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无敌:中国传统非战思想

撰写:
撰写:

中国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阅兵式上,展示东风─41导弹、东风─17导弹、利剑隐身无人机、轰6─N等新锐的军事武器,引起中外群众的广大热议。不过比起激动兴奋的中国人民,对中国怀有疑惧的欧美媒体则再度借机宣扬一波“中国威胁论”,如美媒美联社(AP)形容“中国共产党在周二以阅兵式纪念建政70周年,展示了该国的全球野心”;福斯新闻网(Fox News)则尖锐地宣称“中国刚向世界展现自己实在有多危险(而且美国人应该忧心)”,顺带吹捧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安排“强力计划确保我们在亚洲的利益与同盟受到保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与英国广播公司(BBC)也以忧虑的笔调,描述中国军力对美国的震慑,并顺带抨击中国人权、政府管制等问题。显然,对于中国政府多次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欧美国家从没放下怀疑过。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阅兵仪式上展示的新锐武器,又令欧美掀起“中国威胁论”的疑虑。(新华社)

然而,中国传统哲学并不鼓励或颂扬战争,如儒家、道家、墨家学说都谴责战争的残酷。例如在兵荒马乱的战国时期,魏襄王(?─公元前296年)询问孟子(公元前372─前289年)谁能统一天下,孟子干脆地回答“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引领而望之矣”,倡议以仁政而非大军征服人民,体现爱护人民的美意。

《道德经》也言称“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明确反对以强兵震慑四方。讲求“兼爱非攻”的《墨子》,亦指责“今至大为不义攻国”。这些反战思想,在道德面与现实面上均有积极意义,有助于柔化民族性格与休养社会,并使历朝历代均把保护人民、奖励生产当作治理重点,而非一味勤于征战,这构成中国传统政治的核心,其影响也深刻地流传至今日。

不过该注意的是,中国古代士人并非无极限的主张和平,毕竟这太不切实际,外敌未必会因这份善意就感动得从此和睦相处,因此仍得保持一定的武备以保护人民。《吕氏春秋》说道“古圣王有义兵而无有偃兵”;《淮南子》更定义用兵的动机为“古之用兵者,非利土壤之广而贪金玉之略,将以存亡继绝,平天下之乱而除万民之害也”,拒绝纯粹以扩张领土和劫掠财物为目的的战争。连三国时代枭雄曹操(公元155─220年),都在替《孙子兵法》作序时写道“圣人之用兵,戢而时动,不得已而用之”,认为仍得保留军队,但不到不得已时不能出动。

所以尽管中国历代均有对外战事,但多半属于反击防卫或是收复旧疆,汉族罕有致力屠戮的残忍情事,或如西方殖民者般榨取外族资源供养自己的发展,和平交流仍是中外关系的主旋律。即便是武功显赫的唐朝,时人也常发声反对征讨外敌。比方唐朝殄灭原属汉晋郡县的高句丽后,设置安东都护府统治,但名臣狄仁杰于武则天(公元624─705年)在位时,上表劝谏罢废安东都护府,以汉武帝频频征讨匈奴、朝鲜、西域,导致“府库皆空,贼盗蜂起,百姓嫁妻卖子”的例子做为警示,称说对外征讨是“肥四夷而瘠中国”。

狄仁杰还另外上谏道:“近者国家频岁出师,所费滋广,西戍四镇,东戍安东,调发日加,百姓虚弊。开守西域,事等石田,费用不支,有损无益”,希望能罢兵养民。唐朝的开疆拓土虽掺有统治者自己的野心,不过主要仍是为了拱卫关中腹地与扫除割据,且尽量利用羁縻州制度安抚当地民族,不强迫移风易俗或破坏原有的统治结构,狄仁杰恐未见识到这份深意。但他体认到旷日持久的战事加重百姓负担,亦是出于忧国忧民的忠心。

正是这种非战思想,令中国从未成为一个长期穷兵黩武的国家,倘如对外征讨一久,士人臣僚也会基于义理与现实负担为由劝阻。纵使是为收复失土而战,亦会保持克制。例如宋太宗(公元939─997年)在首次北伐契丹失败后数年,下诏给残余的渤海国势力准备联兵出击:“幽蓟土宇,复归中原,朔漠之外,悉以相与”,言明只要夺回燕云十六州即可,其余土地可交由渤海国统治。清朝乾隆皇帝(公元1711─1799年)在消灭为患多年的准噶尔汗国后,面对欲求内附的哈萨克、布鲁特等邻国,也没打算趁势收编,反而谕示道“不过羁縻服属,如安南、琉球、暹罗诸国,俾通天朝声教而已,并非欲郡县其地、张官置吏”。这固然有不愿再因边事花费过多的顾虑,但也有收敛拓境雄心的传统思想在充当抑制器。

再加上近代中国因列强入侵导致积弱不振后,更刺激尊重主权、平等共处的思想萌发,不愿效法帝国主义的行径。如孙中山便提倡:“我们今日在没有发达之先,立定扶倾济弱的志愿,将来到了强盛时候,想到今日身受过了列强政治经济压迫的痛苦,将来弱小民族如果也受这种痛苦,我们便要把这些帝国主义来消灭,那才算是治国平天下”;1953年周恩来也宣布尊重主权独立与互不干政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时至今日仍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准则之一;中国多年来也坚持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甚至承诺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这些都不是凭空发想或心血来潮的政治口号,而是植基于中国千年来的非战思想:讲武不忘武、但绝不为侵略而动武。

不过对中国历史缺乏了解或同情的欧美国家,不懂中国具有深厚的仁政传统,更不明白孟子已点明过“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以为中国可能会效尤自己的殖民老路、妄图披坚执锐掌控全球。殊不知中国发展武备,是为了避免清末民初差点遭瓜分亡国的惨剧再度发生,故得利用先进武器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震慑效果。歼轰─7“飞豹”战机设计师陈一坚也回忆称,设计用意得符合毛泽东“积极防御”的构想,不是要去侵略他人。中国官民也时常主张“办好自己的事”,不愿以武力或其他方式干涉外国;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贸易战,也仍不忘呼吁“互利共赢”。因此可以说,传统非战思想、近代的受压迫历史、现实的发展需求,三位一体构成中国追求和平的理论基石。故欧美国家如能理解中国这种“仁者无敌”的思想精髓,“中国威胁论”的谬说便会不攻自破,看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展示的武器时,自然也不会再惴惴不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