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解码中共四中人事:“到站下车”的逻辑与变量

撰写:
撰写: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正在闭门进行,会场之外人们更关心可能的人事变局。(VCG)

备受瞩目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正在中国政治地标性建筑——京西宾馆召开,中国政坛的顶级高官们闭门商讨如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会中一次承前启后的重量级中全会,除上述主题外,人事也是另外一个焦点。在四中全会召开前,有关人事的政治流言就已经此起彼伏。

根据以往历史,中央全会会期前后的确通常会是中共高层人士调整的关键周期,尤其是每届中央全会中的“四中”,更被认为是一届中央全会进行调整的“期中”关口。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前政治局会议,中共决策层也对中共省部级高官重新进行了排兵布阵,最新公布的人事动向涉及地方三个和一个中央部委。此举,料将掀开了中共阶段性的省部级人事变动的序幕,中共官场上又将上演一轮人事大换血,而官场人事的新陈代谢,在基本逻辑之外,也有变量。

九位大员省部级面临“到站下车”

北京时间10月25日,一日之内,内蒙古、宁夏、河南三省区突然同时换帅,提前拉开了此次中共四中全会人事布局的序幕。宁夏书记石泰峰调任内蒙古书记,河南省长陈润儿调任宁夏书记,内蒙古书记李纪恒随后确认进京,接替到龄退休的黄树贤担任民政部部长。此举表明,中共新一轮的省部级大员调整正式拉开帷幕。

多维新闻梳理统计,2019年中共省部级层面,除却刚刚退休的黄树贤,还有9位大员在65岁退休年龄线上。其中,地方身份大员中,有6人年龄已经达到或者超过65岁,他们分别是: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广西自治区政府主席陈武、云南省委书记陈豪、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新疆自治区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其中,雪克来提·扎克尔已经66岁,已经超过中共正部级官员65岁退休的年龄线。中央部委层面,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中国社科院院长谢伏瞻3人,也都在中共省部级官员65退休年龄线上。

+5
+4
+3

他们之中,资历最深的是骆惠宁,有安徽、青海、山西三地任职经历,是中共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和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他从2016年6月开始担任山西省委书记。陈求发是两届中央委员,曾在航天系统、工信部、湖南任职。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中,陈求发当选为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13年“空降”至湖南省政协主席,跻身正省级。2016年6月,从“政协官员”转型到“一省之长”——担任辽宁省长,并在1年后升任省委书记。从年龄上分析,1954年出生的陈求发,料将“到站下车”。至于雪克来提·扎克尔和陈武,二人皆为少数民族官员。中共在少数民族官员的任用上,通常在年龄上的限制较为宽松,未来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可能为二人留有席位。

根据中共的《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各级政府党政领导职务每个任期为五年,省部级党政正职官员退休年龄是65岁,但任期未满的可延期3年,所以也有正省部级官员会在68岁才退休。虽然,中共政坛近年来人事任命明显不唯年龄论,更多注重官员的综合能力和是否具有敢于面对难题和承担责任的特征,但通常都是个例。因此,他们“到站下车”符合中共官场的逻辑。

新老换血 人事调整的逻辑与变量

当然,对于类似即将退休的官员来说,仕途并非没有转机。这些到龄的官员,如果能力突出,在合适的时机,也有可能更上一层楼,继续在官场释放能量。比如,担任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一把手”的何立峰,在2018年两会升任中国政协副主席,晋升为副国级国家领导人,他的仕途也得以延续,并作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经济顾问,时常出现在各种重要场合。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夏宝龙,也是一例,他在浙江省委书记任上退居二线,进入全国人大担任副主任委员一年后,担任现职,栖身国家领导人行列 。

平调进京的李纪恒(右一),仕途还有变量。(新华社)

李纪恒可能就是最新调整后存在转机和变量的一例。今年62岁的李纪恒是广西贵港人,仕途均在边疆省份,在赴任内蒙古之前,先后担任过广西党委副书记与云南省委书记。从中共十五大起就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连续三届担任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大之后正式成为中央委员。这样的履历,在中共政坛人才云集的省部级大员层面的并不多见。

此番进京只是平级调动并非高升,但如无意外,以李纪恒的资历,在民政部部长之后,2022年届满65岁的他,在中共二十大后进入人大或者政协,担任人大副委员长或政协副主席,栖身副国家级的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中共历史上,并未有民政部高官进入政治局的先例,李纪恒可能也不太会有打破惯例的能量和机会。

中共十八大之后开始进入仕途快车道的石泰峰,上升仕途强劲。(江苏政府网)

接替李纪恒的的石泰峰,今年63岁,是中共十八大之后开始崛起的学者型官员。他在中共中央党校有近20年的工作经历,在任副校长的9年间,历经了胡锦涛、曾庆红、习近平三任校长。据传习近平较为赏识石泰峰的才干。2010年石泰峰空降江苏担任组织部长,2015年11月任江苏省长,仕途进入快车道。2017年4月26日,石泰峰任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两年后的现在出任内蒙古书记,仕途上升势头强劲,极有可能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

与此同时,1957年出生的陈润儿,则是另一类型的样本。他从一个中部农业大省辗转到西部经济落后的宁夏,虽然表面上看来并非仕途上选,但在年龄并不占优的情况下由此跻身一方“一号”,也算是晋级。当然,对于陈润儿来说,如果不出特殊情况,他可能也将在新职位上任职到退休。陈润儿早年在湖南官场打拼,但直到49岁才以湖南省委常委兼长沙市委书记身份晋级副部级,大幅落后不少同龄人。尽管陈润儿在主政长沙6年中颇有政声,但一步迟步步迟,到十八大后外放黑龙江历练时已经是56岁的“大龄人”了。直到2016年陈润儿从黑龙江调任河南,并在同年当选河南省长,当时可算是在59岁年龄赶上了晋升正部级的末班车。此番调任宁夏,可能是他仕途的终点。

上述三任恰恰代表了中共官场上的3类样本,他们在中共政坛官员群体中的颇具代表性。在他们身上没有太多的“政治明星”光环,但他们是中共政坛省部级官员的绝大多数,正是他们,共同构成了中国政坛的中坚,在中共的国家治理中起到关键性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