距的十几年也与印度改革开放推迟的十几年大体相当。言下之意,不是印度不行,而是改革开放晚了,印度经济终将腾飞。

然而,印度人从未思考过印度的改革开放为何会比中国晚了十几年,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并存的印度,其改革开放不应该比中国更容易,中国当前不就是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事实上,中印之间的差距在两国建国后的“前三十年”就注定了,一切要从印度的计划经济说起。

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一手构建了印度政治上的议会民主制、经济上的计划与市场并存的混合经济体制,中央层面的计划经济体制使印度成为了世界六大工业国。图为尼赫鲁(左)与甘地(右)。(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尼赫鲁的计划经济

印度独立之初,在政治上选择西方议会民主制的同时,面对一个长期殖民统治下经济极其落后的印度,以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为代表的心怀大国梦的印度精英选择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并存的混合经济模式。即强调政府对经济的计划和控制,优先发展基础工业和国营企业,同时允许私营企业存在,但明确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的经营范围。

1956年出台的工业政策决议将印度工业分为三类,第一类由政府垄断,但已经存在的私营企业允许继续经营,包括武器、弹药、原子能、钢铁、重型铸件、重型机械、重型电器、煤炭、石油、航空、铁路、造船、电力、采矿等17类;第二类由国家建立国营企业,同时允许私营企业进入作为补充,包括机床、药品、合成橡胶、公路运输、海运等12类;剩下的属于第三类,全部由私营企业经营。此外,金融和外贸也由国家控制和经营。

通过这一混合经济模式,印度既希望通过国家主导的计划经济体制,集中优势资源快速建立国家的工业基础,实现工业化,真正实现经济上的独立,从而实现政治上的独立,摆脱英国殖民经济的束缚,树立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同时又避免西方市场经济体制下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建立一个“既能最大限度实现增长,又不致造成私人垄断和财富集中的经济结构,以取代贪得无厌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极权国家政治”。

事实上,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也是当时印度最现实的选择。印度独立之初,英国确实给印度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但也正如苏联解体一样,印巴分治使印度工业体系元气大伤。印巴分治后,大城市和大工业都在印度境内,粮食产区和原料产地却多在巴基斯坦境内。据统计,91%的大工业如钢铁、黄麻、造纸等几乎全部留在了印度,巴基斯坦却生产了38%的棉花、80%的黄麻,印度不得不大量进口粮食、棉花、黄麻等,工农业生产大幅下降。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要挽救并发展经济,计划经济是最佳选择。

1951年印度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国家主导的计划经济的优越性很快显现,到1956年一五计划结束时,五年间工业生产增长了25%,农业生产增长了22.2%,物价保持了稳定。二五、三五计划期间,印度政府优先发展基础工业和以机械制造业为中心的重工业,从而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

十年间,印度工业生产增长了近一倍,其中机床增加21倍、内燃机增加7倍、动力水泵增加5倍、发电机增加4倍、家用电冰箱增加6倍,国营企业从21家增加到74家,投资额增加了29倍。从四五计划开始到六五计划,印度将发展重点转向农业。

总的来看,通过国家主导的计划经济模式,印度保持住了自独立以来的世界十大工业国地位,但自1970年代开始滑落,到1980年代中期已经滑落到20位以后。单纯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印度的前改革开放时代成就巨大,但与中国的前三十年相比又差得很远,埋下了印度落后的种子。

前后三十年

以中国改革开放不久的1980年为节点来对比中印,当年两国以美元计价的GDP相差不大,中国仅比印度多不到50亿美元,但印度与中国在具体经济数据上的差距很大,其中最能体现中印两国经济差距与未来的是两国经济结构的差别。1980年中国一二三产业比重分别为30.1%、48.5%、21.4%,印度为38.7%、24.2%、37.1%,从产业结构来看,中国工业产值占比接近一半,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工业国家,而印度工业占比仅24.2%,工业化仍任重而道远。到2003年,以美元计价的GDP中国已经是印度的2.73倍,中国工业占比增加到52.3%,而印度仅为26.6%,第三产业占比却高达51.2%。

1990年代印度改革开放后,经济虽发展较快,但直到最近十余年才大力发展制造业为印度经济补课。图为2018年韩国三星手机印度工厂建成时,印度总理莫迪(左三)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为工厂剪彩。该工厂预计年产手机1.2亿部,是世界最大手机工厂,被印度视为发展印度制造的巨大成就。(VCG)

从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历程来看,由工业化奠定经济基础后再转向服务业是正途,不是建立在工业化基础上的经济发展大多陷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如南美的阿根廷、巴西等。印度尚未完成工业化就转向服务业,前路注定难走,今天印度大力推进“印度制造”可以说就是在为工业化补课,能补到何种程度,能否在机器替代前完成工业化,是一个未知数。

印度改革开放前之所以坐拥英国丰厚遗产却与中国在工业上差距巨大,恐怕原因还在于印度的计划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并存的半吊子计划经济。以苏联与中国的经验来看,计划经济体制确实是后发国家、落后国家追赶先发国家建立工业基础的最佳选择,其核心要义是——集中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工业发展中去,其典型特征是——高积累、高投资、低消费,以人为压低个人消费的方式尽可能地将产出投入到工业再生产中,从而实现工业的高速发展,建立工业化的基础,这一切的基础是——国家对整个国民经济的统制与计划,而这正是印度体制所做不到的。

当然,这样的体制牺牲是很大的。正如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Maurice Meisner)所说,“毛泽东的工业革命要求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的牺牲和艰苦的劳动,正如日本和俄国的现代化在更早的时代所要求于他们人民的那样。由于共产党人的国家不断拨出更多的剩余产品用以扩建现代工厂,人民的消费和生活水平受到了损害。简而言之,国家利用它所统治的人民(尤其是农民)建立重工业基础……中国急剧增加的国民收入当时没有变成劳动人民收入的相应增加……大部分流人了国库(又从国库流向现代工业部门),剩下的仅仅能让人民收入水平有少量提高”,但仍然奠定了中国现代工业化的基础,“没有毛泽东时代的工业革命,在毛泽东主义后时代青云直上、身居高位的经济改革家们恐怕就没有多少改革的对象了”。

如果能够穿越历史,要问中国人是否愿意这样做,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毫不犹豫地答以愿意。只不过,当通过计划经济建立工业化基础后,就应该进行市场化改革,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中国的文革十年,无疑延缓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弊端的爆发,印度半吊子计划经济的混合经济体制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自1970年代开始经济发展就开始缓慢,但直到1980年代末才陷入危机,不得不在1990年代初走上改革之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