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番接触塔利班 中国入局阿富汗的三点特殊优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当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谈判破裂之际,塔利班一个9人代表团前往北京。在3个月前的6月份,塔利班就曾派遣过一个代表团访华。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后,力图收缩战线,实现选举时的撤军承诺,然而在增兵、打击和谈判一系列操作之后,美国仍然深陷阿富汗,难有实质进展。

2018年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报告称阿富汗政府有效控制领土不足60%,2019年有美国分析人士人士也称,“塔利班的势力达到2001年阿富汗战争以来的最强阶段,他们控制了阿富汗近半数以上的国土。”

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军率领北约入侵阿富汗,推倒了塔利班政权。历时18年后,塔利班不仅未像伊拉克、利比亚政权那般烟消云散,反面卷土重来。外界普遍相信,美国撤军之后阿富汗将陷入一场内战,塔利班很有可能主导阿富汗局势,再度重建政权。

也就是说,阿富汗局势当下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节点。美国在阿富汗依然是最大的玩家、最大的变量,塔利班与得到美国支持阿富汗政府正处于有所消涨的均势之中,俄罗斯从未缺席,而中国则是最新入局者。

中国何以能够介入局势错综复杂甚至被称“帝国坟场”的阿富汗?会不会重蹈历史上英国、苏联以及当下美国的覆辙?

美国无法“剿灭”的塔利班

阿富汗位于亚洲腹地,连结东亚、中亚、南亚、西亚(中东),是一个地理要冲,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正因此,阿富汗在历史上就是帝国纵横、战事频仍的地方。其在位置层面的重要性,掩盖了生存环境的恶劣程度。谋求全球利益的英国、前苏联、美国,先后步入此地也都是因为这一点。

中国入局阿富汗,应该也有基于阿富汗特殊地理位置的考量,但是又不止于这一点,而且有自己不同于以往外国介入阿富汗的方式。

从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到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美国前两任总统在摧毁塔利班政权后,执着于以西方式民主选举的方式建立亲美政权,但是结果证明这种战争后的西方式民主并不牢靠。

在美国2001年进入阿富汗之前,塔利班已经在阿富汗执政5年,建立了比较稳固的政权。不论其政治理念、治理政策、外交方式如何,在本国都有相当规模的人口支撑。

塔利班所扎根的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的主要民族,分布在南方大片区域,占比约有40%。美国所支持的北方联盟则以塔吉克族为主,这是阿富汗人口第二多的民族,占比只有25%。这也是为什么塔利班屡剿不灭的重要原因,而美式民主选举制度一定程度上将放大塔利班所依赖的人口优势。

当然,面对阿富汗国内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中国可能也会束手无策。不过中国“阿人主导、阿人所有”主张明智地绕过了阿富汗国内政治问题,尊重阿富汗人自身的意愿。不论经历怎样的过程、建立怎样的政权,都是出于阿富汗人自己的选择。这种“人民主权”,正是中国所理解的“民主”概念。

不可否认,不论是阿富汗当前执政的政府还是塔利班,都已是阿富汗无法忽视的政治组织,也都有着相当的民意支持与“合法性”,不应该是“有你无我”的关系,也不应该维持一种一方执政一方在野的局面。

另一方面,战争应该是所有各方都尽量避免的选项。身在战局之中的北方联盟与塔利班,很难坐在谈判桌上达成停战协议,作为战争挑起者的美国也难以扮演中间调停人的角色。与此同时,作为阿富汗邻国的中国其实有一定的道义和责任为阿富汗止战促和,以及后续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不过,这也需要是在尊重阿富汗国内各方自主意愿的基础之上。

中国的三项优势

中国与美国、俄罗斯的不同点在于,中国与阿富汗互为邻国,中国的新疆与阿富汗巴达赫尚省由瓦罕走廊联通所联通。再加上很多新疆人与阿富汗人有着相似的宗教信仰,因此关系到彼此到切身利益。这也是中国关注阿富汗局势的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瓦罕走廊在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是华夏文明与印度、以及更西边文明、族群交流的一条重要通道。时值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这条通道和阿富汗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该国的政治不稳定与军事冲突,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威胁也同时有所增加。

中国对阿富汗的问题一直有自己的声张,也就是中方在不同场合不厌其烦地提及的“阿人主导、阿人所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6月13日会见阿富汗前总统加尼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9月23日回应塔利班代表团访华问题时,都提到了“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主张。

这一主张,与阿富汗历史上曾经遭遇过的英国、前苏联,以及当下美国的做法都有明显差异。不论是占领殖民阿富汗,还是扶持阿富汗亲本国政权,打击阿富汗某一政治军事势力,都是对阿富汗主权的侵犯,也把阿富汗推进战争的深渊。阿富汗如今成为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固然有地理环境的限制,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国外的政治军事入侵和连绵不绝的战争所导致的。

因此,整体看来,中国的优势主要在于三个方面。

其一,中国能够为阿富汗各方提供一个相对中立、客观的对话、谈判平台。中国历史上未曾干涉阿富汗的主权与内政,在阿富汗没有过多的现实利益牵扯,比美国更适合扮演调停促和的角色。

其二,中国与阿富汗经济互补性强,存在巨大的合作潜力。阿富汗民生问题严峻,在用水、道路、电力、医疗、教育等方面水平落后、需求高涨,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能力突出,制造业产品价格低廉,而且正值产业转型期,与位于“一带一路”区域的阿富汗可以展开深入合作。

其三,中国有着处理民族、宗教矛盾的经验,其集中统一、协商民主的政治形态也能够为阿富汗终止战争、政权组建提供了参考。中国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宗教信仰多样,近年在新疆等地的反恐取得了实际成效。这也是阿富汗可以参考的方面。

中国与阿富汗互为邻国,确实可以说是“命运共同体”。阿富汗的和平与发展,不仅符合阿富汗所有民众的利益,也符合周边国家的利益。对中国而言,一个稳定的邻居比一个留有美国大军的战场更值得期待,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也将获得明显进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