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香港该从深圳示范区中读懂什么?

撰写:
撰写:

在香港因反修例事件而深陷混乱的背景下,北京出台重量级政策,大力扶持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立刻引发了各界猜想。北京真的准备让深圳取代香港了吗?答案可能并非如此。但这对于香港而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警示——如果香港社会继续沉溺于政治狂热,陷入泛政治化的泥潭,不思进取,全面被超越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现正深陷管治危机的香港能恢复平静,以其国际金融中心优势,港深两地,乃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无疑也可优势互补,实现同步发展。

本文转自《多维CN》050期(2019年09月刊)专题栏目《香港该从深圳示范区中读懂什么?》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全新定位。(多维新闻)

从华为任正非到比亚迪王传福,从腾讯马化腾到大疆汪涛,深圳是个造梦的地方,它象征着中国人或是白手起家,或是长袖善舞,可以做成多大的生意,实现多大的梦想。这和三四十年前的香港,何其相似!还记得罗文的那首《塞拉利昂下》吗?——“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在那个年代,只要付出汗水努力,就能够实现“香港梦”。那时候的香港,房价没有这么高,阶层没有这么固化,制造业还很发达……后来,作为全球顶级金融中心之一,中环的灯火依旧璀璨,拿GlobalPay的金领在这里筹谋大中华乃至亚太的业务。然而,在金融、地产之外,香港更多只剩下餐饮、商超、旅游这些中低端的服务业态,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民怨也越来越深。

在今次香港因反修例事件而深陷混乱的背景下,北京出台《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如此重量级政策,大力扶持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立刻引发了各界猜想。《意见》提及多个目标,包括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国际一流法治化营商环境,以及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先行先试等。中央此时要求深圳在上述被视为香港“传统优势”的领域发力,难免引来一些揣测。不否认港深两地存在竞争关系,事实上随着深圳发展的深化,香港肯定会在更多领域受压。深圳是要取代香港吗?这是很多港人心里的疑问。

从时间上看,中央的这一计划,早在7月24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国各领域改革的最顶层议事协调机构,召开的第九次全体会议上就已通过。对于经济特区深圳最新定位,一如当年深圳肩负中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政治任务。深圳任务也将由经济上的先行先试,转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探索一条可供复制的示范之路。

酝酿阶段可以追溯到2017年。彼时,深圳官方根据高层指示提出率先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2018年10月,中共十九大后,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深圳考察时,明确提出这一概念。当年12月26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日,习近平对深圳的新定位做出批示。2019年7月25日《深圳特区报》的一篇报导中提到,习近平“赋予深圳‘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新的历史使命。”

显然,深圳取代香港,不在中共高层的规划之列。这一点还可以从深圳的发展目标获知。这份国家计划为深圳设定“三步走”:短期而言是六年后,也即2025年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中期目标是在2035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在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标杆城市”。这与中共十九大提出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的时间线和路线图基本一致。

让深圳取代香港的看法,无疑是对北京决策层战略布局的严重低估和曲解,决策层显然志不在此。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一向都是观察中国经济发展及其改革动向的焦点城市。可以说,深圳是当代中国发展的一面镜子。从经济特区到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转型,也是中国正在进行的“二次改革”,也就是官方所谓“全面深化改革”,及以实现“第五个现代化”为目标阶段性发展任务的现实需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10月18日,十九大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阶段性发展目标,也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始转向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此,中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始推进“二次改革”,设定实现“第五个现代化”,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但何谓治理体系现代化,何谓治理能力现代化,何谓社会主义现代化,需要一个先行先试的样本。深圳,在这个时代,就被赋予了超越经济特区的新的历史使命。深圳要对目标,并非香港。

邓小平时代设立的经济特区,在习近平时代有了新的历史任务。(VCG)

那么,中央重新定位深圳,会否对毗邻的香港产生影响呢?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深圳能够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城市样本,无疑也将对香港以及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产生辐射作用。这应该也是北京决策层所考虑的。

但这并不是谁替代谁,或者谁取代谁的问题。这不是中央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和国家战略政策制定的逻辑。如何让两座城市,甚至更大的区域优势互补,实现共同发展,才是中央决策的深层次逻辑。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虽然施行的是“一国两制”方针。让中国的一个城市去取代另一个城市,显然不在北京决策层考虑之列,也是完全错误的逻辑,北京绝不可能以牺牲香港作为代价,来换取深圳的发展。

与此同步,2017年7月1日,粤港澳签署推进大湾区建设的框架协议,历时二十余年谋划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式成为中国的国家战略。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城市为核心引擎,粤港澳大湾区要建成世界级城市群、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典范。深圳全新的定位,无疑要服务于这个国家战略,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桥头堡”。

中央电视台8月18日报导称,“先行示范区”有利于更好实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以及率先探索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路径。香港经济学者关焯照认为,“先行示范区”有助深圳与香港互联互通,港深融合将会加强,加强深圳成为一流的创新和创科城市。他认为“先行示范区”难以代替香港的金融地位。

从1980年设立经济特区四十年来,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试验场,已经由最初毗邻香港的一个两万人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超过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都市,与北(京)上(海)广(州)并列为中国“一线城市”。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深圳地区生产总值(GDP)已从1979年的1.97亿元人民币上升到2018年的2.42万亿元,经济规模超越香港,仅次于北京、上海。

深圳以创新科技作为经济增长龙头,杀出了一条血路,孕育出华为、中兴、大疆无人机等高科技企业,如今蜕变成为一个国际化城市,同时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典范,无论速度与幅度,都创造了世界奇迹。这确实是令深圳河另一侧近年发展放缓的香港“相形见绌”,也让很多香港人吃味,但深圳的发展奇迹,乃至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所取得的成就,本身也有香港的一份功劳。正如北京前高官、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所言:深圳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为有香港,到现在依然如此……深圳的命运和香港的命运是紧紧相连的……只有香港好了,深圳才会更好,香港出了问题,深圳必然会受拖累。

如果,现正深陷管治危机的香港能恢复平静,以其国际金融中心优势,港深两地,乃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无疑也可优势互补,实现同步发展。这份重磅文件要求深圳“不断提升对港澳开放水平”,“加快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探索协同开发模式,创新科技管理机制,促进人员、资金、技术和信息等要素高效便捷流动”。这对于增长乏力的香港来说,无疑也是一个重要历史机遇。

需要言明,香港也有自己无可替代的优势和作为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价值。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经济体,它的国际化与开放程度,能为中国经济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对外政治与经济交往、法治与城市治理等提供独特支持。这个城市拥有比深圳更稳固的基础建设、发展及管理经验,香港市民亦具备各种推动现代发展的专业素质。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国家战略中,香港的定位是国际金融中心、国际中转港和物流中心、现代服务业中心,是大湾区对接世界的窗口。可以说,如果能找准自身定位,香港不但不会被边缘化,而且会在国家发展格局中发挥独一无二的作用。以金融领域为例,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助力大湾区经济发展的同时,亦可借助大湾区的发展,依托大湾区和整个内地庞大的市场,提升香港在全球金融领域的竞争力。

香港社会,尤其是香港的管治精英,只要善用自己的优势,摒弃过往放任无为的陋习,克服一直困扰香港的深层次结构矛盾,积极筹谋新路向,包括以主动融合的态度理解“一国两制”,积极参与国家发展大战略,香港未尝不能借此推动本地产业与分配结构转型,让市民享受经济民生与融合的实惠。事实上,随着深圳等内地城市长足发展,两地加强合作早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这一点需要认识清楚。

如果香港社会一味沉溺于政治狂热,继续蹉跎和迷茫下去,而另一边的深圳挟政策与资源优势,不断向目标努力。那么,香港这颗曾经耀眼的“东方之珠”,可能真的会在深圳河另一边的深圳崛起光环映照下黯淡下去。香港需要走出迷雾,涅盘重生。这不单需要港府及香港社会有积极的认识,负责香港事务的京官亦应了解到,香港回归并非只是主权移交,而是要把两个唇齿相依的地方,通过“一国两制”这个极具创意和灵活性的设想结合起来,从而相互学习,相互补充,在这个过程中建立相互之间的尊重。

当然,也必须认识到,将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放到香港对岸,并且誓言要将之建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对香港来说,也有着很明显的倒逼用意。过去一百多年,香港能在资本主义体系下成长为一个“全球标杆城市”,是自由资本主义成功的集中体现。现在一河之隔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圳,又要建成另一个不同政治属性的“全球标杆城市”,其意义已经不言而喻。香港有不错的“底子”,也有大量财政储备,绝对有条件扫除弊政、克服深层次结构矛盾。我们相信,倘若港府能够痛定思痛,香港未尝不能再创高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