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合毛邓的得与失 中共建政70年之思

撰写:
撰写:

在经过毛时代的筚路蓝缕、邓时代的披荆斩棘,建政70周年的中共,不得不同时面对中共前期历史上的毛遗产和邓遗产。如果说,邓时代曾对毛时代做了一种维度的历史回应,那么,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日益暴露出深刻的社会矛盾和弊端。如何对其进行化解,成为习近平时代的历史任务。

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等中共高层在北京参观中国建国70周年成就展。(新华社)

成长于和平年代的习近平,不同于毛泽东和邓小平,他没有这两位在革命年代的战火经历,但他作为中共元老和军队统帅的子弟,让他与中共的红色传统难以分隔。他自幼受到家庭的熏陶,身上带有浓厚的社会主义情结。青年时代的他,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冲击,被下放到西北农村多年,体会中国底层社会疾苦,反思理想化社会主义在实践中的政治动荡所带来的历史灾难。这段经历无疑让他在追求社会主义信仰的路上保持一份清醒。

文革后他经过大学学习后,旋即进入政坛历练。从最基层的县级官员,到一省的主管大吏,一路摸爬滚打,经过层层选拔,最后进入中共最高决策层,担任国家领导人。其历任中国官僚体制的所有主要职位,是中共培育官员和领导人的典型案例。这恰恰印证了中国那句“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的名言,也折射出中共的用人哲学。

这种出身红二代、历经文革磨难,并成长于改革开放时期,从基层起步、历经各级官位历练的经历,让习近平这样的中共领导人,拥有了在新的时代,统合毛时代和邓时代的资本和可能。

早在2013年,习近平上任之初,就曾明确地意识到中国这两个时期之间的矛盾和张力,他针对当时中国社会十分紧张的左右撕裂,首次提出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观点,引起舆论巨大反响。

他提出,既不能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而是要看到两个时期的“联系”和“区别”,它们虽然在政治经济的指导思想上具有“重大区别”,却具有“本质上”的内在联系。这个本质联系,就是“社会主义”。

习近平的这一说法,被普遍视为中共新一代领导层所持的历史唯物主义历史观。在这种辩证历史观的视野下,中共没有对毛时代和邓时代做出非黑即白的划分,他们也不认为两个时期是左右对立的矛盾体,而是在承认两个时期存在“重大区别”的同时,更为看重两者之间的“本质联系”。

正如习近平这几年所为,他一方面启动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清理中共组织的腐败,强化中共早在毛时期形成的政治信念,加快向社会主义政党的初心回归,以增强自身的合法性和凝聚力。

另一方面,在继承邓时期改革开放的基础上,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弥补邓时代改革开放过度倚重经济建设的弊端,提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五位一体的改革,在经济领域提出完善市场经济,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经济发展的质量;在政治上提出加快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社会领域推动社会公平,开启大规模扶贫工程,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文化上,弘扬社会主义主流文化。生态上推动史无前例的环保运动,推动绿色可持续发展。

短短六七年间,中共在某种程度上重塑着中国的经济结构和政治生态,此前几年围绕毛与邓之间的社会撕裂也得到某种程度的弥合。但同时也要看到,在中共高度强调权威和秩序的同时,社会的多元性也受到某种程度的抑制。然而,若要真正实现社会的和谐,就需要实现一与多的共生,这也许会成为中共今后面临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