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70周年:中国对世界的止动乱减贫困贡献

撰写:
撰写:

在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国庆前夕,中国国务院接连发表《中国的核安全》、《新中国人权事业发展70年》、《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等重磅白皮书,阐述中国大陆政府对该领域的重视与建设,并均在结语强调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尤以《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白皮书为最,全面化与系统化地指明中国对自身和世界关系的期许与贡献。

此外,恰逢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中国也一口气发布《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中方的立场和行动》、《中国与联合国——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中方立场文件》、《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展报告(2019)》和《地球大数据支撑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等四份文件,9月28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又在大会上宣布已启动加入《武器贸易条约》(The Arms Trade Treaty)的相关国内法律程序。这一连串紧锣密鼓的举措,都表明中国政府维护全球秩序的责任与善意。

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在实现国家富裕、消除贫困与战乱上获得极大成就。(新华社)

回首清末以降的中国历史,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陷入一百多年的内忧外患,从一个疆域广袤的大国衰弱成任列强欺凌的贫弱次殖民地,从自给自足的经济体被迫沦为供应世界廉价人力与原料的边陲区位。无尽的战火、丧失的利权和沉重的赔款,消磨了中国原本的活力,这不仅对中国人民是残酷的灾难,对世界也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周边各国与中国间原本紧密的经贸与文化联系亦被帝国主义扭曲或削弱。即使到了中共建政后的1960年,中国的复兴进程仍很缓慢,国内生产总值也仅占全球4.6%。因此中国能一路茁壮到当前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将贫困发生率降低至1.7%,委实是个不容忽视的可观成就,毕竟要在几十年内替数亿人口大规模遏止动乱与提供温饱,进而跃升为世界的政治与经济支柱之一,遍查历史,还真没有过任何先例可循。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白皮书里提到“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而这也是中国政府向国际传递过多次的信息。动乱的外部环境会影响中国,而体量巨大的中国若动荡不安,一样不可能不波及世界。举个例子,单就华侨人数变迁来看,学者估算19世纪中叶华侨大约150万人,多半集中于东南亚;但到了1950年代初期,华侨人口已成长到1,200至1,300万左右,遍布世界各地。而华侨激增的原因主要是中国的混乱与列强的拐带,迫使大量华人自愿或非自愿地迁居海外。如此大规模的人口移动给中国内外带来深远的影响,既满足迁居国的劳力需求、丰富当地的文化面貌,也被有心人士炒作为排华反华的借口,给华人与当地住民间刻下至今仍难泯灭的矛盾。假如这样的历史数据还无法让人们明白个中涵义,不妨看看叙利亚便可知一二。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统计,目前叙利亚难民总数约670万人,大部分都逃往土耳其、黎巴嫩、约旦等发展中国家,成功抵达欧洲的不过仅是少数,但欧洲政客们已叫苦连天,纷纷限缩难民的居留资格、加强遣返偷渡难民。试想,若是中国再度像叙利亚般成为列强角逐的战场,大量难民涌向邻国,又有多少国家能分担照护的责任?又有多少国家的成长会因中国混乱而迟滞?因此《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白皮书里指称假如“中国将走向分裂和解体,给世界带来灾难”,绝非虚言。

部分国家以己度人,甚至认定只有西方模式的“民主自由”制度才是“普世价值”、适合中国。然而揆诸历史,各国的民情与发展水平不一,本就有权力按照自身需求与历史轨迹,摸索最适宜的发展模式,岂能一以论之?何况若要按照西方的进程走一遍,那么中国是否也得先掠卖人口、广辟殖民地、建立剥削他国的政经体系好滋养自己的需求?1880年,英国本土人口不过3,460万人左右,但已攫夺全球1,900万平方公里以上的殖民地,利用殖民地资源推进经济与改善百姓生活水平。若是中国效尤英国经验,这对全球将是多大灾难?

即使到了今天,中国也在壮大的过程里,屡次承诺绝对不走欧美列强“国强必霸”的老路。尽管昔日中国在文革时期一度向外输出革命、欲实施“世界革命”的理想,以经济或军事援助的形式支持海外共产党或反击帝国主义,客观来说加剧当地的政治冲突,也增添国内人民的负担。但也正因为这深刻的教训,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扬弃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且更维护“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亦不似美国动辄透过颜色革命或武力干预他国内政等手段,颠覆他国政府扶植附庸、借以巩固自身的优势地位,这对世界和平无疑是极大的贡献。

诚然,中国的发展历程仍有许多不完美之处,例如1957年的反右运动,错误地扩大打击了知识份子;1959年至1961年因大跃进失败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光是1960年全中国总人口就比1959年减少1,000万,河南信阳地区在该年有9个县死亡率超过100‰;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科学文化事业与民族传统文化造成极大破坏,使文化事业出现严重的倒退,经济发展蒙受重大损失。在毛泽东逝世、中共高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才展开纠偏,这才有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性转折。进入21世纪后,出现房价高涨、医病矛盾、地方基层腐败、教育资源不平均等各种问题,其中“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又被称做“新三座大山”,等待中国政府一一去攻克。然而,历史需要辩证地去看待,绝不能因为这些施政上走的弯路,就断然否定中国这数十年来的内外治绩,更不能因此要求中国得改弦易辙全盘采纳西方模式,因为西方模式亦有自己的问题得克服。再怎么说,中国拥有近14亿人口,任何一项变动都是种风险极高的试验,很可能给国内外造成巨大影响,只能按照实际民情与时代需求逐步改进。

至于那群口口声声“中国崩溃论”的国家或学者,若是真在乎中国人民的福祉,就该对中国发展的权利投以耐心和尊重,毕竟中国若真如彼等料想的“崩溃”,能给全球带来什么帮助呢?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报告,中国连续13年成为推动世界经济最多的第一引擎,2018年贡献率更高达27.5%。此外,中国还是联合国会费第二大出资国、派出维和部队最多的常任理事国。一旦少了中国这个火车头,世界各国的经贸与政治会恶化成何等境地,实在叫人不敢想象。

自2015年中共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宣示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累计已减少8,239万的贫困户,预计到2019年年底,将可实现全中国95%左右的贫困人口脱贫,而且这过程并非建立在征服殖民地或榨取外国人民的土地和血汗上,是十分可贵的和平发展经验。最重要的是,中国并未强推这份模式给外国,故渲染“中国威胁论”的欧美国家该感到心有戚戚焉。因此,无论对中国或中共过去存有什么误解或成见,都不能回避当代中国崛起的正面意义:数亿人口的民生需求获得解决、也无内征外伐的黩武野心,这在人类历史上实属得来不易的重要贡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