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会 台湾看不懂的点有哪些

撰写:
撰写:

中共第十九届四中全会将至,关于什么是“四中全会”,其实除了大陆之外,就算是关心大陆情势的台湾社会也很难明白。对于大陆每年各种政治会议(如北戴河会议、如此次中共四中全会),台湾媒体和西方媒体多半抱持猎奇角度,如“为何四中全会的举行日子一拖再拖”、“是否反映中共内部矛盾”之类。

亦有西方主流媒体刊载评论质疑,中共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但从几年前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观察到今日,要实现这个目标恐怕遥遥无期。当然,在西方主流媒体中,“现代化”与“自由民主化”、“西方化”往往画上等号,而在大陆语境中“现代化”就是治理方式更符合人民要求、去官僚化等等,与西方的“西方化”认知恐怕是截然不同的。

外界(包含西方与港台)常常看不懂中共,因为两者存在着明显的“一个名词,两种解释”,台湾尽管近年颇关注大陆政治,但长久受西方价值体系影响,亦是有看没有懂。比如中共常对台喊话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中国大陆,这个名词是代表中国从西方侵略发展至今、有沉重的历史意义,在台湾则会被简化为“反正就是想超英赶美”、“就是要吞并台湾”。

台湾社会对大陆政治大多抱持好奇与不理解。(中央社)

再比如,“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一词,港台与西方的解读更为直白,比如“就是要民主”、“中共不可能民主”等直觉式的预判。但是正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般,在大陆社会的现在情况中,不能完全说“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这一想法“没有受到西方影响”,但也不能直接把其与西方的“民主、自由”画上等号。

大陆社会从1949年至今,不是没有受到“西方化”的影响与冲击,在这数十年中都有不少阶段是知识分子大力呼吁“中国需要学习西方”、“治理方式西方化”的时期,1989年后“政治现代化就是要西方化”的声音虽然台面上近乎消失,但这声音在民间仍然不小。

西方、港台社会最明显感受到的转折点,就是近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大陆民间对于自己的制度和发展现况逐步自信。当大陆社会发现“西方化”亦解决不了许多问题,而中国的发展模式亦受到不少西方媒体讨论,加上人民生活水平的快速改善,将“现代化”一词与“西方语境”脱钩也是顺理成章的。

这几年的大陆社会,非常明显已有了一套自己的体系,也有自己对国家未来、对“现代化”的一套想象,也不认为这套体系“比西方体系差”。而未来“中国体系”是否能让更多国家参考,亦取决于中国发展。

中共的“官话”,听在台湾社会耳里基本都是“有听没有懂”,讲起两岸未来,大陆大多认为“时间站在自己一方”,但现在两岸的沟通,基本是两种平行世界。这是大陆政府的未来挑战。

而至于台湾,若始终拿“西方/港台语境”套在大陆身上,除了不断批评“不民主、无人权、不自由”之外恐怕亦无解方,只会陷入“为什么对岸还不倒”的虚无与无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