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藏在“港独烧国旗”后的两个为什么

撰写:
撰写:

“抗议者轮流踩踏一面放在地上的中国国旗,然后将污损的国旗放入商场外的垃圾箱。随后,他们把垃圾箱推进了附近的河中,这些人后来袭击了与这家商场相连的沙田地铁站。他们跳起来砸碎高处的监控摄像头,用锤子将车票感应器从闸门上敲下,对售票机喷漆,并将屏幕打碎。这些人撑着雨伞以保护自己的身份”。

9月22日发生在香港沙田区街头的这一幕,在中共建政70周年的日子,尤其突兀。相比前两个月,中国舆论场对于香港局势的关注程度正在降低。不过事态的发展仍然让人担心,很多人担心10月1日香港局势会进一步恶化。对于仍在持续的香港抗议,正在准备“国庆”的大陆民众,却抱着十分大的疑问,香港人不是“反修例”吗,为什么在逃犯条例修订案撤回后香港人还要焚烧象征着国家的国旗?已经超过100天的抗议为什么还不“退场”?

激进示威者多次侮辱中国国旗。(HK01)

为什么“烧国旗”现象会出现——抗议性质发生根本变化

尽管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已经宣布所有事情的导火索“逃犯条例”修订案正式撤回,但是激进的香港市民显然没有“买单”。在9月份,暴力事件有增无减,9月18日,港府宣布取消原定于10月1日晚在维多利亚港举行的国庆烟花汇演,公告称此决定是考虑到当前的局势以及政体公众安全。即使警方不批准,10月1日也会有大规模抗议活动,届时在观赏烟花的人群中,不同意见者可能发生争执。在香港青年人活跃的社区“连登”上,已经有人开始号召“玩国旗是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武器”,“十一要遍地开花”。

对于抗议者踩踏中国国旗的行为,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刊登评论文章,批评这些行为是丧失良知,背德违法的恶行,凸显暴徒对国旗与国家的仇恨。又指3个多月来的修例风波中,侮辱国旗的恶行不断上演,有国旗被焚烧和扔进大海,做法是对国家和民族的侮辱,更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亵渎。侮辱国旗者除了激起全体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亦违反《国旗法》,必将受到法律严惩。

所有人都知道,“逃犯条例”只是导火索,林郑月娥撤回修例无助于平息事态。对于抗议者而言,当“撤回修例”的诉求得到满足之后,他们后续的暴力抗议让事件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

因为当100万香港市民上街,抗议“修例”的时候,尽管抗议者提出了“五大诉求”,但是因为其中仍然有很多香港市民,没有政治诉求,只有“条例诉求”。这些市民也是“和理非”的主要构成人群。对于香港政府和北京而言,这些“和理非”市民的诉求是可以探讨的,仍然是停留在一国两制框架内的抗议,用一句带有中共风格的形容就是“人民内部矛盾”。

当“修例撤回”后,“敌我矛盾”成为主要矛盾,或者更直接一些——一些示威者是试图在香港“篡党夺权”,虽然无法看到中南海决策层的案头,虽然香港名义上是没有“香港政府党委”,但是这种判断有理由相信大概率出现。毕竟今天继续参与抗议的人,观点已经赤裸裸就是“反对一国,香港独立”,行为更加激进化,暴力化,年轻人的比例更大。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烧国旗、踩踏国旗”的行为没有在七八月发生,而是在“修例撤回”后不断出现的原因。

为什么抗议不停息

虽然香港反修例运动已经占据了中国“防火墙”内外的全球舆论空间,但至今仍有许多人看不明白,——不是已经撤回修例了吗,为什么抗议不停息?香港经济、市民生活已经满目疮痍,为什么抗议不停息?

从那些示威者,尤其是暴力示威者的心态来解释。第一,从诉求上,今天北京和林郑给出的答复,是没有填满抗议者的“胃口”。前文所说,这些抗议者今天要的,是“时代革命,光复香港”,“革谁的命”?革香港政府的命,“从谁手中光复香港”?从中国中央政府手中“光复”香港。

请所有为那些焚烧中国国旗的行为辩护的人清醒一些,即使今天中共不是中国执政党了,那些主导香港游行风向的人也不会“罢手”。因为他们要的就是“香港独立”,这个话题核心从来不是“自由”,而是“权力”,是政局动荡,香港独立后这些人能够得到“权力”。无论“反修例”,还是“中共统治”,都只是“港独”一层又一层的遮羞布。

所以,在“权力的渴望”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少数的操纵者和多数的被“理想主义”召唤的追随者,是不会轻易从历史的舞台退场。

其次,今天仍然在场上活跃的示威者,他们不想让抗议“脱敏”。

更直接的说,他们十分恐惧,如果今天抗议不再受到关注,“秋后算账”就要到来。所以对于大多数参与过游行的“激进派”,在和理非退场后,他们必须,也不得不用各种手段——例如更具理想主义或热血口号、歌曲(如《愿荣光归香港》),例如更激进、更暴力的行动(如焚烧国旗),让抗议始终停留在“舞台的中央”,作为主角的他们才不会感受到“秋后”。这是街头群众运动中经常出现的群体心态,尤其此次发生了如此多的暴力冲突。

因此,对于北京而言,一定会反思为什么少数“港独”可以裹挟如此多的“民意”,认清楚其实多数对于中央和港府的不满声音,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同时对于一些海内外完全同情示威者的人而言,他们要清楚,香港发生的暴力行为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都是不能容许出现的事情,因为示威者中就是有一群人,是想在政局动荡中赚取“利益”的野心家。“不满的人民”,野心家,再加上一群被“理想主义召唤”的年轻人,这三个群体共同构成香港示威者的主力。用怎样不同的态度、方式去应对这三类完全不同的人,考验中南海的智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