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锡垮桥事故剖析 四大问题难处理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10月10日,中国江苏省无锡市一座高架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瞬间被附近车辆行车记录仪拍下,在中国网络中迅速流传,引起比较强烈的舆论反应。

官方调查初步分析认定,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侧翻桥面上共有5辆车,其中3辆小车,2辆卡车。消息称卡车上滚落了6个钢卷,粗略估计钢卷总重量高达171吨。而据业内知情人士介绍,涉事货车一般最大载重为65吨左右。因此可推测出两种情况,一是两辆卡车同时超载,二是其中一辆卡车严重超载。

值得一提的是,在距今不足一个月的9月19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印发了《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此番交通事故既说明其“交通强国”计划确实切中时弊,也意味着其交通建设和管理将面临着复杂和棘手的问题。

中国各地城市、小区、工厂、楼宇、公园、学校等设施早已由纵横交错的交通网络所联结,超载货车在各条道路、桥梁、隧道疾速行驶也已是一种比较普遍和常见的现象。无锡超载货车压跨大桥一事的发生确实有其必然性。

有熟悉当地交通的人士表示,无锡市区所有属于市政管辖的高架确实不能通行货车,所有入口也都有明确的货车禁行标识,但这次事故发生的这段路并不是市政高架,而是国道的一段上跨桥,货车开上去是合法的。如果货车要走国道往上海方向去,那一段也是必经之路,且没有地面道路可以通行。

不过与货车超载相比的话,道路规划和管理应该就是相对次要的因素了。毕竟如果货车没有超载,很大程度上应该能够避免这次事故。

中国各地不时出现货车超载与官方打击货车超载的新闻。例如在2019年5月,中国官媒新华社就有文章《超载120吨“闯关” “百吨王”横行为何难禁》报道了江西省高安市数百辆超载车辆深夜集体“闯关”的场景。报道还提及该市不久前查获了11辆涉嫌非法改装超限超载的半挂车,其中一辆载重高达171吨,超载120吨。

为什么会有货车超载?为什么这一现象屡禁不绝?两个问题的背后有着多方面原因。

其一,“暴利”驱动。这是货车超载的一个简单直接也强有力的驱动逻辑。正如高安市查获的那辆超载车,限载50吨左右,实载171吨,利润至少暴涨两倍。在普遍超载的情况下,依法运输不超载则意味着低利润,甚至可能没有工作和收入。

目前中国公路车辆动力总体上是供大于求,前几年基础设施建设热潮降温后,对容易超载而且危险系数较高的工程车和水泥罐车而言,在路费、油费等成本因素不可免除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说“不超载就亏本”。

其二,货车满足超载的承重和装载条件。这是货车超载的必要条件,而很多中国货车的这一必要条件委实过于充分。因为很多货车车型的货栏加高、加厚、加强,还加长,货车司机也会在轮胎、刹车等方面做出改装,使得货车成为“百吨王”。

其三,市场体系支撑。货车运输的各个直接相关方,如货车司机、货车公司、发货方、收货方,都能够从超载中获利。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超载还降低了货物运输、市场运行的成本,当然在另一方面不得不考虑的是推高了基础设施维护成本、社会安全系数。因此,解决超载问题需要系统性的思路和方法。

其四,管理执法层面的问题。这包括很多方面,例如道路规划、改良维护、监管执法,以及某种程度的腐败。

可见,货车超载问题背后存在市场与政治之间的某种协调与博弈。治理的责任还是应该由政府来承担。简单直接的罚款、禁行已被证明难以根除这个问题,需要的是全面的考量和系统性部署,进而在改革、发展之中得出最优解。

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在9月发布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指向未来现代化,制定了系统性的规划方案,但是主要是谈交通建设发展,较少涉及道路安全行驶与管理方面的内容。货车超载问题将来是否会逐渐得以缓解,还需拭目以待。至少通过此次压垮桥梁的事件,在中国引起了更多的重视。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