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四中】四中“高冷”还是舆论冷落四中

撰写:
撰写:

时间逼近10月底,中共既定政治议程四中全会即将召开,官方宣传也进入预热阶段,但现实是中国舆论反应淡然。除了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开始推送中共四中全会的话题外,不仅官媒未跟进,其余主流媒体乃至舆论活跃的社交媒体统统不见动静。

关于此次四中全会,8月底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已经事先公布了会议主要议程——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后者也即多维一直所称的“第五个现代化”。

“第五个现代化”所涉内容是习近平上台伊始所提中国“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关涉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一次政治肌体重塑,被认为将是习近平的一大政治功绩,但是当下这种政治议题在中国舆论场的热度不及GDP增速引起的话题反应,不及一个运动会产生的舆论轰动,甚至不及猪肉涨价带来的民生讨论,一个被认为关系国之方向的重大议题为何会受到如此冷遇?

舆论为何不关注四中

首先要解释清楚的是,此处所提“冷感”分为两个层面解读,一是对四中全会会议本身,二是会议主题。关于四中,中国海外媒体实际上是给予了一定的话题讨论度的,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坊间一直不乏关于四中的报道。不过外界对于四中的讨论多集中在召开时间的猜想以及内里对中国权斗的想象,多少带有主观臆测的成分,对于四中召开的目的也即讨论的主题缺乏完整理性地讨论。而在中国舆论场除了官方消息,更是罕见四中话题。

关于四中会议本身,其实质上仅是一次中共党内会议,会议的性质注定了四中的舆论冷效应。

在中国的政治组织机构中,会议是维持政治机制运转的基础形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这些形形色色的会议因为政治组织的不同,规模群体的差异等,会议性质也不尽相同。

今次的四中全会虽然是中共中央委员的一次盛会,但其面对的范围仅限于中共中央系统内部,不面向社会公众,以闭门的形式召开。说白了,其就是数百人的一次中共党内会议,面向群体的有限性以及会议的封闭性,一定程度上就限制了话题的传播性。因此,四中会议本身的性质就注定不会有像每年统摄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类话题的中国全国两会(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那样的舆论热度,这不仅是四中,包括十八届三中等都是这样的情况。当然,除了特殊时期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二则,四中会议的主题降低了舆论热度。“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其本身就是一个中共话语体系的政治理论概念,不仅平民百姓不解其意,在时政圈层也很难展开讨论。

历届中共中央全体会议讨论的主题虽不相同,但都是具有战略性质的决策,此次四中所要讨论的更是关涉中国政治制度、架构这一根本性的政治问题,话题的严肃性与专业性,使得一部分民众是没兴趣讨论,一部分是不懂怎么讨论,当然也有部分是不敢讨论。

对于没兴趣讨论的民众来说,大概是四中的主题在他们看来既无“趣味性”也无切身利益影响。“大政府 小社会”的政治环境中,政府的角色扮演对民众的政治参与一定是有影响的,今天中国民众对政治的参与热情是有,但也只是在中共反腐这样的话题上抱着政治猎奇的心态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相对于国家治理这样的政治议题,他们更关心细碎的经济民生。

具体到此次四中会议主题“第五个现代化”的内容,其有没有包括民众切身利益的柴米油盐,吃穿住行,官民情绪?有,“第五个现代化”讨论的是框架、方向、战略,其影响一定辐射到各个层面,但又绝不只限于这样的微观层面。正因此,普罗大众很难从宏大的战略层面去体会现时可见的变化。况且,中共所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具有强烈的中共话语体系的概念,其是中共视角下的国家治理,无论是语言包装还是政治思维,转化为国内平民语言抑或西方政治语言都很难精准翻译。

对于不懂怎么讨论的,恐怕不只平民百姓。坦白讲,中共的喉舌媒体大概也不懂怎么理解四中的主题,只是机械地转发新华社报导,并没有根本地阐述“社会主义”与“第五个现代化”这两个主题的重要性、历史性,更何况普罗大众。

当然,愿意对中国时政发表看法的大有人在,但由于中国舆论环境的原因,讳莫如深者也不乏其人。四中本身就是一个顶层设计的会议,会议议程既定,关于“社会主义”“第五个现代化”,但凡了解中国时政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谈娱乐八卦,不是插科打诨,是涉及中国制度绝对严肃的政治议题,中国国内的争议在相当程度上是具有敏感性的。

不可不懂的中共四中全会

四中话题虽然冷落,但对于想要了解、解读中国时政的人士来说,此次的中共四中全会却是看懂中国政治不可错过的一个时机。

会议主题讨论“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这是习近平过去七年中不断重复、强调的“走什么路,打什么旗”的核心议题,是回答中国近代史上一直在探索的“现代化”问题,也是回应西方国家对中国政治模式质疑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新时代中国的领导人习近平如何看待中共、社会主义和现代化中国的政治思想,都将会在四中全会上得到具体呈现。

尽管这些问题看起来很枯燥的,难以春风化雨入人心,甚至会因阐释不清带来误解,但正因如此,更要用了解代替猜测。例如中国“第五个现代化”从诞生之日起,便面临被舆论误解的窘境。在传统西方右翼、自由主义的政治判断中,今天的中共很难被称为“政治现代化”——因为没有选票、没有选举。更直白地说,当习近平对世界说,中共要领导中国大陆实现“政治现代化”时,共产党自己的文宣官僚们听不懂,老百姓听不懂,自由派则是以西方标尺对比后发出讪笑。这种“误解”其实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所说“文明冲突论”在意识形态、政治理念领域的彻底展现。在传统西方自由主义的评判标准中,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否现代的标准,就是人民是否有选票、是否有选举、是否三权分立、是否相信普世价值等。显然,中共并没有唯“选票”是从 ,身为威权型政党的中共,在顶层设计上展现制度的优越。习不止一次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

世界政经秩序变动下地缘政治的崛起、文明冲突的激烈碰撞中,中国在其中的角色越来越鲜明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在这样的局势背景之下,了解一个区别于西方模式的存在比攻击带来的冲突可能性更小。比起西方媒体对中国政治权斗的想象,对中共执政合法性的质疑,对中国政治模式的异样眼光,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这些不理解与不接受的空间正在日益压缩,只能越来越走向极端。中国模式将是世界了解中国,与其打交道不得不适应的议程。

不仅是外界要通过此次的四中议题了解中国,中国的时政圈层更要积极的参与。中国未来阶段性地政治目标不仅是国家治理层面地事务,也关涉十几亿民众的未来生活。中国官方舆论需要用更通俗的语言告诉中国的普罗大众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与他们生活质量之间的关系,官民之间的关系,毕竟中国的“现代化”不仅是中共治理的挑战,中国官僚阶层的考验,也是中国民众需要同步适应与跟进的议程。

如果没有横生枝节,可能四中就会在舆论场中静静的落幕。今天或许舆论还意识不到四中的意义,但是不可否认,无论是6年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是即将到来的四中全会,都将会对未来中国整个政治环境与民众的生活带来变化,或许这种变化不会立即显现。但这就是中国今天的政治运行规律。

(本文原发于香港01周报,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